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7捆绑虐戏140嗜血怪物

卷 7 捆绑虐戏140 嗜血怪物

“啪——哗啦啦——”,这是我旁边这台电脑的屏幕被枪击中后爆裂的的声音。

这时我看到莫妮卡软软地扑在了德瓦拉的怀里,然后向地上缓缓倒去。我的耳边是林云儿的尖叫声。萨琳娜一个飞腿向德瓦拉踹去,德瓦拉的手枪被她一脚踢飞了。她接着就是两记快拳,但都被德瓦拉躲过了。

这时门外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没几秒钟,五六个人已经冲了进来,人手一把手枪对准了我们几个。一看就知道是德瓦拉手下的人。萨琳娜眼见形势不对,停住了手,往后退了两步。

这时林云儿向躺在地上的莫妮卡扑了上去……

我的脸上身上满是电脑屏幕的碎玻璃,这时我感到有一丝热热粘粘的**在顺着我的脸颊往下淌。我轻轻地用手一撸,撸下一小片玻璃晶体,我仔细一看,居然是红色的。我不知道这种红色是哪儿来的,但我隐隐有一种痛快淋漓的感觉,这种感觉随着脸上**的下淌变得越来越强烈。

我转身看了看电脑屏幕,已经一片狼籍,但是桌面上键盘上的碎玻璃晶体也有一些是红色的。这种红色我即熟悉又陌生。我的脑子居然会不合时宜地自动搜索起记忆的片段来,我快乐地闭上了双眸。两秒种时间,我的脑子里已经闪过无数红色的画面,红色的玫瑰,红色的紫丁香,红色的古堡,红色的吊坠,红色的沙漠……这时让我自己都恐惧的事情发生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红色的林云儿,红色的萨琳娜,红色的莫妮卡……

这时一滴**经过长途跋涉。总算顺着脸颊淌到了我的嘴角边。我不由自主地用食指轻轻地沾了一点,放在舌尖上舔了一下——淡淡的甜蜜的似曾相识的感觉——是我吸吮过的莫妮卡舌尖上的滋味,带着紫罗兰的芳香。

我明白了,这是从莫妮卡身上流出来的血,但那颗子弹明明打在了电脑屏幕上的,怎么会?我低头看了一眼躺在林云儿怀里的莫妮卡。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这时我才发现她的胸口白色的胸衣上已经绽放出一朵小花,而且这朵小花正在扩大……扩大……很快变成了一朵紫罗兰,红色的,红色的紫罗兰……

原来那颗子弹是射向我的,但是被她挡了一下,穿过了她的胸膛,然后击中了我脑袋旁边的屏幕,于是鲜血溅到了我的脸上和电脑上。我全明白了。是她救了我,用她年轻的生命下注救了我……

让我感到不解的是,我没有任何不舒服,反而觉得很爽。我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绷紧起来,那种嗜血的快感在我的体内不停地流动着,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热……

德瓦拉看着地上的莫妮卡,轻蔑地道:“这又是何苦呢?你居然为了救这个小无赖。愿意牺牲自己的生命,真是傻到家了。”

林云儿坐在了地上。轻轻地托住莫妮卡的后颈,另一只手抚摸着她苍白无瑕的脸蛋和额头。萨琳娜醒悟过来,她捡起刚才在打斗中掉在地上的手机。那只手机已经摔得四分五裂,开不出机了。她连忙冲着我大叫:“快,快叫救护车,快。你还站着干什么?”我机械地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了她。

我蹲了下来,两眼放光地看着莫妮卡,特别是她胸前那朵红色的紫罗兰。我突然跪了下来,把林云儿推开。自己双手抱住了莫妮卡的身体。

由于我粗暴的晃动,莫妮卡居然把眼睛慢慢睁开了一条缝。她说话的声音低得周围人一点都听不清,但不知怎么的,我却听得清清楚楚:“楚哥哥,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爱她们,相信我……只有跟她们在一起,你才能得到幸福。”

说完,她用力把手举了起来,想要摸到我的脸,但是刚刚抬到一半,她突然停在空中,然后颓然落下,正好落在胸前那朵红色的紫罗兰上面……

那**曾经是那么的青春性感,散发着任何一个正常男人都无法抗拒的女性的柔媚气息。但是现在她正在变冷,变硬。但这并没有影响我的注意力,我把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朵红色的紫罗兰上面,这时我突然象吸血鬼一样呲着牙齿,舌尖快乐地从齿间伸了出来。我用左手摸向她胸前那朵红色的紫罗兰,用食指醮着那殷红的**。我兴奋得全身颤抖。

林云儿被我吓呆了,她拼命摇着我的肩膀,大叫道:“楚哥哥,你怎么了,别吓我,别吓我!我知道你很伤心,我们也很伤心,但是别这样,也许她还有救,别这样!”

我粗鲁地一把推开她,她被我推得倒在了地上。我看着食指上那红色的**,然后把食指慢慢凑近自己的嘴唇。终于我伸出了舌尖,舔到了我所向往的味道。带着腥味、热力和紫罗兰的香气的味道。我贪婪地吸吮着指尖,由于用力过猛,我的牙齿居然不小心弄破了我自己的手指,鲜血慢慢渗了出来。一股怪怪的味道与先前紫罗兰的香味混合在了一起,我全身为之一震。我品尝着自己的血液与莫妮卡血液的混合体,专心致志,毫无杂念。

尽管林云儿和萨琳娜都象疯了一样过来阻止我。但都被我无情地推倒在地。

德瓦拉手一挥:“够了,我不想再看到这个疯子的表演了,把他们全部带走。”

他的手下问道:“那地上的这个怎么办?”

“不管死的活的,她毕竟是菲力浦的女儿,也许有用,一起带走。”

德瓦拉的手下立刻冲了上来,把我一把推倒在地,然后上去搬动莫妮卡。我发疯般的乱踢乱咬把莫妮卡抢过来抱在怀里。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一边蹲下来看莫妮卡一边说:“我是美林证券公司的保健师,有医生执业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