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55避雷针和救命稻草

卷 8公狮男** 155 避雷针和救命稻草

“你哥们?”

“没错,你不会把撞你的人都忘了吧?我哥们的老头子是燕京卫戍区副司令。”

楚凯华当然记得,那天撞楚凯华的车就是一辆甲字头的军用吉普车,特别拉风的那种。那天撞他的时候他还记得车的顶篷是打开的。

开车的是个叫阎白勇的混蛋小子。原本是他老头子派了个司机来接他的,他连驾照都没有,结果他非抢着开,还开得飞快。也就是楚凯华命贱,要是赶上别的什么学生娃早就一命呜呼了。

后面的事肯定是外国人都不明白,天朝的人一听就明白的了——居然没追究阎白勇无证驾驶的罪责。只是帮楚凯华报销了医疗费用,然后又给了楚凯华三万块封口费。当时他是不懂,后来才知道,阎白勇的老头子为了这事,光是请公检法司的人吃一顿饭就花了三万。吃完饭每人拿的红包都不止三万。姥姥,楚凯华一个受害的当事人,收到的赔偿居然还没他们的红包多。

校长有没有拿到红包楚凯华是不清楚,不过他曾经劝他:没事总比有事好,有钱拿总比没钱拿好。他叫楚凯华放正心态。

楚凯华当时也没多想,因为他一个穷孤儿,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当时楚凯华简直觉得这是老天爷送他的一份厚礼,那心情就像中了五百万。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因为他的命贱呗。

但是很快,楚凯华就后悔了。因为他前面也说过,自从被撞之后,楚凯华整个人都变了。别的本事没有,花钱的本事见长。而且长得不是一点点。这三万块不但没改善楚凯华的生活,反而让他养成了花钱如流水的习惯。以前一个月的开销。还不够他现在一个晚上的费用。那三万块哪经得起花啊,三个月就花完了。这时他才想起开始的时候应该多要点的,但羊都已经跑光了,补牢也来不及了。于是楚凯华从坐拥三万的“大富翁”变成了经常欠学校小卖部方便面钱的“大负翁”。

天空一轮圆月高挂,真是“往事不堪回首月明中”。

楚凯华正准备唏嘘一番,但他的肩头立刻感到一阵疼痛。原来是姜晨搭在楚凯华肩膀上的手在慢慢收紧。好汉不吃眼前亏,楚凯华连忙缩肩弯腰。姜晨倒也没再使劲,而是冲他皮笑肉不笑地道:“小子,今天这事我看出来了。两个美妞都跑了,居然就是因为你个被车撞被门挤的吊丝。我今儿个算是开了眼了。”

刚才那矮个子在背后叫道:“晨哥,还跟他磨什么牙啊!揍他!”

胖子道:“对,晨哥。他都惹你惹成这样了,你让一让,我们哥几个先给你顺顺气。你叫停我们就停。”说着,他跨上一步,揪住了楚凯华的衣领。

姜晨叫道:“慢着。今天爷同时碰上两个绝色美人,心情很不错。再说,揍不揍他跟我得不得的到美人没有什么关系。你们没看出来吗,这小子自己的后院已经起火了。就算今天我们不动手,到明天早上他也别想囫囵着出门了。”

他转身看着楚凯华:“这样吧,哥哥我今天放你一条生路。我事先告诉你一声。这两个美女不用你让给我,别人让给我的我还不稀罕。我也不仗着人多欺负你。我要和你公平竞争。”

胖子察颜观色、溜须拍马的本事堪称一流,他一听姜晨这么说立刻在一边起哄:“晨哥厉害。这是要玩浪漫**了,我们都等着开眼了。”小混混们一阵热捧。

那些肉麻的话差点没把楚凯华吐死。

姜晨带着他的小混混们大摇大摆地离开了,临走时一个小混混也许是良心发现,也许是为了恶心楚凯华,他拍着楚凯华的肩膀道:“小子。回宿舍先把床铺底下翻一遍,看看有没有掉进缝里的钢镚弄几个出来。然后用钢镚坐趟地铁,去免费公园散散心,后面的事你就别管了。身上这套衣服是租的还是借的?穷瘪三还学人家玩女人。我们晨哥一条裤衩就够你三个月的生活费,切!”

好吧。这个建议真可以采纳,至少就在当下,相当实用。有部电影叫《开往春天的地铁》。楚凯华现在不想问地铁是开往春天还是夏天的,只想乘上一趟永远也回不了公寓的地铁……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劈腿雷劈。

在回公寓之前,楚凯华捡了根稻草插在耳朵后面,从潜意识里这就是一避雷针了。这是楚凯华能做的全部准备。他希望这根稻草能起到两个作用——1避雷2救命。

萨琳娜像没事人似地给楚凯华开了门。她居然在客厅里看电视。声音开得老老大,振聋发聩。相比于她看电视的行为,她收看的节目更是把楚凯华吓了一跳——足球——中国国家队vs巴布亚新几内亚初中生联队。

gd,楚凯华顿觉天雷滚滚。你说她看什么不好,看看v的《新闻联播》不是要多河蟹有多河蟹吗?现在电视台转播中国队参加的足球比赛,是专门为那些准备更换电视机的家庭准备的,你个法国妞凑的什么热闹啊?

楚凯华原本已经踏进门的腿又颤抖着缩了回去,他要求再去拔一根更大更粗的稻草插上。

萨琳娜妩媚地扫了他一眼,轻声细语道:“刚才,我给林妹妹打了个电话,用掉了很多电话费,你不会怪我吧?”

天哪,楚凯华错了,他不应该只插一根稻草的。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楚凯华希望自己头上插的是——一棵大树。

“进来呀!”她用更加柔媚的声音说道。

楚凯华居然问了个很有礼貌的问题:“要脱鞋吗?”……

三分钟后,楚凯华已经被他的东宫娘娘按倒在沙发上了。如果把“严刑拷问”四个字拆开来说的话,“严”有了,“刑”有了,“拷”有了,“问”的话楚凯华完全听不清楚。

电视机声音太响了。反正有两件事楚凯华记得——1他耳朵背后的稻草掉了2中国队被巴布亚新几内亚初中生联队逼得打进了一粒乌龙球。

二十分钟后,比赛结束,中国队很有面子的扳回一球,两队1:1握手言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