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08章 钞票解千仇

108章 钞票解千仇

林云儿和我都眼露兴奋的光芒,我连忙继续问道:“老处长,您那个‘听松坊’在什么位置翱您能不能在地图上帮我们标记一下”

老处长欣然应允,从兜里掏出一只眼镜盒,拿出眼镜戴上,细细地看起那张三山岛的老地图来没一分钟,他就指着一个地方说道:“在这儿,就是这儿”

我们一齐凑过去,他的手指着地图上一处叫“凌云阁”的地方我们有些疑惑地看着他他继续道:“这就是原来的‘听松坊’,解放后重新造了一个,起名叫‘摩云楼’,这次大搞装修,把名字又改成了‘凌云阁’”

我们恍然大悟,连声道谢老处长换好垃圾袋,自顾自地离开了管理处现在我已经相信那四句诗确实是影射了三山岛上的四个地名,而且这四个地方的位置正好在三山岛的四个角上:左上角月影桥,右上角风情亭,左下角听松坊,右下角春风渡能把这些弄清楚,是我智商发挥的极致了,估计这也是雅典娜点拨的结果吧

我无限钦佩地看着林云儿,今天她一身职业淑女打扮,很有(officelady的范一件白色紧身短上装加上一条白色超短裙把她的身材表现得性感而含蓄,明显有欲擒故纵的味道好吧,办公室要是有这样的美女做同事,工作效率我是不敢保证,但我敢保证公司的撸管文化将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要不乘着美女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我们来深入探讨一下这撸管文化对公司发展的影响,这个课题是我原本准备的毕业论文题目,暂时还在调研阶段……

这时窗外突然有人说道:“就是他们几个,我昨天看见的”

我抬头一看,一个渔民打扮的汉子,我不认识,估计也不会是萨琳娜在法国认识的吧,也不象是巴基斯坦群众翱我正在猜测,那个汉子已经带着四五个身着保安制服的人冲了进来汉子继续道:“就是他们,他们就是昨天从灵霄殿跑出来的那几个,我亲眼看见的”

一个肩上带杠的保安走了过来:“你们昨天晚上六点多是不是去过灵霄殿?”

我还没回答呢,就听旁边一个保安道:“不用问了,我也可以肯定是他们,我在监控录像里面看到过的一共四个人,两个女的特别漂亮,有一个蓝眼睛高鼻梁的男人也特别帅,还有另外一个男的长得一副吊丝样,估计就是他”说着,他一伸手就指向了我

我晕,不带这么埋汰人的吧,他们不是漂亮就是帅,就我吊丝样,我那脆弱的自尊心啊我不活了,让我死了算了……靠,都没人挽留我,你们不想我活我偏不死我“吊”故我在

那个肩上带杠的保安居然就看上了我,另外三个他好象一点都没兴趣,向我直冲冲地走了过来,我的样子真有那么贱吗?他很不客气地问道:“你还有什么说的,录像里面都已经看到你们了,跟我们走一趟吧”

“走?去哪儿?”

“少来这一套,昨天晚上你们干的好事我来问你,昨天晚上灵霄殿上玉皇大帝像是怎么回事翱”

“这……”

“难道玉皇大帝也招你惹你了,你下手可够狠的艾专挑那地方打”

次奥,我说什么来着,他居然把所有的罪过都归给我一个人享用了我连忙道:“不是我干的真地不是”

“不是你干的,难道是他们干的?”他用手指着我身后的三位,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我的脸:“你不要告诉我是那两个外国友人干的,更不要告诉我是这位大学生妹子干的”

我的心那个痛艾我原本想说我也是大学生来着,但这么没脸没皮的话我居然没好意思说出口,我惊奇地发现那天我把节操卖给收废品的时候,碗里居然还仕点但节不节操现在不是重点,重点是我现在该如何对付这起突发事件我那专动歪脑筋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现在我面前有三条路:一跟他们走,把事情澄清;二直接给点钱,把玉帝那地方补一补,不过阉过之后再接上的东西能不能用我就不敢保证了;三……这个你当然明白,三十六计之上计——跑呗

我还没开口,林云儿果然够义气,她走上一步:“各位大哥,我们……我们昨天……我先在这里表示歉意,那个玉帝像真地不是我们弄坏的,不过如果真要赔的话,我们也不是不愿意……要不各位大哥就通融通融,好吗?”

她一副天真纯洁加性感的样子,顿时让保安队长松了一大截,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突然来了个变脸——一副和颜悦色地转向林云儿:“妹子,一看你这么漂亮,就是个见过世面的,说不定还是个大家闺秀,名门之后”靠,夸起美女来还真下得去嘴,居然还拽上了成语保安队长继续说道:“大哥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其实这事吧我们也没完全弄清楚呢”

林云儿立刻松了口气

“照说呢就算是你们干的,既然愿意付钱整修也应该没什么事了不过这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妹子,你一个大学生,可怜见的……”

林云儿连忙道:“没事大哥,您说个数吧,我们有钱”汗,没见过这么聊天的,怕人家宰不死你

这时那个管理处的人已经听明白了,他走近一步:“原来昨天晚上的事就是你干的艾你的胆子可真不小现在这些九零后真是无法无天了这个玉帝像只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也被整修过几次了,文物价值不算高但你要知道,就算告你一个破坏公共财物,扰乱公共秩序,也够治安拘留个十天半个月的了”

他这几句话一说完,整个事情就是我一个人干的人我一副低头认罪的惨样,两位外国友人居然跟没事人似的,看看我们再看看公园管理员,象是在看猴戏,林云儿也对我一脸的怜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