无底线

90章 节外生枝

90章 节外生枝

我们带上早已准备好的强光电筒,一行四人走进了地窖,来到秘室门口。根本就没锁,锁已经被人仔细地拆掉了。肯定是哈德斯盛宴或者白手党的人干的。我们轻轻推开门,里面的东西完全没有被移动过的痕迹。但是让我和萨琳娜吃惊的是,这里显然有人仔仔细细地打扫过了。包括穹顶、地面、墙壁、墙壁上的武器、烛架,当然还有那个最重要的物件——刻着族徽图案的木头盾牌。整个空间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我都有一种想出去脱了鞋子再进来的冲动了。

萨琳娜道:“肯定是他们来清理过了,他们也想找到什么。估计是来找钻石的。至于那什么藏宝图,不过是我们几个的想象而已,他们不会也跟我们想的一样吧?”

林云儿道:“到目前为止,我们也只好这么理解,希望他们只是来找钻石。他们已经在这个地方研究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了,如果是来找藏宝图的话,要么已经找到了,要么就是根本没有什么藏宝图。”

我说道:“那就动手吧,别忘了外面还有一个大麻烦在等着我们呢。”我走向盾牌,把它扶正,萨琳娜会心地走到盾牌背面,轻轻地敲击那副“江牙山海图”上太阳的位置。没几下,那块太阳木板脱落了下来,露出一个圆形的洞。

她肯定道:“这块东西他们也发现了,因为明显比我们上次来的时候松了。他们肯定不止一次地把它拿下来研究过了。”

我们都不说话了,仔细地看着那个圆形的可以放东西的洞。

林云儿道:“如果是某件金银器皿的话,从面积来说是够了,但从厚薄度来说又显然不足。我相信这里面原本放的很可能真的是地图之类的东西。古代人用毛笔画地图,线条文字都很粗大,所以地图往往很大,就算折叠也要占很大的地方。如果是一张海图那就更大了,确实需要这么一个洞才能放得下。”

“但是现在明摆着,就算是幅地图也早就被人取走了,这个秘室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萨琳娜道:“不如我们在这座古堡里面每个房间找找吧,说不定有什么收获呢。”

我们都同意她的说法。于是先在地窖里仔细找了起来,包括墙壁,地砖。但是我们发现连这些地方也有人仔细清理过的痕迹,而且看得出来相当专业。看来哈德斯盛宴是派了什么考古专家来这里研究过了。要发现这些考古专家没有发现的东西,我们显然信心不足。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正当我们一筹莫展的当口,外面一阵冲锋枪扫射的声音。我们立刻聚集到地窖入口,我离得最近,正想出去看看,背后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往回拖了一把。我倒退了几步才站稳,仔细一看,居然是德瓦拉。还没等我“日”字出口,萨琳娜也赶到了,她站到了我向前,一副她先上我掩护的架势。我立刻把那个“日”字生生地咽了回去——那个德瓦拉居然是为了保护我。这时他已经冲了出去,萨琳娜紧随其后,林云儿从我身边闪过,正想也上去,被我一把从背后抱住。好厉害,35c的弹性触感一级棒。

“你干什么?”

“别上去,让他们先上。你就乖乖地跟我呆在这里吧。”

“你……那你先把手放开。”

“不行,我要保护好你,心脏是要害部位。”

“你……下流……”

下流就下流,孔子曰:“人不下流枉少年。”当然这个孔子又是孔乙己的儿子。

出人意料的是,我们等了好久也没听到有枪声。这时萨琳娜走了下来,看到我那保护美女的玉树临风的姿势,“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她居然问道:“还没摸够啊!”

林云儿拼命挣脱出我的魔爪。我连忙解释:“摸什么啊,我没感觉啊。”结果惹得林云儿回头对我一个白眼。我犯了一条泡妞大忌——美女不怕帅哥偷吃,就怕吃了还不承认。

……

一到上面,我和林云儿都惊呆了,刚才那三个看守都被打死了,居然是爱德里克干的。他颤抖着嘴唇道:“我……我也不想打死他们的。但他们不知道怎么把绳子给解开了,想要逃跑。还过来抢我的枪,所以我就……”

德瓦拉蹲下身子检查尸体,他捡起地上的一截断绳看了看,又不经意地翻了翻他放在桌上的背包,象是在看少了什么东西没有,不过什么也没说。

爱德里克道:“你们……你们看完了吗?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

我安慰他道:“还没看完,不如你也下去吧,在这不安全。”

“不,下去我会更害怕,我才不喜欢黑骨隆冬的地方呢。你们要下去就下去吧。我在这儿呆着就行了。你们一定要带我一起走啊,我一个人连站都站不稳了。”

德瓦拉调侃道:“你现在怕成这样子,刚才你可是一口气干掉了三个。”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看到他们动了我就扣动扳机,一个劲地扫。”

“行了,你就在这呆着吧,我们在古堡里四处看看。”

于是,我们几个索性明目张胆地在古堡里四处搜寻起来。不出所料,整个古堡都被人仔仔细细翻过了,但翻得很细心,就象考古专家考察古墓一样。

我们开始一筹莫展了,最后大家又不由自主地回到了那间秘室。林云儿开始研究起墙上的那些武器来。我开玩笑道:“你最好别动这些东西,古堡的主人有个规矩,这些东西谁也不准移动的。所以我们上次来积了好多灰尘。”

这时,萨琳娜手里的强光电筒突然熄灭了。她轻声道:“我的电筒没电了。”

林云儿也跟着道:“我的也快用完了,我们已经在古堡里翻了两三个小时了。那个爱德里克也真有耐心,他难道没有怀疑我们来这里的目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