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00章 天蓬元帅之殇

100 天蓬元帅之殇1034戒指

“这个你也不懂?就是如来佛那边管吃饭收拾碗筷的啊?这么让人羡慕的职业你居然不知道?”

“晕,洗碗工啊。最近怎么了,你们那边正式工都出国旅游了,净找些非正规军出来抵数,一会儿放马的,一会儿又是洗碗的。”

“什么非正规军,我明明是在编的,我叫猪八戒。”

我这才想起,《西游记》里面,如来佛给他们封官的时候,猪八戒确实弄了个什么“净坛使者”。明明是个厨房打杂的,如来居然还大言不惭,说是考虑到他胃口大。靠,胃口大就在厨房吃剩饭顺带洗碗啊?这样的理由居然也能混过去,从此原本动物界智商极高的品种——猪,在人类眼里就成了专倒剩饭剩菜的泔脚缸了。

为此事我一直愤愤不平,今天总算可以表达一下了,我连忙道:“晕,原来是猪大大,居然是您老人家值班啊。我对您的仰慕真是如通天河之水滔滔不绝,您从来就是我的偶像,特别是您在追女孩子方面愈挫愈勇,知难而上,百折不挠,脸厚肉多的表现,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无以复加。自从知道自己可以通神开始,我无时无刻不在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您的出现。没想到纵里寻你千百度,所谓伊人,已在我身边……”

猪八戒连插几次嘴都没能插进来:“这位兄弟……这位朋友……这位老大……哦巴……哦巴桑……”,总算乘我咽口水的时候,他插了进来:“这位老弟的嘴真厉害,比我笨嘴拙舌的不知要高明多少倍了。想当年,我要是有你这副口才,也不至于解释不清跟嫦娥妹妹的事了。结果生生地被那个天杀的宙斯黑老贼陷害了一回。关键是玉帝那个狗rì的,居然相信给嫦娥的情书是我写的,在我头上愣是加了条调戏女仙的罪名,直接把我扔下了凡间。害得我人不人猪不猪的样子。要没有这档子事,王母娘娘早就将嫦娥妹妹许配给我了。到现在别说是儿子,就是百八十代子孙都有了,可如今我仍然是孤家寡人一个,每天守着如来佛那盏清灯想妹妹想姐姐……唉,我的命好苦啊!”

我被他说得一头雾水,但对他的故事我是一点兴趣都没有。谁知他愣是给我讲了个长长的故事。还好我们讲六分零五秒的话,人间才过一秒钟。猪大大足足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把他的杯具人生讲完。为了不拖延大家的时间我给大家总结一下:

八万年前希腊诸神的老大宙斯听说东方神界出了个“七仙女思凡下界”的“思chūn门”事件,就乘机来看好戏。看就看呗,他还老不要脸,偷偷地给嫦娥写了一封情书。而那次的“情书门”直接导致了猪八戒的杯具人生。

其实在此之前王母娘娘早看出她老公玉帝对嫦娥心怀不轨,一直横加阻拦,还想把嫦娥早早许配给天蓬元帅。那天嫦娥没在家,宙斯把情书塞进一本《简爱》里面,却被天蓬元帅偷看到了。正当看得起劲,被想来嫦娥这里揩油的玉帝撞个正着。也怪玉帝被醋意冲昏了头脑,当时就以为是天蓬元帅意图轻薄嫦娥。于是他就借题发挥,从私递情书一直升华到调戏。把天蓬直接扔进了凡间的猪圈。后面的事大伙也知道了。直到天蓬下凡变猪时,玉帝才觉得不对。想这粗鄙憨货,怎么可能会写得出洋洋千言的情书呢?其中居然还用上了希腊名言。他总算明白是那个黑老贼宙斯干的了。

为此,玉帝已经跟宙斯已经有八万年没来往了。我了个去,八万年前的仇他是怎么记住的?

说完自己莎士比亚悲剧式的爱情故事,猪大大居然嗲声嗲气地哭起来。

晕死,怎么哭着哭着越来越有女人味了?我明白了,估计是如来那边雌雄比例严重失调,这些下等工之间玩上了断背。

我连忙安慰:“猪大大,您千万别如此自怨自艾,让我等仰慕你寻花问柳、皮糙肉厚之辈情何以堪啊?”说完,我也跟着他一起慨叹生活之多艰,美女之难泡,不禁唏嘘嗟哀起来。

弄得林妹妹和萨琳娜一个劲地盯着我。我连忙背转身去,轻抹了一下“粉面”——让我郁闷的是来回抹了半天一滴眼泪也没有,我只好顺手省了一下鼻涕。

“猪大大,您曾经如此意yín的一生,居然就此戛然而止了。小弟实在不忍卒视。不如你拿着面前这个害过你的泥塑木雕出出气,要不要我现在帮你做点什么。譬如对着它踢几脚,用泥巴抹他的脸,在他后庭位置用刀刻上‘天蓬元帅到此一游’,最后吐口唾沫、撒泡尿?”

“哈哈哈,小老弟真是我辈中人,看来干此事已然轻车熟路了。罢了罢了,我就先谢谢了。你这朋友我是交定了,知己难觅啊!”

“不用谢,不用谢,我早看他不爽了,想做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个泥像里面肯定藏着什么秘密,他就是不肯告诉我等,让我等好不懊恼。”

猪八戒终于止住欢声:“小老弟有这份心就罢了。真要动他只怕你们那厢靠他吃饭的人要找你麻烦的。我刚才已经听到你们的疑惑了,其实我一早就看出来了。你掌中那个爱物上显示的画像有一处明显的不同。”

“哦?愿闻其详。”

“‘香’不‘香’的我不知道,反正他手指上那个小箍我从来没见过。”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连忙朝手机上看去,果然,像中的玉帝两手相拱,左手遮住了右手。但右手食指上居然露出一角戒指模样的东西。但毕竟是手机图像,屏幕太小,模糊不清。再说我们一直注意他的服饰等大件,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的一个漏洞就在他的手上。

我立刻惊叫道:“戒指!”

林云儿一时没听懂:“你说什么?”

“戒指!你们仔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