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93章 又见沉船

93章 又见 沉船

要想锁住美女的眼球,那这本chéng rén杂志该多意yín啊?萨琳娜和德瓦拉也都好奇地看了过去。

大大们不要多想了,要看自己买去,我不会在这里帮《花花公子》打广告的。其实这本杂志我曾经在前面提到过,就是那本在卡萨布兰卡的海边咖啡馆里见过的《沉船》,而且凭着我的节cāo发四,是同一期。因为封面上的那个霓裳羽衣的古代美女已经深入我心,注入我髓。

我和萨琳娜异口同声问爱德里克:“你的包里怎么会有这本杂志?”

爱德里克看了看:“噢。这本啊,是一个杂志社的记者给我的。因为他曾经就那次沉船事件采访过我。等杂志出版了,他就送了我一本。”

我们顿时两眼放光,萨琳娜道:“采访?那你关于那次沉船肯定知道得不少了?”

“什么啊,我怎么可能知道几百年前的事。这纯粹是记者瞎掰的。我连他写的东西都懒得看。就凭这个封面,我就知道这个记者写东西没有底线的。”

“封面,这位美女吗?怎么了?”林云儿问道。

“我当时跟他说了一个三百年前的故事,她居然把这位美女说成是五百年前的事了。所以我看了看封面下面的注解就没看下去。”

我兴奋地问道:“什么三百年,五百年的,什么故事?”

“其实我也知道得不多,都是我父亲小时候跟我讲的。他说三百年前,我的一个祖先对中国的文化爱得如痴如狂。他只身一人去了中国。并且一个偶然的机遇,他认识了一位中国美女,两人相爱了。但是由于女方家族的反对,他们没有结合在一起。后来那个女的居然为了这件事郁郁寡欢,一朵含苞未放的花骨朵就这么早早夭亡了。我的那个祖先回到摩洛哥后,觉得对不起这位美女,决意去中国陪伴她的亡灵,度过他的余生。”

“后来呢?”林云儿急切地问道。我就知道她最禁不住这种爱情故事的侵蚀了。

“在离开摩洛哥的时候,他把所有家务事都交给了他的弟弟。还把族徽给换了,修建了那个秘室。走之前还撂下一句让后辈人都莫名奇妙的话——我们欠中国人太多了,这债迟早要还的。我想是他觉得亏欠那位美女太多了吧,所以才有这样的话。”

“后来呢?”萨琳娜居然也被林云儿传染了。好吧,要不我先给这位混血美女借本《金瓶梅》熟悉一下中国的文化。

“后来没有了啊。那个祖先死在中国了吧。至于什么秘室、族徽你们也研究得差不多了吧?”这话好象话里有话,我感觉怪怪的。

不喝薄荷水倒好,喝了水之后,感觉更加饿了,大伙儿一个劲地啃饼干和鸡腿。等我有了钱,就在沙漠里开一家肯德基,旁边再开一家麦当劳,我让它们互相竞争,这样我们就不用在这抢薯条了。

吃完所有能吃的东西,饿是不饿了,但觉得更渴了,这简直就是个恶xìng循环。一水壶水,大伙你一杯我一杯,全灌进了肚子里。

我的肾功能正常运转的结果是我必须去放掉点水。我站了起来,但是居然又坐了回去。靠,累了也要满足生理需要啊。人有三急,这个排名可不能颠倒的。我又站了起来,“扑”,还没站稳,我又一屁股坐了回去。这是怎么回事。我眯着眼睛看着其他人,这时萨琳娜也站了起来,但她跟我一样,也坐了回去。林云儿更是连眼睛都快闭上了,不至于吧,刚才还好好的,居然困成这样?我怜香惜玉的心又萌动了,我想推醒她,跟她一起去楼上睡,我还没在摩洛哥玩过那种游戏呢……但这回,我的屁股都没离开座位,就趴在了桌子上。我的眼皮开始打架,我实在撑不住了,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

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有一波冷水袭面而来,我激凌凌打了个冷战。发现自己居然被绑着,睡在刚才吃东西的餐厅里。我艰难地抬了抬头,慢慢地扫视了一下四周。萨琳娜、林云儿、德瓦拉都跟我一样,也被绑得结结实实的,挨个躺在离我不远的地上。

好象还少了一个人,我正在努力回忆发生了什么,这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进了餐厅——居然是爱德里克。他又拿来了整整一脸盆冷水,然后用手伸进盆里,朝另外几个没有醒过来的人脸上一一泼去。我的两位娘娘和德瓦拉先后醒了过来。他们当然也跟我一样,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靠在墙角落里,对着爱德里克吃惊地问道:“怎么回事,这是谁干的?”

萨琳娜也清醒过来:“这还用问,谁没被绑着,就是谁干的喽。”

我的瞳孔逐渐放大,盯着爱德里克:“是你,你这个胆小鬼,你居然……”

爱德里克yīn冷地笑了笑:“是啊,我是个胆小鬼,算你们狠。但是现在,你们不是照样落到了我的手里?”他绕到了萨琳娜跟前,用手托住她的下巴:“怎么样,美女,你不是会装应召女郎吗?不如今晚我们假戏真做一回!”说着,他放肆地抓了一把那36D的胸,萨琳娜发出不知是难受还是享受的喘息,她怒视着爱德里克:“胆小鬼,有种你把我们都杀了,没想到你真地是上帝之手的叛徒。”

“这话你说错了,我可从来没有背叛过组织,我还指望着组织带我们‘赌神小组’赚钱呢,我干吗要背叛它。”

“那你把我们弄成这样是为什么?”林云儿质问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要你们乖乖地交出从我的家里也就是这座古堡里拿走的东西,我不会为难你们的。”

“什么东西?”我连忙反问。我们四个都吃了一惊,特别是我有点做贼心虚起来。

“难道还要我提醒你们吗?你们装得好纯洁啊。”他突然嗲声嗲气道:“对啊,你们什么也没拿。特别是你和她”,他指了指我和萨琳娜:“你们是好人。只来过这里一次,后来就从来没有来过,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