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05章 两位娘娘同时临幸

105章 两位娘娘同时临幸

不过今晚我故意订了四个房间,一人一间。我的理由是大家太累了,应该舒舒服服地休息一下。但这种理由会有人信吗?当然不可能。因为我刚把她们三个人送走,就有人敲门了——不好意思,原来是客房服务,是我想歪了。

我打开房门,一阵熟悉的玫瑰花香味立刻扑鼻而来,还没等我缓过神来,房门已经被关上,而我已经被按到了**。

我晕,又来,这分明就是拉斯维加斯时,初识萨琳娜的那一幕。不过这回她的准备好象更加充分,因为她居然还带了瓶红酒。

今天她一改往日把长发高高挽起露出粉嫩性感的脖颈的造型,而改为直发披肩,不施粉黛的样子,身上的衣服也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但是我发四从来没见她穿过。我看了半天没有看出这是什么衣服,直到她从背后把结一下拉开,我才恍然大悟,居然只是一条床单。好吧,明天不知道她的房间里会不会因为少了一条床单而扣我们的押金。

除了床单,她身上再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哦不,我说错了,不是没有值钱的东西,是什么东西也没有了,连她平时洗澡时都喜欢戴的耳环也没有了。我吓了一跳。

而她居然做作地喘息着说道:“baby,helpme!我被抢劫了。”

“你被抢劫了,真不幸。哦,mygod,你居然被抢得只剩下一瓶红酒?”

萨琳娜假装板起脸孔:“讨厌,演戏都不会。”

“小姐,我当真的,我发四,不是我抢的。您应该打电话投诉110,119也可以。把红酒留下,我帮您保管,去吧!”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敬酒不吃吃罚酒,剧本原本是这么安排的:1她把我灌醉;2洗澡;3前戏;4被强;5我哭;6她发誓会对我负责。

但现在的情况是1、2、3全部省略,4和5并行,6她要我发四从此随叫随到。导演,快叫“卡”啊,这戏改得不成样子了,再改下去广电局就要禁播了。

我眼中噙着“汗水”,在下面使劲“挣扎”,她在我上面大施**威,用一次次的**来证明对我的占有……天哪,有人来救我吗,如果没人的话,我就……我就……我突然一个翻身把这具火热而完美的**压在了身下,我发誓,我要报仇……

“笃笃笃”,正当我翻身农奴刚把歌唱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谁?”我忍住干痒的喉咙,尽量让声音平滑而浑厚一点。

“我——”

好吧,不用猜,今天我的计划彻底实现了。我的原计划是这样的——在一个晚上跟两位mm在同一张**xxoo。别误会,我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不伤害任何一个女孩的心,作为宫里唯一的男**,我不能太厚此薄彼吧。

但是我猜到了开始,没有猜到结局——两位mm同时光临。我真希望我是个早泄。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这里早就完事了,怎么可能出现现在这种结局啊?关键是萨琳娜除了那瓶酒和一条床单之外,她什么都没带过来。看来我只能告诉林云儿,那条床单是时装,而我和萨琳娜现在在做瑜珈。但是我不认为林云儿会相信,就象我确信她不是脑残一样。

我跟我身下的美女对视一眼,萨琳娜居然故意发出轻哼。我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巴,一边跟外面的女主角对台词:“这么晚了,请问有事吗?”

“没事。我——我想找你聊聊天。”

“哦,不了,今天很晚了,我想早点睡了。”

“我好象又想到了什么,关于那个宝藏的,不如……”

“哦,不了,这么晚了,我们孤男寡女的,好象不太好吧?”

“你——”外面的女主角听上去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了:“你到底开不开门,少跟我装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单独住一间,你……”

这句话直接击垮了我脆弱柔软的心灵,而且导致我那玩意由盛转衰,由金钢钻直接变成了豆腐渣。我连忙跳下床,把身无长物的萨琳娜抱了起来,迅速藏进了浴室。如果我会点穴手法的话那就更好了,哪怕能弄个丐帮三个口袋的弟子的水平也好啊。我甚至没有忘记把她的拖鞋也一并扔进储物柜。

然后我顺手抓起**萨琳娜披进来的床单往身上一裹,给林云儿开了门。其实我早就作好了准备,我准备一开门就把林云儿往外推,把她弄回她自己的房间。哪怕在她房间里我被潜规则一回,我也认了。谁知,我打开门一看,居然没人,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把第一女主角得罪了,不知道导演下面会安排什么虐戏了。我连忙往林云儿的房间走了几步,想去挽回些什么,但想到自己的打扮,还是退回了房间,想换一下行头。

门刚一关上,我就听到背后“哼”地一声,肯定是萨琳娜。还没转身我就连忙解释:“你放心,我总有一天会跟她说清楚的,我不会放下你不管的。”我边说边转回身。买嘎得,居然是林云儿,看样子她刚才躲在门侧,乘我不注意溜了进来。

她原本想吓我一跳的,这下她的目的达到了:“你刚才在说什么,什么跟‘她’说清楚,‘她’是谁?”

我晕,我刚才的话明明是想跟萨琳娜说的。我连忙支支吾吾。而林云儿的后一句话,差点让我半身不遂:“你这里居然有两条床单?”

“对啊,难道不是吗?每个房间都应该有两条床单的,另外那条是用来替换的。”

“是吗?我没见你晚上有睡到一半更换床单的习惯啊?”

“最近我得了强迫症,明天恐怕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这句话总算把林云儿逗乐了:“你就会胡扯。”

这时我看到床头柜上的酒,心紧张得差点从嗓子眼爆裂出来。但是一个急转弯,我立刻把小鹿乱撞的心肝放回了肚子里——因为我想到那瓶酒还没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