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04章 藏宝图or帮宝湿

104章 藏宝图OR帮宝湿

德瓦拉看上去好象很不习惯的样子。靠,你个圣教徒是不是春心萌动了,馋死你……

我们在太湖边上一个渡假村准备休息,这回我突发灵感,直接订了四个房间。

晚餐是正宗的太湖特色菜:太湖三白——莼菜银鱼羹、清蒸白鱼、醉白虾——那是必须的,另外还有许多无锡本帮特色菜:蟹粉蹄筋,红烧肉,土鸡,太湖大闸蟹、盐水河虾,什锦面筋、红烧狮子头等等。对于萨琳娜和德瓦拉来说,吃湖鲜还真费点劲,但是他们根本刹不住,因为实在太鲜美了。

等我们四个吃完晚饭回到房间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我们拿出了紫檀木盒,开始干活。让我们淡定的是,里面的画外表看上去是画在纸上的,其实拿在手里才发觉是一块白布。而且看样子是经过专门处理的布,所以保存了这么久都没有一点损坏。

我们把白布轻轻展开摊在**,一幅20厘米x20厘米的东西就赫然眼前了。我连忙拿起手机准备拍照。但我很快停了下来,因为印入眼帘的不是一幅什么藏宝图,居然是一首诗。

当然不是简体中文版的,更不繁体字big码的,你以为玩盗版三国志啊?

不过还好,我好象认识。林云儿解释道:“距现在三百年前是清代,当时应该流行这种馆阁体,其实就是楷书写得瘦一点。”

我仔细端详,诗的题目是四个字“归心悠然”,下面是一首七言绝句:月影竹声千岭过,松涛山色一窗来。风情柳梦苏堤近,春风秋色远洼流。

萨琳娜问我是什么意思,我抓耳挠腮,准备来个通神了。结果我一想到今天值班的那位大神,我就连死的心都有了。我估计那位大大为了庆祝结扎手术成功,已经不知去哪儿疯拱去了。与其问这位大大诗词歌赋,不如问他洗碗怎么偷懒。

林云儿见状,立刻吟出两句对联:“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吟完戏谑地一阵娇笑。我连忙接口道:“女子无才便是德,铺床叠被造小人”。

“呸”,林云儿娇嗔道:“谁给你造小人,让儿子女儿也跟你一样游手好闲,不学无术啊?”

好吧,办完手头这件事,我一定好好回学校念书。从此孤灯只影,手不释卷。当然东宫放洗澡水,西宫铺席梦思那是必须的。不到黄河心不死,不生儿子枪不收。

不过现学已经来不及了,我只好转移话题:“那个西班牙老祖宗真不是东西,兜了这么大个圈,就送给我们这一首诗。加起来笼共才28个字,连题目也就32个字。我买把菜刀去派出所填个人资料都不止这么多字,太坑爹了,真是名符其实坑爹的祖宗。”

德瓦拉和萨琳娜看着我,然后他俩失望地摇摇头,转而看向林云儿。这时林云儿眉头深锁,紧紧盯着那首诗。于是他俩又转回头看我……

好吧,我的心洼凉洼凉的,你们就嘲笑我吧,在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面前,我承认确实不给力。虽然我丢人丢到家了,总好过丢在智利或者摩洛哥吧,想到这儿,我淡定了。反正有我西宫在,一切都是妥妥的,我无比信任地看着林云儿……人贵在自知之明,我就很了解自己的长处,诗是看不懂了,要不我给你评评我西宫的身材?这酥胸这纤腰,这美腿这翘臀,反正五千年的文化里面也就四大美女可以跟她比比,要不我跟你说说四大美女……

“我明白了!”

林云儿一声大叫,把刚想到三级片里杨贵妃出浴镜头的我吓了一跳:“你明白什么了?”

“这四句诗其实是在告诉我们一个地方。其实它就是一张地图。”

另外两个人没什么好问的,反正他们什么也不懂,但我却偏要装懂:“不可能,诗就是诗,怎么可能跟图有关系,这里即没有方向也没有座标。我看与其叫它藏宝图,不如叫它帮宝湿(诗)好了!哈哈哈!”

拜托,我的笑话有这么冷吗?就我一个人笑,另外三个人完全无动于衷。好吧,文化差异,我没有别的理由了。

“你的想象力真够丰富的,那你小时候地理肯定学得很好喽,还知道座标,要是能在诗里直接找到经纬度就好了,如果能有个gps定位仪藏在这个盒子里那就更省事了。”说完,林云儿“咯咯”笑了起来。

“美女什么时候讲话这么刻薄了啊,是不是刚才被子弹打到神经了?”我戏谑道。

“你……我不跟你烦了。你把三山岛的地图自己打开来看就知道了。”

这个我们还真有,于是萨琳娜把三山岛的旅游地图摊开在那首诗旁边。

林云儿指了指地图左上角:“你们看,这是什么地方?”

“月影桥啊?有什么问题吗?”我连忙接口道,在两位外国人面前,我当然不能太丢脸了。

她又指着地图右下角的位置:“这是什么?”

“春风渡。”

“想到什么没有?”

好吧,我承认我笨,我迷惘地看着这个脑袋远没有我大的美女。这时我才意识到潘长江叔叔经常提醒我们的——浓缩的才是精华。当然,女人身上有的地方可以浓缩,有的地方必须放大,当然注硅胶就免了,捏着那玩意容易做噩梦。

“你难道没有发现那首诗的第一句和第四句里面也有‘月影’和‘春风’这两个词吗?”

“我看纯属巧合,要不你再找找另两句诗的地点。”我还在狡辩。

“这张旅游地图我早看过了,上面的景点我都已经了然于胸了。不过我还没有发现另两句诗的出处。但是我相信,明天一定可以找到答案。”

“干吗要明天,今天不行吗?”我这纯属抬杠。

“哼,你什么意思,老是跟我作对?”

欢喜俏冤家,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床头吵架床尾和,如果不吵架,怎么上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