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53又见饭票

卷 8公狮男** 153 又见“饭票”

楚凯华的班主任也觉得脸上有光,毕竟他带来的是个外国美女。

萨琳娜用生硬的普通话道:“老师您好,我来自法国。”

“什么”,班主任疑惑地看着楚凯华:“你不说她是智利当地一个农民的女儿吗?”

不急,这回楚凯华只是用了他脑容量的十分之一就应对自如了:“没错,她是智利农民的女儿。但她们家原本是法国人,确切地说,她是法裔智利籍。”

班主任将信将疑地看着萨琳娜。出于对国际友人的尊重,他也不好问得太仔细。

楚凯华连忙趁热打铁:“其实也没什么,她又不是想要什么学历证书,只是跟着我胡乱上几节课而已。您放心,上不了几天她就会没兴趣了,不会给您惹麻烦的。”

这时,班主任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交谈了几句,然后用诧异的眼神看着楚凯华,一边还在对着电话道:“好的,我知道了。我会照顾好他的。”……

他挂掉电话,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楚凯华。他被他看得毛骨悚然的。楚凯华有种不祥的预感,是不是校方不准备给楚凯华悔过自新的机会了。

班主任终于开口了:“你小子到底交了什么好运,什么时候认识教育局的人的?”

“什么教育局,我不认识啊!”

“不用装了,你前脚刚到我这儿,教育局的电话就打到了校长那儿,让校长对你多多关照。还指明要放过你翘课三个月的事。”

“有这事?”各位大大作证,楚凯华真不认识什么教育局的。要是认识的话,楚凯华至于现在混得连毕业都成问题吗?

“好吧”,班主任道:“我也不多说了。你先带着她去教室吧。关于她跟班听课的事,我再来问问,你去吧!”说完他又拿起了听筒,显然是在回拨校长的电话。

楚凯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他这人向来是逆来顺受。既然有人一定要逼着楚凯华说认识教育局的人,楚凯华也只好接受了。不过去教室的路上楚凯华一直在想一个重要的问题——要是有人逼着他说认识市长该多好啊?

好了。不跟各位大大打哑谜了,其实这是细心的林云儿纠缠着她妈妈打给燕京市教育局长的。凭林云儿外公的能量,结交个把局长还是很简单的。从林云儿一进燕京大学,她的外公就跟这里的校长、局长挂上钩了。

……

一进教室,楚凯华就被室友加狼友加战友的童鞋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楚凯华可不能上当,于是他机灵地左遮右挡,想把萨琳娜保护好。

这妞自从到了中国就变得傻傻的了,一点特工的机灵劲都看不出来了。有个男童鞋甚至要跟她行贴脸礼,她也毫不抗拒。弄得全班男生排着队撸着管一个个来行礼。楚凯华连忙把他们挡住。结果不知哪个挨千刀的,在他挡驾的时候把他鳄鱼牌的皮带给抽掉了,让他顾得了美女顾不了裤子,简直太没节操了。楚凯华暗下决心:别让我查出是谁,谁抽了我的皮带,我就抽他女朋友的裤带……

总算班主任来了,他的到来救了“国际友人”,更救了楚凯华。上课了。今天讲的是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楚凯华原本就是带着点卯混文凭的心态来的,哪有心思“认真听讲”。倒是萨琳娜听得津津有味。

楚凯华心想:傻妞。需求层次不用听班主任讲的,我会。总结一句:人的需求就是“饱暖思**.欲”。也许这句太文诌诌的了,她听不懂。那楚凯华就这么说好了,人这一生就是吃饱了饭想**,做完爱肚子饿了又想吃饭。于是人类就是凭借着这种需求的循环往复,得以生生不息的运转着。整个人类的发展史都可以用楚凯华这套经典循环论来归纳。

……

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女生。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而如果你是一个正常的学生,那么一个月总有三十几天不想上课。

果然不出所料,萨琳娜听了两天的课就厌倦了。更不出所料的是,楚凯华比她厌倦得还早一天。于是到了第三天,他们无论如何受不了了。于是双双翘课了。

燕京可是个大地方。你问具体在中国的哪儿?就那啥呗。咱不是政治人,不唠政治嗑。没事提那地方干啥?反正你懂就行了。

楚凯华陪着萨琳娜在燕京城疯玩了两天。第二天晚上,他们一块儿去看了场电影——《致他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看完电影楚凯华又开始总结——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正说到这儿,就听到一群蛊惑仔样子的青年豺俊,在电影院旁边的小路上正在及时行乐。但听一个娘娘腔的声音道:“小妞,长得确实不错,就跟着我们晨哥一起乐乐呗。”

楚凯华心想:这是谁啊,跟哥哥我的理念如此协调一致?于是楚凯华打酱油的冲动像烈火一样熊熊燃烧起来。连萨琳娜在后面拉他都没拉住。

走近一看,居然又是那种一群小**棍围着一个小的场景。他记得本文开始的时候就讲过,曾经因为围观郭心美的事差点被人海扁。但楚凯华现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又提着酱油瓶把脑袋伸进了人堆里。

不会吧,这场景也太像了,居然连人也长得像,难道是顺路路顺搞错了——里面那位美女居然跟郭心美长得一模一样。好吧,楚凯华承认,那就是郭心美——他的长期饭票。

楚凯华的脑子顿时一片空白,酱油瓶掉地上了也不自知。千头万绪、千言万语并成两个字:“住手!”

这个举动跟本小说开头那次被动挨打好像完全不同了,难道楚凯华意**的人生将以此为契机,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啪!”靠,还没等楚凯华思考完,他的脸上已经轻脆地响起一记耳光。不会吧,楚凯华转一百八十度的弯就是为了挨这一巴掌的?但是,对于这个巴掌楚凯华完全没有火气,因为这个巴掌打完之后,他的脸上留下了一股淡淡的薰衣草味。不用眼睛看,楚凯华用鼻子就闻得出——打他的人就是郭心美。

那些蛊惑仔们顿时哄堂大笑。

“你?”楚凯华捂着脸委屈地看着郭心美。

“你居然出现了,你……”郭心美说着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我——”好吧,为了这次回来,楚凯华编好了所有的谎言,有对班主任的,有对系主任的,也有对舍友的,唯独没有设计好对郭心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