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25美女内衣鉴定师

卷 7 捆绑虐戏125 美女内衣鉴定师

我也猜到了,因为我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摆好了ps,西宫娘娘也没有让我失望,我再次被推倒在**。总结我杯具的人生,我只想说三个字——救命啊——如果一定要再加点什么,我希望是——一万个感叹号。

意**不是我想买,推倒不是我主动。

林云儿柔软的娇躯压得我舒服极了,她灼热的鼻息更是直抵我的耳根部位。温柔的眼眸被长长的睫毛遮挡着,一开一阖的,象煞了高级的洋娃娃。我想把她推开,但两只手居然不自觉地放在了她的胸口上。那道深沟壁垒顿时让我有种想跨越的冲动。但是仅存的一点智商告诉我不能,因为我的东宫还在洗手间里不知道搞什么名堂。

我一骨碌坐了起来,把林云儿扶正,然后正襟危坐,一本正经道:“你来干什么?”

林云儿有些不解地看着我:“我——我——”她对我这个**的问题有些不能适应,一时倒不知如何回答了。不过她很快反应过来:“我就不能来看看你吗?难道你这里还藏着其她女人?”这下轮到我纠结了,我是立刻承认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呢,因为上次在太湖边的别墅里萨琳娜曾经如此完美地帮助我脱离了一次捉奸捉双的灾难。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我的这种犹豫是错误的。

林云儿指着那辆餐车:“这是什么意思,你晚饭没吃饱吗?”

如果餐车上的东西还没吃过,也许我可以说是准备跟她一起共度良宵的,但这种甜言蜜语现在用不上了,我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因为那些二氧化碳又要涌上来了……不过很快。我就不必再纠结于这些“饮食”的问题了,因为接下来的“男女”问题已经摆在了我的面前——萨琳娜只穿着薄薄的胸罩和三角裤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孔子他老人家有没有曰过这句: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刚走出来,萨琳娜就看到了林云儿,而林云儿也看到了她。两人同时叫了起来:“啊——”好吧,常在河边走。哪能不失鞋。该来的总归要来,只是老天爷有点过分,一点征兆都没有。

我连忙胡乱对林云儿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发四我们今天什么都没干,这些香槟也是我一个人喝的。”

“那她……她的衣服也是她自己脱的了?”林云儿鄙夷地问道。

“当然,那都是她自己脱的,她——”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可以让萨琳娜穿得这么少从我的洗手间里走出来了,难道是洗手间打雷,把她的衣服劈得只剩下胸罩和底裤了?那这套内衣肯定是“避雷”牌的了。

萨琳娜连忙接口道:“其实我。我只不过是买了一套内衣,想让他帮我看看。”

林云儿转过头看着我:“你是服装设计专业毕业的吗?看来我应该刮目相看了,我的童鞋!”

“我,没有了啦,这只是我的业余爱好,纯业余的。”好吧,在各位大大面前我就不用再装逼了,与其说这是业余爱好。不如说这是色狼的特长。

林云儿看着萨琳娜那一对36d的尤物,做出了一件让我上辈子的三观都要尽毁的举动。她居然把自己的连衣裙解开了。一边解一边对我道:“不如也帮我一起看看,我今天也换了一件新的胸围,给个评价吧。”于是,我看到了一条雪白.粉嫩的乳沟,35的魅力一点也不输于萨琳娜,反而显得更含蓄诱人。她继续向下脱。也只剩下了一条小裤裤。

“怎么样,我们谁的内衣更漂亮啊?”林云儿紧追不舍。

值此时刻,你还能说什么,你能说的我都能说:“都很漂亮,都很漂亮。把衣服穿上吧,求求你们了。”再不穿上,我今天恐怕要喷鼻血喷死在当场了。

萨琳娜当然也看懂了,她淡定地走到林云儿跟前,仔细欣赏着她的胸部:“云儿妹妹,你的这个哪里买的,真好看,上面还有一只白色的小兔子,可爱极了?”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话里明显有话,在女人的这个部位,“可爱”跟“小”是同意词。

林云儿当然听得懂:“姐姐,你的内衣比我更好看。哟,你的裤裤上怎么还绣着一只蝎子啊,男人是不是都很怕你啊?”这话的潜台词就是:你这里征服过多少男人了啊?

我的潜意识里有一股烧焦的味道在漫延。烧的是什么?我很快就明白了,因为这时她们都在盯着我的眼睛。我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四个字——玩火自.焚。

两只美羊羊看着我这只可怜的灰色狼,眼神中满是愤怒,渐渐地这种愤怒转为了不屑。

萨琳娜突然道:“好了,反正也不冷,今天我们就开个无上装派对。”说着她把香槟拿起来开始倒酒……两人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倒满,再喝了一杯。等第三杯的时候,她们的眼神明显柔和了许多。也许是取得了某种默契,她们同时看着我,更要命的是她们的眼神中居然还满含挑逗。想玩3p啊,这是我的第一反应,不过我很快恢复正常,因为我的第二反应告诉我,3p是不可能的,要么三劈差不多。

两杯酒下肚,林云儿的脸上飞起了一朵红云。她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妩媚着看着我,喝下了半杯。然后她端着喝剩下的半杯香槟走到床前,半躺在我身边,把酒杯凑到了我的嘴唇边:“来,喝吧。只要你对我好,我不会忘记你的。美酒当前,你不要浪费哦。”说着,她把杯子慢慢倾倒进我的嘴里。我发誓这是我平生喝过的最酸的饮料。

但是,她故意没有把香槟全部倒进我的嘴里,而是剩了一口。她张开小嘴把这一口含在了嘴里,然后媚眼如丝地看了看我,把她艳色撩人的香唇凑了过来,堵住了我的嘴巴。一股白色**漫过她的唇线,浸润了我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