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59玩火者

卷8公狮男** 159 玩火者

如果八卦指数用百分制来衡量,男人的平均分是60的话,女人的平均分应该是120。

这回该轮到楚凯华表现了,他一个翻身把她重新压在身下:“好啊,我可以告诉你。那天,我们都喝了酒,于是我把她弄得跟你现在这样,然后……”

楚凯华一边说一边演示,她放松了jing惕,他突然一下掰开她防护敏感地带的双手,等她明白过来,已经晚了……

当一切都将是水到渠成的那一刹那——“笃笃笃——”,外间传来了敲门声……

靠,这样也可以!这世界还有天理吗?

郭心美乘楚凯华分心的时候一下子跳下了床。嘻笑着穿上衣裤,一边还低声娇嗔道:“坏蛋,活该,今天别想得到我。”然后她走出卧室,带上了卧室的门。

肯定是什么收水电费或者煤气费的。照说不会啊,这些费都扣在郭心美的银行卡里的。难道是收房租的?也不会,她老爸已经帮她交到大四毕业了。对她这样的大家闺秀来说,钱算什么。难道是专门来阻止楚凯华强暴的?这个可以有,不过“强”是强了,“暴”还没“暴”……

有了,楚凯华小脑筋一转——干脆,今天就把这个罪名做实了吧。于是他悄悄爬了起来,把灯关上,一丝不挂地躲到了门背后……

果然,没过多久,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熟悉的曼妙的身姿走了进来,楚凯华立刻从后面一把抱住,双手直接撕脱起她的衣服来。

但是楚凯华居然被她一个熟练的锁喉,然后轻轻一推,他的身子就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到了**。不用这么急吧。哪有把老公“扔”上床的。楚凯华正准备爬起再战,突然感到一丝异样——这手法也太熟悉了吧,他好像在哪儿见过。肯定不是郭心美。尽管楚凯华跟郭心美也经常玩扔来扔去的游戏,但被扔的总归是她而不是他啊?

这时,黑暗中一缕香水味飘入楚凯华的鼻孔——显然不是刚才被他压在身下的郭心美的薰衣草味,而是这三个月来让楚凯华更熟悉的味道——玫瑰花香。天哪。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卧室的灯被郭心美打开了,她气呼呼地对先前进来的女子道:“你是不是太不礼貌了,怎么直接进了我的房间?”

“我对你的房间不感兴趣,但我对你房间里的人感兴趣。至于是否礼貌,你可以去问他?”女人指了指楚凯华。

天哪,果然是萨琳娜,风姿绰约的混血美妞,她看楚凯华的表情更说明她就是他的东宫——柳眉倒竖,杏眼圆睁。

萨琳娜大声问道:“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楚凯华一丝不挂。四仰八叉地躺在**,要多猥琐有多猥琐,要多**就有多**。如果哪位大大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自圆其说,那楚凯华只有给你跪了。反正现在他是没什么说的了,楚凯华那巧舌如簧的嘴生平第一次闭上了。

郭心美看了看楚凯华,又转过头看了看萨琳娜,微笑着道:“你就是萨琳娜吧?”

“没错,他居然敢把我们的事告诉你。我真佩服他。”萨琳娜咬牙切齿道。

“其实我们刚才……”郭心美想说些什么。

“不用解释了。你难道想告诉我是你把他身上的衣服扒光的吗?他又是无辜的?”

郭心美显然也没什么要说的了。三个人就这么对峙了十秒钟之久。尽管现在室内温度在二十五度以上,而楚凯华全身有一种刺骨的寒冷。

“你以为你那点下安眠药粉的手段就能骗过我的眼睛吗?”萨琳娜打破了沉默:“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一点安眠药粉就可以在五分钟之内发作。让我睡得不醒人事?你也太傻了吧,傻得简直可爱!”

萨琳娜扫了楚凯华一眼:“现在很好。林妹妹那边我会给她打电话。既然你没什么要说的了,我去办我的正事了,你可别后悔!”说完,她的眼眶漫上了一层湿气。为了不让眼泪掉下来,她努力睁着眼睛一眨不眨。然后甩门而出,留下“砰”的一记重重的关门声。

楚凯华的脑子里顿时浮上一句成语——后院起火。一般来说,“后院起火”跟“外焦里嫩”是同意词。

楚凯华无力地坐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如果这时他是艺术学校的裸模的话,那画像的题目应该是——“玩火者”。

五分钟的沉默之后。郭心美坐在了床沿上,轻声道:“告诉我,你现在在想什么?”

“我在想她……”

“我理解,你一定是在担心她去哪儿了,是吗?”

“我……我对不住你。我确实是在想她。”

“尽管我不愿意你去想她,但是这恰恰是你吸引我的地方。你尽管到处留情,但是责任心却很重。你想拥有天下所有女孩的心,一旦得到,你一个也不肯抛弃。这是你区别于那些玩弄感情的花花公子的不同之处。你就像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觉得女孩子只有跟你在一起才能得到幸福。所以,其实你活得很累。”

“开玩笑,我活得累吗?我觉得很轻松很开心啊。”

“别嘴硬了,你现在在担心萨琳娜,你很轻松吗?”郭心美把楚凯华**的身体紧紧抱住,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只有你真正开心了,我才会高兴。现在你应该去做你想做的事了。”

楚凯华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他的“饭票”妹妹居然是一个如此深明大义的大姐姐形像。所以,男人啊男人,楚凯华再告诫你们一句,千万别把女人装萌跟男人装逼划上等号。女人装萌也许是一种成熟的表现,相反男人装逼才是一种骨子里的幼稚。

……

楚凯华心急火燎地回到公寓,不出所料,萨琳娜不在。于是他拨打她的手机,却总是提示“无法接通”,估计楚凯华的号码已经让她给拉进了黑名单。不行,他一定要找到她。不管怎么说,她毕竟只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而且长得又那么不安全。

这时楚凯华的眼角扫到了客厅茶几上的一捆玫瑰。他一看手机,现在是晚上九点半,靠,她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