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63千斤蹄

卷 9车神大赛 163 千斤蹄

“你们想干什么?轻点!都勒到肉里去了。”可怜楚凯华那两只拇指被绑得血液不流通,失去了知觉。

胖子道:“干什么?今天这事,傻子都看出来了。要怪都怪那混血妞。都怪她长得太好看了。而且千不该万不该,她不该消遣我们晨哥。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没门。”

“没错”,矮个子道:“今天这事只有一条路可走,让那法国妞陪我们晨哥一晚上,我们明天就放了你。”

萨琳娜听懂了,二话不说,就往楚凯华这边冲过来。

“啊——”的一声惨叫,这回不是别人,该楚凯华练练嗓子了。有人把绑他双手的鞋带猛地往上提了提,楚凯华被反绑在身后的手臂和拇指顿时痛得钻心钻肺。

萨琳娜只好停下脚步,关切地远远看着楚凯华:“你——你很疼吗?”

她不说还好,这句发自她内心的关切,让楚凯华百感交集,他发出了一句经典的豪言壮语——“妈呀!”

矮个子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用刀尖贴紧楚凯华的脸颊:“小妞,怎么样,要是你不答应,我先在他脸画只乌龟。”

楚凯华跟他们低声商量:“不要啊?我下面已经有**了,脸上就不必了吧?”

“少废话,今天就算我不给你脸上画龟,只要你那法国妞跟我们晨哥睡一晚上,你就是一只名符其实的乌龟王八了,哈哈!不如我先给你做个记号,省得你以后忘了晨哥对你的好!”

萨琳娜退后一步道:“别乱来。你们放了他!我跟你们走。”

胖子连忙道:“不行,这妞不知哪来的功夫,只怕这道野味晨哥吃不了。必须得把这个**扣在这儿”,胖子又转向姜晨:“晨哥。现在你可以带着这个妞走了,就当是兄弟们送你的一份薄礼了。我看今晚你不用‘意**’了吧。”说着,他**邪地大笑,露出一口长得找不到排列规律的大黄板牙。

矮个子也跟上一句:“不错,晨哥。什么时候你玩舒服了,给兄弟打个电话。我们给这只王八脸上做个记号就把他放回水里。”

“不行啊,大哥”,楚凯华连忙道:“反正我这张脸长得不怎么样,你们愿意画就画吧,画完就把我们俩放了行不?”

他们还没回答,萨琳娜先不乐意了:“不——不行,我不同意。”

“姐姐,我这脸还能看吗?你不是不爱看吗?你管它呢。反正就那么大点地方,我们能画几只就画几只吧。”

“你——你浑蛋。你让我怎么跟林妹妹交待。”

“没事。这正好。画得难看了,才能知道谁对我是真心的。”

萨琳娜被楚凯华噎住了,突然眼眶里的眼泪顺着脸颊就往下淌:“讨厌。就算……就算我对你不是真心的,我也不能看着你被毁容啊”,她转过身看着姜晨:“晨哥,今天我跟你走。你说什么就什么了。不过你要向我保证,不能伤害他,更不能毁他的容。”

“哈哈哈!”姜晨一阵得意地大笑。他对着胖子和矮个子道:“今天干得漂亮,我给你们记一功。明天到我那儿领赏去。另外,我那辆宾利也要换轮胎了,你们负责给我换了,我报销。”

“谢谢晨哥。”胖子和矮个子顿时两眼放光,估计给宾利换个轮胎,他们少说可以赚个十万八万的。

“呵呵。跟我干不会让你们吃亏的。”说着,姜晨转向萨琳娜:“上车吧,美女,让哥哥今天好好疼疼你。”

萨琳娜用矛盾的眼神看着楚凯华,尴尬地向法拉利走去。

各位大大。脸上的乌龟和心里的乌龟哪个更疼啊?当然是心里的乌龟了。楚凯华对萨琳娜大叫道:“不!不要。”然后他乘他们不注意,三步两步冲到法拉利车前,挡住了车子。蛊惑仔们顿时围拢过来,把楚凯华按在车前盖上。

楚凯华大叫道:“今天就算被轧死,我也不让你们一起离开。”

楚凯华的脑子里立刻大叫道:“牛大哥,神牛,快上你的千斤蹄,帮我,快帮我!!”

牛大大回应得很快:“没问题,你如果不动,别说是被罚着拉驴的牛,就算牛魔王亲自来了,也别想把你弄走。”

楚凯华立时感到两条腿像注入了铅块一样,结实得像两根柱子。他的血液都像凝固了,连心跳好像都停止了。淡定,楚凯华一阵淡定,他一家都很淡定……

那些鸟人一个劲地猛推猛拉,但哪里动得了楚凯华。他们一个个惊奇地看着他。

“怎么搞的,快把他弄走。”

胖子他们几个立刻过来准备把楚凯华抬走。他还是一点感觉也没有。如果真要问楚凯华有什么感觉的话,当一个三岁的小孩想把你推倒你是什么感觉?你的这种感觉就是他现在的这种感觉。楚凯华就是站在那儿不肯倒下来,他们横着搬竖着拉还是没给他增加任何麻烦。

这时矮个子从路边的花坛里捡来一根正好一握的粗树枝,对他的跟班们叫道:“你们让开,我干脆今儿个把他的腿给废了。我看是他腿硬还是我的树枝硬。”

“不要。”萨琳娜见状立刻大叫着向楚凯华跑过来。

胖子连忙用匕首顶住楚凯华的脖子,制止萨琳娜道:“别过来,再往前一步,直接在他这儿戳个洞。”

萨琳娜稍一犹豫,矮个子已经一招“横扫千军”,那根粗树枝挟着“呼”的一阵风声,已然扫到了楚凯华的腿上。“啪”的一声,轻脆响亮。他白色的裤子上留下一道青色的鞭痕。

楚凯华本待配合着叫一声,但真地一点感觉都没有。晕,平时就算一根细细的杨柳枝抽在楚凯华身上,他估计也会大叫“饶命”的。今天这一记横扫,他都没好意思装着叫一声疼。

楚凯华脑子里暗叫:“牛大大,你这是‘千斤蹄’啊还是‘金钟罩’啊,我怎么一点痛感都没有啊?”

牛大大没好气地道:“什么金钟罩,我不懂。反正不打在你腿上,你当然没有感觉了。”

“不是我腿,难道还是你腿啊?”

“废话,当然是我腿了。看上去你的腿在外形上没有什么变化,其实骨子里就是我的腿。不过那根树枝比我主人的烧火棍差得实在太远了。连给我止痒都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