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94章 花匠的故事

94章 花匠的故事

我们哑口无言。

这时爱德里克突然一改刚才的口气,厉声道:“别以为我是傻瓜。老实告诉你们,这次在机场的偶遇是我早就计划好的。我的买家,就是哈德斯盛宴组织把你们的行踪告诉了我。我是来讨债的。老实告诉你们,自从遇上你们这对丧门星开始,我的rì子就再也没那么美妙了。那次我带你们来古堡,只是想证明我不是叛徒,不是加德满都血案的内鬼。我只是想向你们证明我的清白。没想到,你们居然顺藤摸瓜,把连我都不知道的珍贵的东西偷走了。你们这是**裸地偷窃,不,是明目张胆地抢劫。”

我和萨琳娜被他一顿训斥,完全无言以对。因为他说得都是事实,在这方面我们确实对不住他。

不过我狡辩道:“说得真是振振有词,好象你从来就是一个有志向有抱负的好青年。不错,我们确实拿了古堡里的东西,但是,如果我们不拿,那件东西迟早会归哈德斯盛宴所有。难道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你把钻石交到我们的敌人手里?老实告诉你,那次加德满都血案就是这个哈德斯盛宴策划的。只不过你跟他们有着另外一笔交易,他们才指派了一个女人冒充应召女郎给你打了个电话,把你滞留在了酒店的房间里,否则你的下场跟‘赌神小组’其他成员一样命悬一线。”

这回轮到爱德里克无话可说了,欧爷,第二回合我完胜。早知道口才这么好,我应该去参加什么辩论大赛的,好过学什么金融数学。

“我……我不管……”爱德里克结结巴巴道:“把那东西交出来,否则我要你好看。等等,你刚才说什么?钻石?什么钻石,我可没问你要什么钻石,我要的是那张藏宝图。”

“藏宝图!!”我们四个几乎异口同声地惊叫起来。

“别跟我装傻了,你们上回来已经把藏宝图取走了,还装得一无所知的样子。这次你们来是不是又要找什么宝藏的线索啊?我不管,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你怎么知道有藏宝图的,这怎么可能?”我瞠目结舌了。

爱德里克反问道:“哼,你们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有谁告诉你们的?难道是上帝之手也知道了这个秘密?”

我拿出了街头无赖的本事:“你先告诉我们你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再说我们的。”

“好,告诉你们也没关系。你们知道了也有好处,这样你们至少就不会再做发财梦了。老实告诉你们,哈德斯盛宴早就知道有这张藏宝图了。他们之所以跟我谈那笔三千万的买卖纯粹是不想惊动上帝之手,想悄悄地策划发掘宝藏的工作。所以他们一开始就用三千万来堵我的嘴。另外,他们给我钱的目的无非是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些寻找宝藏的线索。”

“哈德斯盛宴怎么会平空知道这些的?难道是你的祖先告诉他们的?”这简直是废话,哈德斯盛宴才多久的历史,怎么可能认识三百年前希尔斯家族的祖先。

但爱德里克的回答立刻颠覆了我的三观:“不错,正是我的祖先告诉他们的。”

德瓦拉瞪大眼睛:“不可能,哈德斯盛宴是最近三十年才兴起的黑社会组织,而且发展重心主要是在北美一带。恐怕连你老爸都不知道这个组织,何况是你的先祖?”

爱德里克转头看着德瓦拉:“你对哈德斯盛宴了解得倒挺清楚的。”德瓦拉尴尬地低下了头。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不过现在我可没时间关心这些。

爱德里克继续道:“我一开始也不清楚他们是怎么知道的,我当然也不知道什么藏宝图。但你们既然拿走了图,哈德斯盛宴就对我合盘托出了整个事件的真相。

那是在三个月前,哈德斯盛宴在一次行动过程中,抓获了敌对组织的几个小喽罗。这几个小喽罗对他们没什么用,他们正准备全部秘密处决的时候,其中一个怕死鬼说愿意用一个天大的秘密来换自己的命。于是组织就放了他,押着他回家取到了一件东西——一只陶瓷花瓶。”

靠,真以为我们是考古专家啊,我急切得道:“你快点说,要不先把我们解开,这样听故事好累。”

爱德里克恶狠狠地道:“故事?好吧,就当是个故事吧,这将是你此生听到的最后一个故事”,他顿了顿继续讲下去:“古董专家看了半天,除了确定是件三百多年前的东西外,根本没发现有什么秘密。那个小喽罗就告诉他们用强光电筒从外部照住瓶底,再把眼睛凑在瓶口看。果然,他们发现瓶的内壁居然刻着字。上面记载着这个瓶子主人的一段往事。三百年前,这个小喽罗的祖先曾经是个花匠。这个花匠在西班牙的一个叫希尔斯的大家族里以种花为生。一个偶然的机会,花匠发现了这个家族的秘密。那天,花匠在一处假山后面栽花,他突然远远地看到他的主人从假山的一处墙壁里走了出来,匆匆离开了。花匠觉得很奇怪,就过去摸墙壁,想看看有什么异样。结果他居然不小心触动了机关,墙壁转了半圈,露出一个洞穴。”

靠,又来,这么狗血。我不耐烦地道:“我的手都麻了,能松一松吗?”

爱德里克没有理我,继续道:“花匠走了进去,发现一个大大的盾牌,上面画着希尔斯家族的族徽图案。但他很快发现这个图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难道是太阳装反了?”林云儿轻声道。

“真不错,林小姐,您不亏是我们赌神小组最聪明的人,一朵含苞待放的紫丁香。我一向对您倾慕有加。要不是组织对您特别重视,异常严格,我早就有意一亲香泽了,哈哈!”说着,他居然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蛋:“据说,您必须保持处子之身,直到上帝之手允许的那一天,这让我等仰慕者情何以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