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61太上老君的坐骑

卷 9车神大赛 161 太上老君的坐骑

“放心,我的命没这么值钱。没听车神说吗,他赔一百八十万呢,赚了。也不用他给了,就作为我送给你和他结婚的礼金吧。”

没想到楚凯华装逼起来,还煞有介事,说起二话来居然一套一套的。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随便做个任务就几十万美元,谁稀罕你的卖身钱。”

“那我就没办法了,你也知道我的钱都在哪儿,你不会逼着莫妮卡她老爸现在就还钱吧?”

“哼,你到底是心疼她老爸,还是心疼老爸的女儿啊?”

“当然是女儿了。至少人家会为我挡子弹,肯为我死。不像有些人,看上人家阔少爷了,还要去兜什么风。不就是一辆破法拉利吗?”

“你……你被我捉奸在床还有理了。是啊,我是看中法拉利了,我是要去兜风,我不但要兜风还要游车河,玩车震呢!”

存心想把楚凯华气死,他都没跟谁玩过车震呢。人家戴绿帽子是老婆做好了老公不知情,楚凯华今天这绿帽子人家可是预先打好招呼量身定制的。不行,他得想想办法,要不孤男寡女、荒郊野岭地真能搞出点事来。

楚凯华立刻在脑子里乱叫起来:“我呼叫大神,我呼叫大神!”

果然一个哄亮的声音传进楚凯华的耳朵里:“什么大神,你以为起点写小说呢?干什么?叫我家主人干什么?”

“主人?什么主人。”

“我家主人是太上老君。我是他的坐骑。”

“坐骑?你是一匹马?太好了,我跟你们天上管马的熟,就是那个弼马温。”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根本不是马,我是牛。你说的那个弼马温我也知道。就是那个成天吹嘘自己老爸是烧锅炉的,自己考上公务员那位吧?”

“你怎么知道?”

“这是我的几个要好哥们告诉我的。”

“谁。哪个哥们?”

“你怎么转不过弯来的,照说那希腊的什么雅典娜妹妹已经给你开过窍了啊,怎么讲话还是那么不靠谱啊?就是我的那些御马监的哥们啊。还能有谁?”

“牛大大,小弟真不认识你的那些哥们,求科普。”

“废话,我是牛。我哥们又是御马监的,还能是谁?就是马喽。”

好吧,楚凯华承认他很笨。

楚凯华连忙打招呼:“ok了,替我向小马哥问好。不过现在千万先请你主人来一趟,我有要事相求。”

“求财还是求色啊?”

“晕,求财求色的事我不敢劳动他老人家的大驾,我知道太上老君他老人家主张‘无为而治’。我这回求的事很具体的。看到我面前这辆红色敞篷跑车没?法拉利牌的这辆。”

“光听说‘牛拉车’,没听过什么‘罚拉驴’。是不是牛做了对不起驴的事,就罚它拉着驴跑?”

楚凯华立刻感到咽喉一股甜味涌上来。好不容易屏住,才没让鲜血喷薄而出。

楚凯华知道现在需要的是冷静,他必须像弥勒佛一样“容天下难容之事”。他灵机一动道:“没错,这头红色的铁牛有一天晚上冲到驴大哥家非要给驴妹妹推销丁字裤,结果被驴大哥发现。所以这头牛以无良奸商的罪名,被罚着拉驴大哥游街示众。从此它就改名叫‘罚拉驴’了。你看,现在这头铁牛又要去给马大嫂的女儿推销什么杜蕾丝奶嘴,我拦都拦不住。所以请你的主人给我帮个忙。一定要把它拦住。”有水没有,他讲得口干舌燥了。楚凯华总算明白古人“对牛弹琴”的痛苦了。更何况这是一头比神马都厉害的神“牛”。

“这事不大好办啊”,神牛支支吾吾道:“其实——其实今天确实是我的主人值班,但是他被斗战胜佛孙悟空请去牛魔王的洞里喝酒了。据说是庆祝牛魔王跟铁扇公主离婚五百周年。”

“不会吧,这么不敬业,那总不能真地让马大嫂的女儿练习含杜蕾丝吧?这玩意不达到专业av级是玩不转的,吞下去还有生命危险。”

“我不懂你什么丝不丝的。这样吧,我把我的蹄子借你使使。要是使得好你也顺带帮我做做广告。另外给你剧透一下,我那些御马监的哥们因为经常跟随大官和皇帝出门溜达,所以得到了一条关于你的消息。”

“我的消息,我什么时候让玉帝和他的大臣们费心劳神了?真是过意不去。”

“我具体也听不太懂。就听他们说什么你现在的魔性越来越厉害了,特别喜欢舔血就是一个证明。然后他们又说那个希腊雅典娜妹妹传给了你语言能力,作为东方的神仙也应该传点什么能力给你。但是又不好让你拥有神力,而是要一种在你们人界特别有用,又不会导致你变成神的能力。”

“我大概听懂了,就是他们要给我一种能力,让我在人界无人匹敌,又算不得你们神界的法术。”

“就是这意思。到时候,玉帝他们一定会来征求你的意见。我想,到时候你可以提议学学我的千斤蹄功夫。”

“千斤蹄?我学会这个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从马兄弟们那儿听说了,只要谁能把自己的本事教给你,谁就可以获批休带薪年假。我就可以利用这段假期去牛魔王那边探亲去了。我特别想见牛魔王洞里的一只小母牛。”

“探亲,那头小母牛是你什么人?”

“也不是什么人,不过俗话说——探亲探亲,探着探着就‘亲’了。”

“带薪年假是法定的,这算什么奖励。”

“什么法定啊。你去问问你们那儿人界,除了公务员和国企,哪个单位不折不扣地执行带薪休假了。”

楚凯华转念一想,这倒也是,于是他问道:“那你这千斤蹄有什么用啊?”

“我这功夫‘用了都说好’。练这功夫可不是一朝一昔的。我原本没准备练的。但是,我的主人不开心的时候常常会用脚踹我的屁股。我一开始会被他踢得翻几个跟头。我就拼命用腿劲抵抗。久而久之,我居然无师自通地练成了这门绝活。反正不管它‘罚拉驴’还是‘罚拉马’,我保证只要你说不让它动,它就动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