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91章 秘室甲骨文

91章 秘室甲骨文

德瓦拉轻松地揶揄道:“他只不过是个喜欢看成人杂志的胆小鬼。”看来他到现在还没忘了在机场跟爱德里克之间发生过的不愉快的一幕。

“这鬼地方,居然连照明灯具都没装,当时爱德里克还解释这也是他老太公留下来的规矩,这个房间不许装照明灯具。只有个烛架,不如我去弄几根蜡烛来吧。我见过有一间房里有蜡烛的。”萨琳娜出去了一下,果然带回来十几枝点亮的蜡烛。德瓦拉人高,他把蜡烛一根根插上了烛架。

整个室内倒也亮了不少,但是那个烛架太高,所以照明的效果不是太好,没办法,只好凑合着用了。德瓦拉在检看地面,而林云儿在凝神注视着那些武器。我跟萨琳娜已经失去了信心,干脆蹲在地上左顾右盼。

林云儿的身姿被蜡烛投射到地面上,显得更加玲珑浮凸起来。我百无聊赖地对着她三围的影子在意**。无聊得不行了,我开始用手指在地上模仿那些武器投射在地面上的影子。横、竖、弯、折……

这时林云儿正好回过头来偷看我,当然主要是监视我有没有乘机揩萨琳娜的油。这时她突然问道:“你在干什么?”

“没有啊!”这回我是身正不怕影子歪,我确实没跟东宫有什么肢体接触,连yy都没有,我脱口而出:“我真地没有碰她!”

林云儿和萨琳娜立刻尴尬地互相看了一眼。林云儿立刻娇嗔道:“呸,一天到晚就会想这些,谁问你这个了?”

“那你不是问我干什么吗?”

“我是说你的手指……”林云儿又怕引起误会补充道:“你的手指在地上写什么?”

“没写什么,我不是在写字。”

“又骗人,连写字都不敢承认,我明明看到你写了个‘山’。”

“没有啊,我只不过是根据地上的那些影子随便乱画的。”说着,我指着地上那些武器的影子。林云儿好奇地低下了头,仔细看起那些影子来。边看边用右手食指在左手手心里比划起来。但是比划了半天,没有什么结果。她看到大家都在关注她,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转回头半嗔怪半命令道:“看我干什么,你再写一遍给我看。”

好吧,我忍,现在我给足你面子,以后叫你情债肉偿。我乖乖地低头重新根据那些影子比划起来。林云儿跟着我的笔画,慢慢地读出两个字:“山三”。

“什么‘山三’啊?你不会以为我连‘山三’两个字都不会写吧?这两个字哪里象‘山三’了。”我有点不服气。

“这分明是甲骨文的‘山三’二字。我现在知道了,你蹲的那个位置看过去,按照汉字先横后竖,先左后右的行笔顺序,正好可以看到‘山三’二字。从我这边看过去,上下颠倒了,所以怎么看都看不出是什么字。”

“那这‘山三’有什么意思吗?我看根本就是巧合,没有实际意义的。”

林云儿没有理我,直接走到我旁边,也蹲了下来,她居然嫌我挤着她,生生把我赶到了一边。萨琳娜和德瓦拉根本不懂汉字,但是很期待地盯着林云儿。萨琳娜居然还嫌我碍事,把我拉得更远了。

“大姐,我也是中国人啊,我也识汉字的。”萨琳娜听到我的抗辩连头也没回。他们居然都不理我,把我一个人留在一边也不怕我得抑郁症。

林云儿在我刚才的位置上开始来回踱步。不一会儿,她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不是‘山三’,古代的汉字是从右往左读的,应该是‘三山’。”

“三山?这个名字我好象在哪儿听过,很耳熟诶。”

林云儿一拍掌:“我知道,这个地方我知道——太湖的当中有一座由三座山连起来的小岛——叫‘三山岛’,当地人都直接把‘岛’字隐了,称之为‘三山’。”

晕死,我今天长见识了,原来度娘就是称呼我那西宫娘娘的,比那个百度百科都厉害。

“但这似乎不符合我们在圣地亚哥的猜想啊,当时德瓦拉不是猜希尔斯家族把财宝藏在一座无人岛上了吗?怎么会在太湖里的小岛上呢?难不成他们直接驾着‘斐迪南得’号从澳门沿海而上到了长江口,再转到太湖?”我这是在卖弄我仅存的一点地理概念。

林云儿肯定道:“当然不可能,就凭这艘船的名气这么大,恐怕经过的港口一看就知道它的来头。更何况要从海上转到内陆。”

德瓦拉道:“我对太湖,三山岛什么的不太熟悉。不过如果是内陆湖中的一座岛屿的话,我想肯定是希尔斯家族等风平浪静之后,把财宝转移到了内陆的某座湖中小岛。这样有个好处——用起来方便。虽然在运送过程中会承担一定的风险,但一旦到达目的地,就一劳永逸了。他们可以在这座岛上盖上一幢别墅什么的,把财宝藏在别墅的地底下,岂不是随用随取?”

“嗯,如果我有这么多财宝,我也会这么干。”我又yy了一番。

“我总算想通了”,萨琳娜道:“怪不得爱德里克他们祖宗有规矩,这地方不许装照明设备。原来是他们想通过这个烛架来投影这些武器,让人家猜出藏宝的地点。”

我疑惑道:“但是既然他们想把这个地点告诉后人,又为什么要打这种哑谜呢?直接跟后人说不就行了吗?万一他这个哑谜永远没人猜出来,那这个宝藏岂不是要在地底下永远沉睡下去了?”

林云儿左手托住右手的手肘,右手手掌托住香腮,眉头微蹙:“我记得华哥哥(这是本人的昵称,纯属后.宫专用,不得假冒)说过,希尔斯家族原本是在西班牙定居的,他们获得十字金鹰勋章的时候也是在西班牙。也就是说这间秘室,当时还不存在。”

“嗯,是的。他们是在三百年前才搬到这里的,而且连族徽都换了,换成了狮身飞鹰的图案。而这个旧族徽就被放在了这间秘室里。而且爱德里克说,这间秘室也许三百年前就是这个样子了,谁也没动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