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23授权支付凭证

卷7 捆绑虐戏123 授权支付凭证

我淡定道:“感谢你们的好意,我不会为了钱出卖自己的祖国的,这是我做人的底线。请使用http:..访问本站。”好吧,这话可是顺路路顺强加给我的。各位大大居然在一本叫“无底线”的书里看到了“底线”,明目张胆的假冒伪劣啊,大家去书评区扔砖头吧,不砸出点血算你没本事。本书的作者写书太没有底线了,作为主人公,我很失望。

……

彼得和两位鉴宝师又在一起争论了十分钟。这回我听清了,两位鉴宝师想乘我缺钱的机会卡住原本答应我的十亿美元借款。总算,彼得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们说服了。彼得走到我跟前:“我代表组织答应把十亿美元借给你。你刚才的表现足以证明,你不是个贪财的人。这批宝藏暂时由你保管。我相信你的为人。”

“太好了,那钱……”我立刻把林云儿叫过来:“云儿,你把我们在圣地亚哥美林证券的账号报给彼得吧。”

彼得阻止了林云儿:“如果我现在直接把十亿美元通过国际汇兑打进你的账户,名义上只要分分钟就能完成,但实际上这涉及到外汇管制问题。象这么一笔巨款的汇划,首先要经过汇出国zhèng fu相关机构的审核,然后再经过汇入国zhèng fu机构的审核,再要经过智利银行同业监督机构的最终审批,最后才能到你的账户上,我看整个过程至少需要七十二小时。

“没错”,林云儿调侃道:“你以为是好莱坞电影了吧,只要动动鼠标,几万亿资金瞬间转移。”

“七十二小时?这怎么行”,我算了算,急忙道:“只要再过六十个小时。菲力浦的还款期限就到了。只要期限一到,我看哈德斯盛宴一分钟也不会等,他们首先会把他的资产股份悉数冻结,到那时,他们可以名正言顺地拒绝我们的这十亿美元还款,那真是前功尽弃了。”

彼得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笺:“我都已经替你想好了。这里面是一份授权文件。并且可以证明你的身份。上帝之手的总部在智利最大的银行——圣地亚哥—桑坦德银行开设有账户。我在来这里的途中,已经办好手续,总部的财务运营部已经向该银行发出了记名支付申请。只要你拿着这封总部的授权文件和你的护照去这家银行驻圣地亚哥的总部,你就可以要求他支付十亿美金到你指定的账户中。这样可以直接避免三道审核手续,估计整个过程不超过一小时,十亿美元就会到你的账上了。”

“这么好,你真是我的活菩萨。”我兴奋地叫道。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们的建议,关于这批宝藏是否出售……”

“好了好了,我会考虑的。”我敷衍道。说着我一把拿过那只信笺,然后抽出凭证略略看了看。反正这种金融票据我也看不懂,就交给了林云儿。然后我长了个心眼,让德瓦拉、萨琳娜和林云儿陪着彼得他们三个先离开这里,等他们走远了,我跑进洞把里面的密室全部重新关上,再把门口那个石条踢转90度,等巨石开始慢慢下落的时候。我跑了出来。身后“砰”的一声,巨石着地。一切恢复成原状。

……

原本下午四点的飞机由于天气原因到晚上七点才起飞,经过洛杉矶中转。扣除时差因素,我们到达圣地亚哥圣迭戈国际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晚上六点了,等我们紧赶慢赶到达圣地亚哥—桑坦德银行总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早就过了银行出账的时间。这下我们只好等明天了。明天是星期四,还好,我们还有两天的缓冲期。

德瓦拉建议不去菲力浦那儿。

“这是为什么?”林云儿不解道:“莫妮卡父女俩肯定已经望眼yu穿了。”

德瓦拉道:“你难道没有感觉出来吗?从斯奎恩特来到圣地亚哥开始,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很快被哈德斯盛宴知晓,甚至包括我们从这里去摩洛哥古堡的事。”

萨琳娜接口道:“我也发觉有问题。照说我们去古堡应该没人知晓的。谁知爱德里克已经在摩洛哥卡萨布兰卡的机场等我们了。”

德瓦拉道:“所以我建议,我们来圣地亚哥的消息要保密。特别是你们手里拽着那张十亿美元王牌的事。”

林云儿也恍然大悟:“嗯,不错,等我们把钱转到美林证券的账上,再通知菲力浦不迟。在此之前,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而且我对这十亿美元的用途有了一些灵感,我想我们也许可以用这笔钱取得整个计划的主动权。”

“妹妹,别拽文了,知道你哥哥大脑不好用,你能说得明白点不?”

“不能,我这是绝对机密。”

“晕哦,连我都不能说吗?”

“哼,我怀疑我们的行踪败露就跟你有关,我怀疑你就是那个无间道。”

我过去搂住她的纤腰:“今晚你跑不了了。你要当心,那张十亿美元的支付凭证被我偷了去,那你就前功尽弃了。而且你要注意了,我这个无间道不仅偷钱最主要的是偷人,你最好把自己藏好了。”话刚说完,我不容分说就是一记颊吻,林云儿“咯咯咯”地笑着,哪里还有力气反抗。

……

我们入住在圣地亚哥的时尚鸟巢酒店。开几间房?当然又是四间,萨琳娜当然没意见,这意味着她有机会跑进我的房间来偷男yin。而林云儿有了上次在太湖别墅里的经历,觉得这样也挺好。我估计她也对那种偷情的氛围很怀念。

晚饭吃得很丰盛,牛油果酱,智利烂炖,海鲜汤,烤肉,佛得角鸡汤,海鲈鱼,智利虾……点了满满一桌子。智利葡萄酒更是少不了了。酒足饭饱,我们各自回房。

洗完澡,我正想去看看我的两位美女的时候,有人敲门。我一问,居然又是“客房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