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45合法的性骚扰

卷 8公狮男** 145 合法的性骚扰

我匆匆结束了对弥勒佛的忽言忽语,眼睛突然睁得老大,神采奕奕地对两位娘娘放电,然后对她们道:“两位美人别哭了,哥哥的心都快碎了。我不信医生的诊断,我不信莫妮卡已经死了。”

说完,我眼睛一扫,看到刚才那个书写《死亡证明》的护士。哇塞,刚才没注意,原来居然也是个美女。杏眼桃腮,柳眉春情,红扑扑的脸蛋,性感的嘴唇。那身材,尽管在一身白大褂的掩盖下仍然无法遮挡她凹凸有致的丘壑深沟。头上一顶白色的护士帽,靠,制服诱惑啊。

既然这是摆在面前的艳遇,我也不能忤逆了老天爷的一番美意。想到这里我突然假装死死抱住手术台上的莫妮卡,大叫大嚷:“不行,你们谁也别想让我相信她已经死了,她没死,她没死!!叫医生来,叫医生来!”

果然,先是两位娘娘过来拉我,我故意发蛮劲把她俩推开。接着就是那位美女护士了。她自认为也算见过这种死者家属,觉得一个人可以搞定我。所以她也上来解劝。小样,看我不收拾你。我突然拉住她上来拉我的手,一把从背后抱住她,然后随手拿起她刚才做记录的笔,指着她漂亮的眼眸,大叫道:“不许动,谁都不许动,再动我就戳瞎她的眼睛。叫医生来,叫医生来,我的莫妮卡没死,我的莫妮卡没死!”

“制服诱惑”顿时被我吓懵了,急喘着气,胸部正好被我的左手握在手里。晕哦,别说握**,我一只手刚够托住她半个罩杯。我的脸正好蹭着她的脖子侧面,感到那种烫烫的血脉急速流动的惬意。看到她惊恐万状的样子。我不禁把笔离她的眼睛远了几寸。嘴里情不自禁道:“小妞别怕,只要你让他们把医生找来,我肯定不会伤害你。”

护士抖抖豁豁道:“你们别惹他,快去找医生,快去!”

果然奏效,要是我只是哭着哀求他们帮我重新诊断。他们肯定会以为我发神经病了,估计还会把我打上针绑起来好好睡一觉的。那莫妮卡不是就危险了?

现在简单多了,没过两分钟,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穿着一身便装急步走了进来。进门一看情况就冲着我摆手道:“小伙子,别激动,有话好好说。”

“你是谁,你是这里的医生吗?”

“我不是医生,不过我是这里的院长。请相信我”,他指了指被我乘机揩着油的护士道:“我绝对配合你。她是我的女儿,唯一的独生女。我绝不会用她的生命来跟你开玩笑。你说吧,要我干什么?”

“好,很简单”,我指了指躺在手术台上的莫妮卡:“重新诊断一下,她根本没死。你们在骗人。”

林云儿和萨琳娜现在都哭成个泪人了,一个劲地对我道:“亲爱的,相信医生。别冲动,别干傻事。快放开她!”

放开。我还没摸舒服呢,除非你们俩答应可以外带,嘿嘿!

老院长果然服从我的指挥,立刻从门外叫来一个医生,向我道:“这位是我们这里最好的心血管大夫,请他来重新诊断吧。”

那位大夫果然用听筒重新听了听莫妮卡的心脏部位。但他为难地朝着院长摇了摇头。显然意思是说:“死了。”

我大叫道:“不行,肯定没死。你们再来几个医生。”……

不一会儿,又进来几个人,这回他们带进来一套专业的设备,包括心电图仪。但是。心电图仍然是一条笔直的横线,没有任何跳动的症状。

林云儿和萨琳娜不敢靠近我,只好在一边梨花带雨地看着我,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的心都快碎了,放心,今天晚上我一定为你们全套服务,让你们享受到前所未有的高.潮。但是现在,我必须……我看了看被我作为人质的“护士诱惑”,握住她玉峰的手不禁更用力了。护士小姐似乎已经完全适应了,身体向我紧紧贴住,脸上的表情不再那么紧张了。

我一边把笔离她的漂亮的眼睛更远了些,一边冲着院长医生大叫:“求求你们,你们还有什么设备可以证明她没死的。想想,想想,我求求你们了。把所有设备都用上,我发誓她没死,是天上的弥勒佛告诉我的……”情急之下,我居然把实情都说出来了。可惜这样做的结果是他们一个个看着我摇头叹气。我知道他们的意思:傻b+没治了。

但我仍然坚持着。情急之下,我灵机一动。我的拇食两指突然乘人不注意紧捏了一下护士小姐的玉峰峰尖。

“啊——”护士小姐立刻一声大叫。效果不错,在我耳朵里是一种**声浪语,在旁边人听来是一种恐惧的尖叫。哇塞,我真佩服我的智商,骚扰威胁两不误。居然连我的两宫娘娘都没看出破绽。

院长转身跟几个医生商量了几句……过不了多久,又有人送来了仪器。我当然不认识这些,医生为了缓解我的紧张情绪一边给我解释一边给莫妮卡做测试。什么脑电图、诱发电位以及测试脑血流阻断的仪器。

十几分钟的忙碌后,我尽管没听到莫妮卡的消息,但我有另外一点可以确认——我的“护士诱惑”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她居然不由自主地双手反抱住我的腰,整个人软软地腿都站不直了。脸上汗水渗了出来,红扑扑的脸蛋一副娇喘连连的样子。我的小弟居然被她丰翘的臀部抵住了。她甚至已经开始柳腰款摆、丰臀暗摩了。

我吓了一跳,立刻做贼心虚地看了一眼我的两宫娘娘。还好,她们看我的眼神依然跟看一个忘记吃药的精神病人一个样,我松了口气。

“她的脑电波很弱。从颅多普勒来看,她居然还有脑血液流动迹象,颅内压正常,我是说跟正常活人一样。”那位心脑血管大夫道。

院长惊诧莫名:“什么,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