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56公狮男**

卷8公狮男** 156 公狮男**

楚凯华希望萨琳娜也能跟他握手言和。但是看样子这似乎只是他的意**……

萨琳娜居然端上了两杯红葡萄酒请楚凯华喝。这算什么意思,喝行刑前的断头酒啊,居然还要成双?他颤抖地看着她。

“一杯是我请你喝的,另一杯是林妹妹关照我请你喝的。”

“萨琳娜,中国有句古语——杯酒释前嫌。林妹妹给你出这个主意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就这么和解了啊?”这原本是他的意**,他也想让萨琳娜跟着他一起意**。

“不对。你说的话有点像,但好像跟林妹妹的话有一点不同。她说的是‘杯酒释兵权’。她说只要你喝了这两杯酒,从此你就没有任何自由活动的权力了。从现在开始,不仅是晚上,就是白天,我也会对你寸步不离。”

“我能不喝吗?最近我酒精过敏。”

“你说呢?”

红色的**经过楚凯华的喉结缓缓流入他的小胃胃,楚凯华用哀怨的眼神看着她。而她却对他甜甜地笑着,楚凯华敢保证这是她用过的最**蚀骨的微笑。

靠,最毒妇人心。人家说械斗不如宫斗,果然如此。如果有可能的话,楚凯华建议《美人心计》拍个续集。什么?续集有了,那就拍第三部,第四部……第n部,反正把楚凯华的两个后.宫拉过去拍戏就行了,否则他的下半辈子就等于半身不遂了。

……

萨琳娜真是说话算话,比楚凯华有节操得多了。说不许自由就不许自由,监视居住的日子一眨眼已经过了七十二小时了。

这三天当中除了上上课,陪萨琳娜逛逛街,楚凯华基本没什么正事可干。对了,有一点很重要:他们接到了彼得的电话。彼得告诉他们莫妮卡被送到组织在洛杉矶的医疗中心后。医学博士们用了四十八小时总算把她救醒了。现在她已经脱离危险,正在康复中心进行康复治疗。楚凯华和萨琳娜顿时高兴得互相狂“咬”不止。然后他们立刻给菲力浦和林云儿打了电话,大家在电话里那个激动,就像二战老兵在缅怀那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

除此之外,这三天里,萨琳娜有事了:那个姜晨每天都会在鲜花店买一束玫瑰来送给她。说一束好像不准确,应该说是一捆——999朵。靠,算你有钱。楚凯华恨不能把花店里的花全给他烧了。

不管怎么样,女孩子能有人送花总是会自我感觉良好的,更何况对方是一长得很精致的帅哥。女生喜欢坏坏的男生,而不是长坏的男生。相比于这位坏坏的帅哥,楚凯华就属于那种长坏了的品种。看到她收到花时那种兴高采烈的样子,楚凯华肚子里直泛胃酸。

除了花,更让楚凯华头皮发麻的是花里面夹着的贺卡。遣词造句。那一肉麻,他就不提了。你只要想想,这哥们居然弄了个中文和法文对照版的,你就能想到楚凯华看了有多恶心了。而萨琳娜居然每次都津津有味地读给他听。楚凯华算看出来了,女人命犯桃花的时候比同症状的男人的智商还要低一半。

还有那么一次,楚凯华陪着她淘地摊货,跟正好路过的姜晨狭路相逢了。姜晨鄙夷地看着他,故意把楚凯华拉到一边轻声道:“哥们。缺钱找我啊,没必要这么抠吧。把这么样一位大美人带到这种地方来血拼。我看你是贫血了吧。”

楚凯华立刻还击:“没错,我赤贫。贫得就剩卖血了。你管得着吗?”

谁知楚凯华的声音太响,萨琳娜居然对楚凯华道:“你干什么,公众场合说话这么大声,多没有礼貌啊!”她说这话的态度简直就是一幼儿园阿姨对一个幼儿的教育。

当着姜晨的面,楚凯华感觉面子丢得连毛都不剩了。立刻回敬道:“你有礼貌。你淑女,我小混混。我是不佩跟你个大美女在一起,你就跟他走吧。”

说完,楚凯华径直一个人往前急走。萨琳娜连忙小跑着跟了上来。楚凯华的面子总算没全丢干净。但是让他气愤的是,这傻妞没看出楚凯华这通脾气完全是冲着姜晨去的。她追上楚凯华之后。居然还回头向姜晨点头示好,表达她的谦意。鸟了个去的!

到第三天收到第三捆破玫瑰的时候,里面夹的贺卡上居然写着:星期三晚上八点在第一次见面的电影院门口等。靠,这分明是一种挑衅,把楚凯华当成稻草人了吧!他宁愿做一捆杂草也不做稻草人。

楚凯华原本并没有担心萨琳娜会去赴约,但是离星期三还有两天,萨琳娜已经对着镜子开始试衣服了,还足足试了两个钟头。等试舒服了她才对楚凯华道:“放心,我不会去的。”既然试了衣服,就算不去也证明她潜意识里有去赴约的冲动了。这事又把楚凯华酸了一把……

据说地震后救人的黄金时间是七十二小时。经过萨琳娜这七十二小时的贴身防守,楚凯华就像是地震中被压在天花板下面的人一样,感到生命的体症正在逐渐离自己远去。但是跟这种过程相对应的是,有一种情愫变得越来越强烈——他想要去看看郭心美。

当楚凯华看到萨琳娜试了两小时衣服的时候,楚凯华想去看郭心美的**已经膨胀到无法遏制的地步了。不行,他必须去见她。楚凯华也不知道这是一种愧疚,一种责任,还是一种爱。

说实在的,作为男人,就像雄狮一样,它会尽己所能地去爱护自己家庭里的每一只雌狮。你一定要让它说出它到底最爱哪个,那它一定会得“疯狮病”的。(如果有女读者大大,您们就扔砖吧,只是小心不要伤了您们的小嫩手。)

但是萨琳娜的贴身防守楚凯华该如何破解呢?有了,他准备在星期三晚上吃晚饭的时机下手——那天楚凯华故意叫了一桌丰盛的外卖凉菜和卤肉,在公寓里摆下了**宴。其实很简单,楚凯华在准备好给萨琳娜的空酒杯里放上了磨好的安眠药粉。楚凯华倒第一杯的时候故意遮住了她的视线。她完全没有看出来,一饮而尽。于是等第二杯下去,她就已然昏昏欲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