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44忽悠派掌门

卷 8公狮男** 144 忽悠派掌门

“佛爷大大,我可真没这意思。我只是觉得让万民敬仰的佛爷大大为难,实在有损佛爷大大您的威信。我看佛爷大大明显有难言之隐,我就不勉强了。另外我倒是可以推荐您一款专治难言之隐的良药,由成都恩威制药厂生产的‘洁尔阴’洗液。它们的广告语就是——难言之隐,一洗了之。”

弥勒佛当然听不懂我的讽刺之意,反而追问我:“什么药不药的,什么一洗了之。”

我连忙道:“这是一种杀菌药(妇科洗阴用,我当然不能告诉他),反正内伤外伤全能治愈。”

“我没伤。老实告诉你,这事确实有些难。我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人的生死不归我们佛界管,归玉皇大帝手下的阎罗王管。不过你放心,地藏王菩萨是我的晚辈。而地藏王菩萨跟阎罗王是地底下的邻居,倒也相交甚厚。看来这事我得来个曲线救国了。”

我算是服了,这位佛爷一会儿被我的话忽悠得昏天黑地,一会儿又门清自摸一条龙,还知道“曲线救国”。他答应我一分钟后见。

这下我立刻轻松了下来,借着这一分钟,我反过来安慰着旁边的两位娘娘和菲力浦。但是我始终不肯让护士帮莫妮卡盖上脸,拖去太平间。反正在其他人眼里,我这是精神失常的表现,萨琳娜已经在跟林云儿商量晚上两个人轮流守夜照看我的问题了。这个可以有,而且我有必要把病情继续“恶化”下去,晚上让她们一刻不离地共同照顾我。我就可以左拥右抱,以享齐人之福了,于是我的脸上露出一丝**邪的笑容。她们看到我这样,更加下定决心。一定要对我百般呵护,百依百顺……

弥勒佛果然守信,一分钟后,我的脑子里已经响起他的声音:“小老弟,我真是有愧于你的期望啊。实在无颜见你了。”

“什么?”我的心往下急沉:“您出面居然都搞不定?”

于是弥勒佛向我述说了刚才一分钟的历程:

原来他刚才先是去到地藏王菩萨那儿。地藏王菩萨一见是佛爷前辈自然恭敬有加。佛爷说明来意,地藏王菩萨倒也爽快。满口答应。然后引着弥勒佛去见阎罗王。

要论辈份级别,别说是阎罗王,就算把从秦广王开始到转轮王结束的十殿阎王一起叫过来,也不够给弥勒佛他老人家拾鞋的。但是一提到把死人救活这件事,那十个阎王不禁面面相觑,纷纷有为难之色。

阎罗王道:“这事实在不好办。自从几千前斗战胜佛(孙悟空)他老人家随随便便进入我们的档案馆,修改了那些猴子的生死簿之后。圣上(玉帝)龙颜大怒,托塔天王带着哪吒三太子亲自到我们阎罗殿调查此事。虽说这事因小人而起,却连累得我的另外九位兄弟一起受罪。我们被一个个吊在阎罗殿上。整整三年不准吃喝,只在我们肚子里装上一颗十斤重的铁弹子。好在我们非凡人之身,总算熬了过来。所以其他事都好办,要说改生死簿,恕小的们实在不改造次。”

后来经地藏王菩萨一再恳求,看在弥勒佛的面上,阎罗王派一个女鬼小秘去查档。小秘回报说:由于人手紧,莫妮卡的灵魂还没被牛头马面勾走。

秦广王给弥勒佛解释道:由于最近像非礼病、药男这些跟中国有领海争端的国家频发地震海啸。死了很多人。不过死的都是那些国家元首和一条道走到黑、主张跟中国唱反调的人。特别是有一次最明显了,有个鸟国的首相上台。带着一批右翼分子参拜什么靖国鸟舍,结果房子塌了,这批人全部玩完,但是那些扫地擦桌子拿工资吃饭的都没事。(我靠,这么有正能量的消息,我举双脚支持。)

所以像莫妮卡这样的好孩子还没排上号。勾死人还没来得及勾走。

于是十殿阎王里最小的小弟转轮王出主意,先把莫妮卡的生死簿从普通档案馆上调到vip档案馆。这样那些勾人灵魂的普通级别的牛头马面就暂时看不见了。这样就可以让莫妮卡的灵魂暂留在躯体内。至于死亡的时间实在不敢修改,除非要玉帝点头。

我急忙道:“那怎么办,不改生死簿等于白搭。难道要让我自己去跟玉帝面谈?我怕天上空气太稀薄,我有高原反应。”

弥勒佛沉吟半晌。突然道:“有了。这事还得我们老大如来佛祖出面摆平。”

我连忙顶上一句:“那感情好。如果你能请得佛祖出面,肯定马到成功。到时候我一定把您的故事在人间到处流传。我代表人界,向佛祖提议,让您做佛界的形像大使。”

“呵呵呵呵——”从此弥勒佛笑起来就开始抿着嘴,不再“哈哈哈哈”了。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绍自己,敝人是忽悠派掌门人,中国忽悠协会理事长,中国忽悠委员会常务委员长。

……

又过了一分钟,我耳边再次传来弥勒佛的声音:“小老弟,现在情况又有所改观了。我回去跟如来佛祖汇报后,他果然到灵霄宝殿跟玉帝商量了一番。具体细节他老人家也不想让我知道得太多,不过他们商量的结果是:把生死簿暂存保密档案馆,没有玉皇大帝的许可,任何人不得翻阅。”

“我听不太懂,这算什么意思?”

“你傻呀,进了保密档案馆之后,什么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些负责勾人魂魄的职司就再也看不到了,也就是说她的魂灵再也没人会想着要去勾了。不过佛祖有话,至于如何把她的魂灵再放回她的体内,就要看你的能力了。你什么时候把灵魂放回去,玉帝什么时候再把生死簿重新校阅,放回普通档案馆。”

“我的能力?我有什么能力?”

“我们当家的说了,你上回曾经把另外一位美女从生死线上救了下来,他相信你这次也能行。”

我一拍脑袋:“原来如此!我怎么没想到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