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58挺枪跃马

卷 8公狮男** 158 挺枪跃马

“说白了,从加入组织调查酒店血案开始,我就知道这是一次危险之旅。所以我拼命忍住对你的相思,没有给你打电话。我不想因为我捉摸不定的行动对你造成什么伤害。要知道,我要对付的全是两手鲜血的特工或者杀手。”

这话也是真心话。你反过来也能想通:像楚凯华这种无底线的男**能得到像郭心美这样的美人怎么可能自动切断联系呢?你见过哪只公狮嫌母狮子多的?

“照你这么说,你这次突然失踪三个月就一点错误都没有了吗?”这时郭心美已经坐回到电脑椅里,而楚凯华的双手已经抓住了她的柔荑。

“有,当然有。我没有照顾好你的感受,让你在忐忑不安中度过了三个月。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身不由己的,我的心里始终有你不可动摇的位置。”(如果你想大耳刮抽楚凯华,现在时机到了。什么叫“位置”,他为自己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而感到难为情。)

楚凯华把郭心美从椅子里扶了起来,顺势拉进他的怀里。她挣扎着想再给楚凯华点脸色看看,所以板着脸没有理他。他把嘴唇凑近了她的耳廓,轻轻地咬了一下。她立刻被这种突如其来,又是向往已久的刺激击倒了,嘴里发出了第一声轻“哼”。楚凯华加快了咬噬耳廓的速度,逐渐移向了她更为敏感的耳垂。他把她的耳垂吸入齿间,用舌尖轻轻舔着。她的身体重心逐渐向他倾倒过来,直到把一半以上的重量靠在了楚凯华的身上。

楚凯华突然转移了他嘴唇进攻的方向,直接吻住了她的香唇。她的反抗只是秒秒钟的事,因为楚凯华很快就吸住了她的香舌,一阵如胶似漆的湿吻……

楚凯华把她轻轻抱起。缓缓放倒在**。他也顺势压住了她的娇躯。

一种男性特有的健壮的压迫感,顿时让她全身松软下来,这种放松也包括那紧紧箍住楚凯华脖子的双臂。但是玉峰受到这样的压迫反而快要爆开来了。楚凯华向右边倾斜,用右手手肘撑在**,她总算松了口气。

她睁开眼睛看着他的一举一动。这时楚凯华空闲的左手自然而然地放到了她的胸前,感受她加速的心跳。温暖的弹性。有了以前的经历,他就像尝过糖果的小孩一样,再也不会忘记那甜甜的滋味了,哪怕从此他会与蛀牙相伴。现在楚凯华又看到那种糖果了,就放在他的面前,只要剥开外面的纸就可以再次感受那种甜味。

楚凯华的左手很费力的解开她上衣的第一第二颗钮扣,衬衣被解开的部分迅速被玉峰弹开,深深的乳沟展露无遗。楚凯华又用手把黑色蕾丝边的胸罩向上轻轻地推开,让一对玉峰从里面脱颖而出。

现在楚凯华这个馋嘴的小孩确认。那就是他吃了还想吃的那种糖果,他微微张开那准备吞天噬地的牙齿,颤抖着慢慢靠近……楚凯华终于吃到了三个月没有碰到过的美味了……而她也真地像一颗糖果,被他的高温融化了。

但是每个坏小孩都是被惯出来的。就像现在的楚凯华一样,他知道还有更好吃的东西在等着他。于是他的手慢慢向下滑去,在她的半推半就下解除了她的武装。而对于自己的武装,他做过试验,最快脱光速度是9秒5。正好平了男子一百米的世界纪录。而且他相信——自己还有提高的空间。

楚凯华不禁想起他的研究课题——“澡”的艺术。于是他加快手的动作,很快就让她有了水。他也准备洗澡了……

这时她突然掩住自己的敏感地带,轻声喘息着问道:“你……你能保证这三个月里,没有碰过别的女人吗?”

晕,居然最棘手的问题放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亲姐姐,能等一下再问吗?这回楚凯华是绕不过去了。所以有句话请大家千万记住——不要低估任何女人的智商,否则你会死得很难看。就像现在挺枪跃马的楚凯华被生生婉拒于门外一样。

他没有回答。而是一骨碌从“马”身上“摔”了下来,就像一个战败的士兵。确切地说,他是不战而败。

从这件事情上楚凯华找到了他的某条底线——他不撒谎。应该说在关键问题上他不撒谎。什么叫关键,就是当楚凯华将这个谎说出去,他会感到不舒服的时候。楚凯华就不会去说。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问题:只要楚凯华说他没碰过别的女人,那郭心美的手就会拿开,楚凯华就可以如愿以偿。但他不能,楚凯华不能靠欺骗来得到快乐。

就像林云儿和萨琳娜一样,其实她们一开始就互相知道彼此的存在,但她们选择回避,所以楚凯华才可以心安理得地跟这个拍三级片,跟那个上顶级片。所以楚凯华也决定让郭心美知道另外三个女人的存在。

郭心美反而翻身压在了楚凯华的身上,那全身**的**让他临近崩溃的边缘。楚凯华怔怔地看着她,表情越来越受伤。

她轻轻地抽了楚凯华一记耳光,比起那天在电影院门口时轻多了。他眼睛一闭,心一横,准备承受更严厉的家暴。

让楚凯华诧异的是,他的脸颊上居然被她香甜地亲了一口。楚凯华惊奇地睁开眼睛,她原本严肃的脸居然漾起一丝笑意,而且随着眼角的逐渐上翘,她的笑靥像一朵鲜花一样盛开。

“爸爸曾经告诉我,一个人如果不撒谎,那就说明他还有底线。”她突然羞涩地把头埋在楚凯华胸前:“刚才——刚才——你差点得逞的时候都不愿意对我撒谎。所以你……你这个坏人还有救。”

“我……我……”终于,楚凯华下定决心:“我跟萨琳娜干过你指的那种事。至于我跟林云儿,照你的说法——我还没得逞。莫妮卡的话,我都没有摸过。这全是真话,你信吗?”

“什么?太出乎我的意料了,那个叫林云儿的女孩,你居然还没……那是怎么回事?快说!”

楚凯华跟萨琳娜的事是一首直白的抒情诗,跟林云儿是一首意识流的朦胧诗。郭心美对直白的诗可以不加过问,却偏偏对那首朦胧诗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