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39最后一笔委托

卷 7 捆绑虐戏139 最后一笔委托

莫妮卡道:“太好了。我觉得我们前面的事情都没白做。我们在下午一点多才给他们打电话,告诉他们要还贷款,这就让他们错误地认为我们现在只有还钱认输的心了。所以他们根本不会想到我们会继续我们的收购。这样的话,也许他们就不会重点防范我们了。”

林云儿夸赞道:“莫妮卡姐姐,你也好聪明,我也是这么想的。”

萨琳娜接口道:“哟,两个冰雪聪明的美人,看来跟你们在一起,我什么时候被卖了都不知道呢!”

我很高兴,看来,昨天晚上订的《楚凯华童鞋就寝监管值班表》要推倒重来了。我强烈要求取消监管,由楚童鞋自由选择。

就在我意**着如何安排今晚的活动的时候,林云儿已经出手了。她在几台电脑前来回跑,登录了好几个账户,输入交易指令,但不回车确认。由萨琳娜和莫妮卡在她的指挥下按键确认。

只听她一会儿道:“萨姐姐,4号机买入10万股13.4,下单确认。”

一会儿又道:“莫妮卡,5号机买入20万股,13.52下单确认。”

“萨姐姐,4号机买入15万股13.53,下单确认。”

……

不一会儿,三位美女的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这时,林云儿看到坐在沙发上意**的我,温柔地道:“楚哥哥,你能来帮帮我吗?”

还没等我从她甜美的声音里醒过来的时候,萨琳娜已经在旁边大声道:“还不快过来,你总归比我懂吧,快来教我!”

莫妮卡也来凑热闹,娇滴滴地道:“哥哥。快点啊!我不行了,全湿了,帮我拿张纸擦擦行吗?”晕,知道的是叫我擦汗,不知道的以为叫我#!#¥%^呢。

于是我成了她们的小蜜,一会儿端茶一会儿倒水。一会儿揉肩一会儿按腿,还时不时地被她们有意无意地骚扰一下,我容易吗我?……

14:30,我们离目标5200万股只有最后的200万股了,胜利在望,股价14.3元。

14:45,还有50万股了,这时的股价也已经攀升到了15.3元,足足比我们吃进时涨了2元钱。而且盘子里的卖盘已经相当稀少了。股价的上冲速度已经明显加快了。

14:5,离收盘15:00还有最后的两分钟,我们还需要吃进最后的5万股,菲力浦的51%控股计划就要实现了。但是按照圣地亚哥交易所的交易规则,必须留一分钟让盘子自动撮合,给出最后的收盘价。我们最后下单的时限是14:59。

我们紧张地盯着盘面,在3号机上,林云儿已经安排了5万股市价委托指令。只要按下回车键确认。这个5万股的指令就会下到盘子里去。但是现在圣菲尔德矿业的盘面上,全部卖出委托数量只有37000股。还差13000股。

林云儿之所以没有立刻把单子委托进去,是因为害怕这5万股一旦没有全部成交就会留下13000股的未成交委托买入单,滞留在盘子里,在空方眼里,在最后一分钟,这13000股买入单就象一颗定心丸。特别是那些散户。他们肯定不会轻易交出手里的筹码了。那么整个收购计划就会功亏一篑。

所以,要么不出手,要么就必须一击成功。林云儿清澈如水的眼睛紧紧盯着电脑屏幕,连呼吸都屏住了,就象一只等待最后出击的猎豹。我们其余三个就象学习母豹捕猎的小豹一样。一会儿看看屏幕,一会儿看看漂亮的小“母豹”。

时间剩下50秒,卖盘多了3000股,现在是4万股卖盘了……又过了5秒,卖盘已经45000股了……还剩最后40秒了,现在卖盘是49000股了,我们的成功与否就看这最后四十秒了,我们在等待那最后的1000股卖单出现,林云儿的手已经放在了回车键上……

“一个都不许动,停止一切交易,立刻,马上!!”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在我们身后,熟悉而且刺耳。

我们下意识地回过头去——是德瓦拉。现在他手里拿着一把手枪,平平地举着,枪口已然对准了林云儿的脑袋,距离不超过三米。

“德瓦拉——”莫妮卡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没人跟她透露过那天在酒店的绑缚虐戏。她几步冲到德瓦拉面前,拉住他拿枪的手:“你……你怎么了,为什么要用枪……”

莫妮卡的话还没说完,德瓦拉突然闪到莫妮卡身后,从背后一把搂住她的脖子,用枪迅速地顶住了她的太阳穴,对着我们歇斯底里地叫道:“快住手,把电脑关掉,快!”然后为了防止我们的反击,他搂着莫妮卡的脖子,向后退了两步。

莫妮卡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和不解:“德瓦拉,求求你,别这样,看在上帝的份上,把枪放下好吗?别伤害他们。”

“够了,我讨厌听到上帝。我的真主叫尼尔姆,只有尼尔姆可以指引我前进的方向!”

林云儿的手已经离开了键盘。我偷偷地瞄了一眼屏幕,现在盘面上的卖单已经升到了49500股,只剩最后500股了,但是时间还有仅仅10秒了。我的心狂跳不止,我必须干点什么。

我举起了双手,一边靠近电脑一边笑嘻嘻地道:“老兄,别伤害美女,我这就把电脑关了,反正收购不成我也已经是十亿富翁了,我才不管什么解放劳工呢……”这时我伸手按上了屏幕的开关,电脑屏幕立时一片漆黑。就在德瓦拉稍稍松了口气,放低他的枪口的一瞬间,我的手假装不经意地经过了那个“回车键”,轻轻按了一下……

这时德瓦拉才意识到他上当了,他的枪一下子从萨琳娜的太阳穴转向了我的脑袋,莫妮卡一声惊呼扑向了枪口,与此同时,德瓦拉的拇指扣动了扳机——“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