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52狼蝇成群

卷 8公狮男** 152 狼蝇成群

而萨琳娜自己——除了那对在中华大地上不很多见的36d尤物以及高鼻梁大眼睛的脸部轮廓外,已经看不出她是个洋妞了。一身紧贴的白衬衣,一条正好及膝的蓝色短裙,没有穿袜子,直接穿上了一双平底的水晶蓝色凉鞋。这双凉鞋只有懂行的才知道是丹比奴今夏的新款,价格不算高,超过一台最新版的爱疯。

一头乌黑靓丽的直发,清汤挂面式,戴上了一个中国传统式样的粉色的发箍,像一块黑绸,在肩后流光溢动,顿时让她显得那么清纯可人。

她还戴了一个蓝色的蝴蝶形领结,生生把她的年龄又往回拉了三四岁。现在楚凯华就是一老牛吃嫩草的装逼的白领精英,而她就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刚从高中升上来的学妹。当她挽着楚凯华的手臂,行走在大街上的时候,一种诱拐未成年少女的罪恶感始终萦绕在楚凯华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好吧,如果楚凯华的犯罪感在路上还只是一种自我暗示的话,那么一踏进他的像牙塔,那就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了。因为每个男生的眼睛都像在向楚凯华询问:“你犯罪了,要不要让我来代你受过?”

楚凯华的耳边像一群苍蝇一样“嗡嗡”个不停。有几句刮进了楚凯华的耳朵里:

“混血儿!”

“童颜**。”(顺路路顺居然认为“童颜**”是一个成语,可以一次打出来。楚凯华只想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一句——骚年,面壁去吧。)

“比小泽玛丽亚漂亮多了。”

“她戴罩了吗,我从来没见过有这么大号的罩卖的啊?”

“这不就是那个被车撞过被门挤过的二货吗!我见过无耻的,但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天哪。她还是个孩子——让上帝饶恕他吧,阿门。”

靠,楚凯华有这么**吗,他难道就这么摆不上台面吗?(好吧,他承认,他们部分说对了。)

……

楚凯华准备把萨琳娜留在班主任办公室的门外。自己一个人进去。这下可好,引来了一群“狼蝇”(苍蝇也与时俱进了,出新品种了。)

楚凯华平时跟萨琳娜单独交流的时候一般用法语,林云儿在的话也用法语,三个人都没有障碍。等莫妮卡加进来就要用西班牙语了。所以她的西班牙语也进步了不少。唯独中文是她的薄弱环节。

所以,对于那些狼蝇的各种挑逗,萨琳娜大多听不懂。她只是用清澈的眼睛、好奇的眼神看着他们。那么无辜,那么单纯,勾得那些苍蝇**得简直以为自己是苍“鹰”了。

老天有眼。这时候正好那个老处女训导主任经过,才把那群狼蝇赶走,楚凯华代表新一代好男人给她一个默默的祝福,楚凯华对她始终只有一种态度——顶礼“膜”拜……

楚凯华走进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对于楚凯华原本“高尚”的品行和“得体”的穿着他的班主任早就习以为常了。他推了推鼻梁上的高度近视眼睛。这下糟了,楚凯华今天这身打扮的朦胧美顿时变得清晰起来,清晰到他问了楚凯华一句:“你是谁?”

于是楚凯华报上了他在这所大学里早已远扬的“芳”名。班主任没有回答他,而是换了一副度数更高的眼镜仔细地打量了一番。都怪楚凯华妈不好,生下来没在楚凯华脸上搞个胎记什么的。让精心抚育他的老师这么纠结太不合适了。

班主任总算开口了:“你是楚……?你这三个月跑哪儿去了。我正好生病,在家休养了三个月。你就足足给我失踪了三个月。”

听到这里,楚凯华的心在流泪,在滴血——多好的老师啊!为教学事业无私的奉献,直到住进了医院。(后来楚凯华才知道,他是去割了段阑尾顺带做了个包皮环切。他不知道阑尾发炎和包皮过长是不是都是被楚凯华气出来的。)

楚凯华信誓旦旦道:“老师,您放心。我这次回来一定好好上好我的课。其实……其实我是去了一趟智利旅游。原本只需要一个星期的。结果在科帕韦火山遭遇了雪崩,幸好被当地一个农民救了下来,在医院里足足躺了三个月。于是我原本想打您的电话,但是同学告诉我您也住院了,为了不影响您休息。我就一直没有给您打电话。

前天接到您的电话,我拆掉全身的绑带,乘上了最近一班飞机,辗转洛杉矶和香港,今天凌晨我才回到了燕京。而现在我就已经站在这里了。我正式向您报到,请求归队。”(说这些谎话,不用大脑,只是楚凯华舌尖的条件反射)

“少跟我油嘴滑舌。老实跟你说,要不是看在你们孤儿园园长跟我是老同学的面子上,我才不会给你机会呢!自从被那辆车撞了之后,你到底是怎么了,像是变了一个人。以前那个意气风发,头脑灵敏的楚凯华到哪儿去了?”

“我也在找呢,到底去哪儿了呢!”楚凯华故作冥思苦想状。

“好了好了,这次我先信你。不过我信没有用,你既然在智利住过医院,那就把医院证明拿出来吧,我给你交到训导处去。”

“这……这当然可以,不过我今天没带在身边,明天……后天……”

“反正我不管,你自己尽快把病历记录交到训导处吧。好了,我还有课,你也可以去教室了。”

“今天?现在就上课?”

“当然,你有什么问题吗?”

“其实也没什么啦,不过我这次带了个国际友人一起回中国。我想让她也看看我们中国的大学教育,我想让她跟我一起上课。”

“什么?国际友人?开玩笑。”

楚凯华立刻将谎言继续:“我也觉得不太合适。但没办法,这个国际友人就是那个在雪崩中救了我的那个农民的女儿。我已经把她带来了,她就站在外面。”楚凯华指了指门口。

“那就让她进来吧,对待国际友人,我们要讲礼貌。”

楚凯华连声说:“是是是。”然后几步冲出办公室把萨琳娜拉了进来。

旁边几个老师有男有女,有大叔大妈级的也有大爷大娘级的,顿时都被萨琳娜的美貌吸引了。他们都津津有味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