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8公狮男**160红色赛车

卷 8公狮男** 160 红色赛车

楚凯华立刻打了辆出租车来到上回的那家电影院。电影已经散场了,在退场的人潮里,楚凯华没有看到萨琳娜的身影。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高兴。正当楚凯华犹疑不定的时候,他的身边发出“嘎”的一声刺耳的刹车声。一辆最新版的红色法拉利敞篷跑车停在楚凯华的左边。红色的车身,泛着红光的车灯,红色的顶篷是打开的,里面一男一女都穿着红色的赛车服,于是整辆车都像一团火焰一样,他甚至能感到这团火焰的热力。

楚凯华觉得正在燃烧的不仅是这些肉眼能看得到的东西,还包括车内一男一女的神情。男的是姜晨,而女的你也能猜到了,正是楚凯华曾经的东宫——萨琳娜。他顿时被这红色的神情灼成了深二度烫伤。

据说吊丝的人生最悲哀的桥段就是跟富二代抢爱情,跟官二代争事业。现在前者已经活生生地摆在了楚凯华的面前……

姜晨关掉了发动机,往座位上一靠,一只手搂住萨琳娜的肩头,另一只手的拇中两指朝楚凯华夸张地打了个响榧:“老弟,很有雅兴啊!一个人来看电影啊。”

萨琳娜居然轻轻握住姜晨搭在她肩膀上的手,看都不看楚凯华,只是对姜晨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人家身边怎么可能少了美女呢?”

“我——”楚凯华原本有许多道歉的话已经在心里酝酿了好久,准备见到萨琳娜的时候一吐为快。但没想到居然在这种情况下碰到了她,楚凯华一时不知如何说了:“我——萨琳娜,跟我回家吧!”

“回家?那是我的家吗?那不过是林妹妹的家。”

“可是,你不是跟林妹妹很要好的吗?”

“要好?那是没有办法,只能接受的一种事实。不过现在我想通了。那不是我要待的地方,我是来中国玩的,不是替林妹妹看着你的。现在好了,你自由了,再也没人管着你了。你可以随意地出现在任何一个女孩的**,而且还是赤身……”萨琳娜总算给楚凯华留了点面子。没再讲下去。

“我——我再也不那样了,你原谅我吧,好吗?”

“原谅?你没有必要求得我的原谅。应该原谅你的是另外那个女孩,你居然可以这么一走了之把她一个人留在**燃烧过的房间里,你就不怕她得抑郁症?”

“不是,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美美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是她叫我来找你的。她知道我担心你,所以主动让我来找你。”

萨琳娜显然听懂了,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柔情。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很快,她又恢复到那种无所谓的状态:“‘美美’?叫得多亲热啊,你什么时候给我也起个肉麻一点的称呼行吗?”她盯着楚凯华看了几秒:“别跟我说什么了,我懒得听你们的缠绵往事”,说着她转身向姜晨夸张地道:“还等什么,你不是要带我去雁云山兜风吗?我已经等不及了,快点啊!”

“ok!”姜晨重新点火,故意把油门踩得“轰轰”作响。却始终不松离合器。这分明是在向楚凯华炫耀他的爱车的马力。

不行,不能让这小子得逞。如果一定要让楚凯华给出一个理由。也许会很狗血,但肯定是事实——这个姜晨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他只不过是想得到萨琳娜的身体然后就会把她甩了。不像楚凯华,他对每个跟自己有染的女孩都有长相厮守的憧憬。你说他是幼稚也好,意**也罢。

楚凯华一个箭步冲到车前,拦住了法拉利的去路。姜晨生生地把油门熄了。从车上跳下来,狠狠地推了楚凯华一把:“找死啊?是不是上回没讹上我哥们阎白勇,这回来讹我了?”

“什么讹不讹的,你嘴巴放干净点。”

“上回你被阎白勇撞了,不是捞了三万块钱吗?怎么。钱用光了,敢来拦我的车!老实告诉你,别看我老爸级别没阎白勇的老头子高,但论起钱来,那什么燕京市卫戍区副司令给我爸提鞋都不够格。”

“靠,看出来了,又是一个仗着老爸为非作歹的。”楚凯华愤愤道。

“这话算你说对了,这么着吧,你今天就给我站稳了,你看我敢不敢把你撞倒。上回不是赔你三万吗?行,这回我给你三十万”,他边说边上了车:“你小子别动,今天给你来个干脆的,我直接把你送上西天。高铁事故死了那么多人,不就每人九十万吗,今天我准备给你一百八十万,你不吃亏了吧。你们这些贱民,就是贱命,一条人命只够我换个车轮的。”

说完,这**居然真地点着了火,把油门踩得“轰轰”作响。这时他的那帮小混混跟班正好路过,再加上一群刚看完电影没事干打酱油的,他们周围一下子围了二三十个人。

小混混里那天的矮个子和胖子今天都在,他们当然认识楚凯华。一见到这情形,立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矮个子立刻起哄:“晨哥,撞他个2b。也不打听打听,这燕京城谁敢拦我们晨哥的车。”

胖子道:“没错。晨哥,今天你要是真撞了他,我们都替你作证,是这小子自己挡在车前要求自杀的。到时候,你出点丧葬费,我们凑个花圈,就把这小子给埋了。不费事。谁让他不识时务,跟我们晨哥抢女人。”

“好,有你们大伙作证,今天我非撞他丫的。”说着姜晨居然开始挂档,准备松制动杆了。

而楚凯华居然傻得眼睛一闭,心想:就这么着了。与其让我眼睁睁地看着我的萨琳娜跟别人扬长而去,不如在此之前先让我永远闭眼。不是说眼睛一闭不睁,这辈子就过去了吗?

这时一双温柔熟悉的小手搭住了楚凯华的肩头,把他往一边推。楚凯华眼睛一睁,原来是萨琳娜。她没好气地道:“走开!想死没那么容易!”

“容易得很,现在你坐上他的车,从我身上辗过去,就成了。与其让我被这富二代轧死,不如你坐在车上,我还死得瞑目些。”

萨琳娜显然从楚凯华的话里听出了一点柔情蜜意,但她仍然没有原谅他的意思:“少来,你是想害我也一起为你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