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24推倒无底线

卷 7 捆绑虐戏124 推倒

我靠,这个顺路路顺的想象力可真够“丰富”的,就会在“客房服务”上打转。各位大大大概已经在猜到底是东宫还是西宫了吧。我猜是东宫萨琳娜,因为她在这方面比较猴急,为了配合她的猴性,我装出猴手猴脚的样子去开门。门一打开,我就急扑出去,紧紧抱住我心中的女王……等一等,怎么触感有些异样?晕,这位女王居然有一脸络腮胡子,我吓得立刻往后一跳,只见一个阿拉伯样貌的服务员站在门外,我刚才听声音明明是个女的。好吧,算我想女人想成花痴了行吧。还好,他们阿拉伯人的礼节里好象真有脸贴脸的。我非常庆幸今天碰到个阿位伯男服务员。要是女的……据说象我这种没有节操的行为很可能被他们用阿拉伯的方式处理了——用石头砸死。

只见这位阿拉伯服务员推着一辆餐车走进了我的房间。餐车里有各式水果点心,当然,最主要的是有一瓶香槟放在一只木质的冰桶里。

“对不起”,我疑惑道:“我好象没有叫过这种服务,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那位服务员居然象哑巴一样一声不吭,但手里的动作一刻没停。“啵”的一声,他居然已经把香槟打开了。

不会吧,难道这里也象海南三亚一样——宰你没商量。这瓶香槟不会逼得我把裤衩都卖了吧。我灵机一动:“如果是你搞错了,那这些东西就由你买单。”这时我居然淡定地举起服务员倒好的香槟喝了半口,心想他肯定是送错房间了,这便宜不要白不要。等他发现我喝错酒吃错东西让我买单的时候,我还可以反过来投诉他骚扰顾客。我越想越兴奋,顺手拈起一块菠萝放进嘴里。那个甜哟。这天底下什么东西最好吃——当然是免费的东西。

服务生将食物摆放停当,躬身退了出去。乘他们还没发现错误,我必须好好利用这个错误。于是我水果就香槟又吃又喝起来。刚洗完澡正好口渴,这香槟又特别好喝,不一会儿,就被我搞掉了三分之一。

“笃笃笃”。又有人敲门。

我确认肯定是那位服务生发现错误了,我打了个嗝,拍拍圆圆的肚子开了门。这回我发四我没对来人动手动脚,不过我被动了手脚。一阵玫瑰花的香味扑面而来,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推倒在**了。老大,有没有搞错,怎么老是我被别人推倒啊。

我挣扎着想站起来,但吃得圆鼓鼓的肚子根本弯都弯不过来。值此危急时刻我的反抗居然是——又打了一个饱嗝。其实不是真的饱了,而是香槟酒里的碳酸饮料产生的二氧化碳塞满了我的肚子。这时我才看清楚,把我推倒的不是别人,正是我的东宫。

她一看到我的样子,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立刻站起身看了看餐车里的香槟酒,怒气冲冲道:“你……你居然一个人喝掉了这么多!”

“嘿嘿,今天我赚到了。你来得正好。畅开了吃,畅开了喝。不知是哪个傻冒订的这些东西,被服务员错送到了我这里。我乘机……哈哈!”我眉飞色舞地表现着我那高贵优雅的猥琐气息。

“你……”萨琳娜气得脸都绿了。她突然冲我笑了笑,笑得我毛骨悚然,然后她托着我的下巴,妩媚地说道:“不错,那个订餐的是个傻冒。那个派阿拉伯服务生来送餐还给了他二十美元小费的人更是傻得没边了,哈哈!”

“还给了他二十美元小费,居然,哈哈哈”,我笑得气都透不过来了:“要知道二十美元在中国就是一百三十人民币。那个傻逼居然花了这么多钱请来一个比他更傻的服务生,而那个服务生坚持把这一车昂贵的东西送给我吃,哈哈哈,简直太……”刚说到这儿,我的脑筋突然象被电击中一样,想到了什么:“你——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那是个阿拉伯服务生,你怎么知道那个傻冒顾客给了他二十元小费?难道你……”我立刻捂住自己的嘴,硬生生地把一个饱嗝给顶了回去,gd,我预感到死期将至。没想到我楚凯华英明一世,居然会死在这儿——一瓶香槟引发的血案……

“不错,我就是那个傻逼顾客,恭喜你,答对了,我该怎么奖励你呢?”

“可是”,我还不服输:“可是当我问那个服务生是不是送错地方的时候,他却象哑巴一样不肯回答我,这怎么解释?”

“那是我事先说好的,因为我想等我过来的时候可以给你一个惊喜!!”

好吧,我承认“惊”我收到了,当我努力转动我的脑筋想要找到那个“喜”的时候,萨琳娜举起了她柔嫩的右手,向我挥了过来,我的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金属的光泽——这哪里是纤纤玉手,这分明是灰太狼老婆的平底锅——我一定会回来的!!我闭上了我水汪汪的小眼睛,准备坦然接受……

“笃笃笃”,我没听错吧,打脸不应该是“啪啪啪”的吗?难道当一个人气愤到极致的时候,打人就象打门?

还是萨琳娜先听出来了,冲我挤了挤眼睛:“问问外面是谁!”

我当然言听计从,朝门外喊道:“谁啊?”

“客房服务。”声音怪怪的,是个女生。

买嘎得,能等一等吗?我这里头一拨客房服务还没解决呢,又来一拨?萨琳娜翻身从我身上下来,整了整超短裙,其实整也是白整,根本遮不住她穿着黑色丝袜的性感的大腿。然后她朝我颐指气使道:“还不去开门!等会儿收拾你。”说着,她拎着一只包装袋走进了洗手间。

这家酒店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要打扰客人,不过这回来得正是时候,生生地阻止了一起家暴案。我兴冲冲地打开门,好吧,当一股淡淡而熟悉的紫丁香味扑入我鼻孔的时候,你应该猜到将要发生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