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109章 三十六计撤为上

109章 三十六计,撤为上

强烈要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分国籍,更不分美丑。吊丝无罪,吊丝有理,吊丝脆弱的心灵更应该得到爱的滋润。

管理员转头对林云儿道:“姑娘,你可能见的世面不多,想要帮他。但你知道这个像是新修的,再补一下,怎么着也得一两万吧,你……唉……让我怎么说你们!”

如果在我那平凡的人生还没有出现林云儿之前听到这几句话,我肯定很负责任地回答:“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但现在……我转身从我的背包里拿出一万美金,双手重重地托着,一副痛心疾首+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样子,就差没憋出几滴眼泪来了。我把美元交到管理员手里:“大叔,您就放过我这一码吧,我只有这么点钱了。”既然没眼泪,我下意识地抹了把鼻涕,愣是把鼻子捏得红红的。

管理员仔细看了看那叠美金,然后惊诧地看着我:“你……你这是……”

那位保安队长也凑了过来,一边道:“就这点钱,你忽悠谁……”他不屑地朝我递过去的那叠钱看了看,但很快他就张大嘴巴,半天没有合拢。

旁边的保安里面有一个人已经叫了出来:“美金,我认识,我大姨妈的二娘舅的三姑爷的侄子从美国带回来过,上面就是这个小老老头(华盛顿)。妈呀,这么多,每张可都是100的,那得多少啊……”好吧,他跟他们队长一样张着嘴巴也没合拢,估计下巴脱臼了。我承认,这都是我的错。

我就象犯了错误的雷公一样:“不好意思,是我雷到大家了。这里正好一万美金,我想应该够修那个玉帝像了。另外修好后,把剩下的钱替我捐了吧。捐哪儿都行,只要不是郭家那个红十字会。”

公园管理员舒了口气:“没想到你的认错态度这么诚恳!”瞎扯,我看不是我的态度诚恳,是“华盛顿”长得讨人喜欢。

我们正准备“归书包放学”,这时从门外又进来一个保安,看到我们都在,他把保安队长远远地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边嘀咕边不时贼眉鼠眼地看我们几眼。

管理员道:“不如我去财务科给你们开个收据,不知道这美金他们收不收,你们等等我。”说着他就走出门去。

那个保安已经嘀咕完了,只见保安队长狠狠地扫了我一眼:“小子,没想到你还真不简单啊!是我小看你了。今天落在我手里,你也不冤,老实告诉你,我做保安队长之前是上海武jing总队退役的,还负责保卫过那些老家伙呢!”

“什么不简单?”我这回完全没弄明白,这个保安队长怎么翻脸比翻书还快。

“小子,你就算用硫酸把玉帝毁了容,用凿子给玉帝开了后庭,用斧子割了玉帝的小**,看在那一叠绿绿的钞票(美金是绿sè的)面子上,我也不来跟你计较,但是你非要动那家伙,可别怪你大哥我今儿个不给你留情面了!”

晕死,用硫酸毁容,还要爆后庭、割小**,我吃饱了跟谁过不去呢?我连忙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到底怎么了?”

“少废话,把家伙交出来,我给你算个投案自首。看情形,你还不止一把两把吧,m5冲锋枪,不便宜啊!怎么,跑这儿冲着玉帝的像练枪来了。”

这下我彻底明白了,你以为我脑残啊,跑这儿来练枪,再说这靶子也忒贵了,一万美金修一次。林云儿当然也明白了,她悄悄地往后退了一点,低声跟另外两个外国朋友解释了一番。

本人强烈鄙视美国那些只顾赚钱不管百姓死活的军火商,真心远程支持一下奥巴马他老人家的控枪法案。

我现在成了一个最好的反面教材,只要持枪,不管你打到的是花花草草还是王母娘娘的xing福源泉,我今天反正只好认罪伏法了。但我真的很冤啊,枪是那些水鬼的,开枪的也是水鬼们,“让子弹飞一会儿”的是猪大大,目标全是由他决定的……仔细回想一下,那天在灵霄殿上我真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让我想想,偷偷蹭了一下林云儿的胸部这算不算?那拍了一下萨琳娜的臀部就更不算了,是吧?

好吧,我承认,我最大的问题是教唆未成年人公报私仇,利用职务之便毁坏上级的形象。但这也有点牵强,一则猪大大没有一万也该有八千岁了,好象比未成年人要大一点;另外现在猪大大可是如来佛手底下的正式工了,玉帝已经不算他的直接领导了吧。

好吧,这桩恶意阉割案以后再说。当此这时,我身上这个非法持有枪支的罪名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清者自清,《天龙八部》里的乔峰不是在遇到冤枉的时候就一个劲地跑吗?三十六计——撤为上。

我回头一扫三位同伙。一双温暖的目光正在注视着我——那是我的东宫萨琳娜。每当这种关键时刻,她总是能第一个明白我的意思。啊!我心中的吊丝女神,我愿意为你天天吃伟哥。林云儿明显也看懂了,但她大概法律学得太好,有些犹豫不决。德瓦拉是帅哥当中难得的脑子好用的人,他居然对我做了一个手势——他指了指林云儿,又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你放心,林mm我来保护。其实说白了,全是因为我想把莫妮卡收进宫里,所以处处看他不顺眼。好吧,是好哥们,以前是我不好……

我在心里默数着——一、二、三,然后一个箭步从保安队长身边想来个一笑而过,但我明显低估了他的实力,或者是我高估了自己的智商,因为他已经后发先至,一只手向我肩膀上抓来,眼看这一抓后面就会是一招小擒拿,我这条胳膊可能就要交待了。说时迟那时快,我侧边萨琳娜一只雪白.粉嫩的柔荑已然伸到,她抓住了那只想抓我肩膀的手,一招反擒拿,四两拨千斤,顿时将这一招小擒拿的力道化于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