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34比3p更尴尬

卷 7 捆绑虐戏134 比3P更尴尬

但是当我正准备找椅子垫脚去吊灯上拿裙子的时候,我立刻被两位美女的口水淹没了。

一个道:“你个死没良心的,快把我解开,我憋不住了。”

另一个道:“楚哥哥,快啊,我——我快尿出来了。”

“你就知道你的钱,关键时候就看出你的良心了,以后都不理你了。”

“楚哥哥,我难受,我快——出来了——快!”

我混乱了。连忙先跑到床边,但这时更麻烦的问题出现了:到底是先完成1还是先完成2呢?我估计我无论先帮其中哪个先解,另一位美女都可能被气得直接朝我“**”。这时我想起一个哲学寓言:一头牛看到两堆完全相同的草,最后它因为不知道先吃哪一堆而活活饿死了。现在我把故事改编一下:一个男**看到两个都要嘲吹的美女,因为不知道先解开哪个的绳子,最后被两位美女同时**淹死了。

“快啊,你还在等什么?”两位美女几乎异口同声道。

“我——”我牙关一咬,头一低,作出了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抉择——谁离我近我就先帮谁。于是我几乎闭着眼睛摸到了一位美女的大腿——相比萨琳娜的健美这条大腿更柔嫩——那是林云儿的大腿。这时我根本不敢去看萨琳娜的眼睛,我知道那里的温度肯定比太阳表面的温度更高,我怕我一接触到这道目光,就会被直接化成一股水蒸汽。

还好,脚上的绳结只是普通的结,但由于林云儿被憋得扭腰摆臀了老半天了,这绳结已经被她拉得很紧了。我使上了吃奶的力,把手指甲都弄折了。才算解了开来。林云儿脚上拖着那条绳子,双手还反绑在身后,就跑进了洗手间。我正准备帮萨琳娜解绳子的时候,洗手间里传来林云儿的呼救声:“快来,快来帮我——快啊!”

居然在洗手间里还能出意外?我一个箭步冲进洗手间。林云儿反绑着手,看到我进去立刻把身子转过去背对着我:“快。快解啊!”

这回可真麻烦了,她手上那种结就是德瓦拉的独创的水手结,我弄了好几分钟都没能解开。这时我耳边已然传来卧室里萨琳娜的声音了:“你们,你们在里面玩什么呢?你们——你们也太不象话了——就算要玩那个也先把我解开了啊。你个大色狼,我不信你没看过林妹妹的……”

我正急得大汗淋漓,被萨琳娜一语道破。对啊,我这是干吗呢?又不是没看过。她现在需要什么,尿尿喽,那尿尿需要什么?不就是脱个裤子吗?

“有了”。我面对着林云儿,用手遮住她的眼睛道:“云儿,把眼睛闭上,少儿不宜。”林云儿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羞涩而急切地闭上美丽的双眸。姥姥,我绳子不会解,小裤裤还不会脱吗?估计连林妹妹自己都没我熟练。我把手伸进她的亵裤往下轻轻褪去……然后扶着她坐在了抽水马桶上。这时我才发现,该闭上眼睛的是我。而不是她……

萨琳娜又在卧室里叫了起来:“你个死没良心的,再不出来我尿出来了。快啊。只要你帮我解开绳子,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快啊!”

解萨琳娜绑在**的绳子时我已经有了经验,三下五去二就完成了,但没想到德瓦拉居然对她重点保护,还另外用水手结把她的两条腿绑了起来。这下糟了。她连洗手间都进不了了,难道一定要撒在**了吗?

我灵机一动,调戏道:“刚才你说什么来着?‘以后什么都听我的’,是吗?”

萨琳娜连连点头:“嗯,都听你的。只要能不让我在这儿出洋相。”

“好,你要记住你的话哟!”说着,我一只手托住她的腿弯,一只手托住她的后背,把她抱了起来,直接进了洗手间。

“啊——”一声尖叫,原来林云儿已经解决完了,小裤裤拖在地砖上,光着下身没奈何呢。看到我抱着萨琳娜进去,她连忙背转过身。谁知转身过去就是洗手间的镜子。反正不管她采取什么角度,都会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跟萨琳娜面前。

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不知说什么好,居然道:“没事,等会儿我就给你个公平。”真心的,我是这么想来着。于是我把萨琳娜放到地上,双手伸进她的新内裤里。但是当着林云儿的面,我有些许的犹豫。

“快啊,不是没脱过,你装什么装。”萨琳娜急得汗都下来了。

好吧,我用力一扯,差点把她的小裤裤扯断。然后扶着她坐了下去……

再次重申,我真地没这么猥琐,我真地很有底线的。我真地不是存心看她们做这些重口味的事的……好吧,你们尽管意**去吧,我反正是节操扫地了。

等我的东宫解决完比燃眉更急的内急。我总算松了口气。

我淡定地想走出洗手间。林云儿在后面大叫道:“喂,你——你想干什么?”

“没有啊,我没想干什么啊?”

“那你,你让我们俩这样算什么意思吗?”萨琳娜娇嗔道。她俩现在的语气明显平和多了。比起刚才来,少了几分霸道,多了几分暧昧。

我转过身看着她俩,突然发现自己的小弟早就已经雄姿勃发了。我这才意识到,两位美女上身只穿着一件完全遮不住沟沟的纹胸,下身**露着,互相尴尬地看着对方,但谁也不敢离开这里。这种场景适用一条楚氏凯华真理:“当你看到两个女人**相呈的时候,这里可能是澡堂。但当她们面前还有一个男**的时候,那只有一种可能——3p。”好吧,现在来一个岛国动作片的摄制组的话,可以立刻开始了。

我走到林云儿身前,突然一个深蹲,吓了她一跳。我想尽快把她的小裤裤拉上来,但是由于刚才脱的时候弄得凌乱不堪,现在死命拉就是拉不上来。好不容易歪歪斜斜地弄了半天,总算把她让我血脉贲张的私处半遮半掩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