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35争分夺秒

卷 7 捆绑虐戏135 争分夺秒

搞完这个,我又去帮另外那个。萨琳娜更悲催,由于双脚被绑,到现在还坐在马桶上站不起来呢。我把她扶起来站直,拼命往上拉她的蕾丝边半透明的内裤,但是我在脱内裤方面有经验,穿还真是没几次。面对她丰满挺翘的**,我一筹莫展,就是穿下上。我干脆跪在她腿前,看着她一览无余的下体,我都不知道滴在地砖上的是我的汗水还是口水了。

这个动作持续时间之久,以至于林云儿在旁边酸酸地道:“你——你们到底是难受还是享受啊?”

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少壮不努力,老大图伤悲。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我暗下决心,以后不光负责帮美女脱,还要练习帮她们穿。做个有始有终的好男**。

终于,她们俩的小裤裤都算是到了它们应该到的位置上。至于遮住多少我就管不了了。现在的情况看上去比刚才好多了,少了一份**.靡,多了一点和谐。现在不是拍动作片的现场了,而是t台内衣模特的化妆间。好吧,绕了一个大圈,我还是无法摆脱岛国动作片男猪脚的形象,因为我无法解释这两位内衣模特为什么都被反绑着。

我把她们连拖带抱地弄回到**。给酒店总台打了个电话:“小姐,我是xxx号房间的客人,请给我送一把剃须刀来。”

“对不起,出于卫生起见,我们酒店只提供每位客人都可以带走的电动剃须刀。”

“拜托,那是野蛮人用的东西,你居然让一个文明的绅士用电动的东西来护理他最引以为傲的胡子?”

“这……”

“小姐,现在除了受到投诉外。你只有一个选择——给我弄来一把剃须刀。就算从你老公那里借一个来也行,我会付钱的。”

“好吧,请您稍等。”

没过多久,一位漂亮的智利女服务员敲响了我的房门。我这才发现原来门外的牌子一直挂着“请勿打扰”字样。怪不得服务员一直没来打扰我们,让我们在这儿足足躺了二十个小时。这位服务员居然还非常热心地带来了清洁工具:“先生,这是我们董事长私人的剃须刀具。全新的,请放心使用。另外,您这间房间已经二十四小时以上没有打扫过了,我想乘此机会给您打扫一下。”说着她已经拖着一台吸尘器探进了半个身子。

好吧,我保证她已经看到我**的两位美女了——歪歪斜斜地穿着内衣,双手被细绳反绑在背后,面对面暧昧地躺着。

那位美女服务员立刻吓得往后退去,然后惊恐地看着我。

我故作正经地耸了耸肩:“她们就喜欢这么被绑着,纯属个人爱好。我也没办法。”

好在酒店服务员总算也是经常接触形形色色的人的,她只是羞涩地低下了头,退出了房间。

回到房里,我立刻把剃须刀拆开,把刀片取了出来。为了平衡起见,我这回先帮萨琳娜割绳子。总算这剃须刀是x列锋速3的,还算快,我很快搞定一个。

这时我的脑子里突然又响起那位色神的声音:“你小子不守信用。”

“什么不守信用?”

“你答应我什么来着。说好把那张美女的纸给我的,居然就这么送给别人了。我说吧。就你脑残,人家就知道什么纸好,人家就喜欢那张美女照片不要你那什么十亿块的凭证。”

“好好,我就脑残了,那张纸就送人了,你怎么样吧?”我拿出了我的英雄本色——无赖腔。这才是原汁原味的楚凯华。

“就知道你小子不靠谱。老实告诉你吧,我也没指望你会遵守诺言。我早就作好了两手准备。你以为我刚才去哪了?我是一路上盯那个小帅哥去了,他走到半路把那个信封打开来看,于是我使了一阵旋风,生生把那张美女照片给抢走了。”

“什么?”我讶异道:“你居然从他手里硬抢了过来!”

“没错。”

“那他现在人呢?”

“他正在往这里赶呢。反正你另想办法吧。那张美女图我是不会还给他了。88!沙油娜拉!”

我晕,德瓦拉肯定已经发现上当了,怎么办?三十六计,撤!

我把刀片往萨琳娜手里一塞,让她帮林云儿割绳子,然后我找了张沙发凳,垫着脚取下了那条粉色的连衣裙。往裙子口袋里一挖,果然,那封信笺就在里面。我迅速把裙子扔给林云儿:“快,德瓦拉已经发现上当了,我们赶紧走。”

……

为了不跟德瓦拉照面。我们从安全楼梯往下走了一层,然后才乘电梯下去,出了酒店。酒店一楼大堂里的钟已经指在了下午四点二十。离银行关门的时间只有四十分钟了。不过还好,我们住的酒店离圣地亚哥—桑坦德银行总部只有十五分钟的车程。总算圣地亚哥的出租车不象中国有些城市那样——四点半交接班。我们很顺利地拦到了一辆,四点三刻,我们走进了银行的总部大楼。

但是,麻烦来了。一位身着制服的黑人保安走了过来告诉我们银行已经打烊了。

我激动地道:“不会吧,不是说好五点打烊吗?”

“对不起,下午四点三十已经停止所有营业,五点是工作人员下班的时间。”

我擦,居然跟国内的银行一个德行。这可怎么办?还差十五分钟工作人员就要下班了。我突然看到萨琳娜的眼神,我明白了。我索性走过去对她讲了句周立波的经典台词——奶衣阻特(上海方言:把他干掉),当然,萨琳娜是听不懂的,但她看懂了我向下切割的手势。

于是我眼睛一闭一睁,那个保安已经躺倒在地。这时从大厅四周又跑过来三四个保安。我拉着林云儿就往前跑,后面一阵“乒乒乓乓”乱响……没过多久萨琳娜就追了上来。那些保安大哥已经躺在地上暂时休息了。

我们昨天来的时候已经打听清楚,所以直接电梯上了顶楼总经理办公室。当我们把那张支付凭证放在总经理面前的桌子上的时候,离五点还差五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