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64冲天一痞为红颜

卷 9车神大赛 164 冲天一痞为红颜

“啪——”牛大大话音刚落,矮个子又是一记。这回他是用上了全力了,只听“咔嚓”一声,树枝顿时断成两截。

“妈呀!”这回不是楚凯华叫的,是矮个子叫的。只见他双手互握,一阵乱跳。原来他这记用力过猛,双手的虎口都被震裂了。这还真不是装的,不信你握紧一根粗树枝全力去打一根电线杆试试。更何况,楚凯华这两条腿的硬度现在比水泥电线杆还硬,起码得是一根不锈钢的。

这一番折腾,姜晨顿觉颜面扫地。于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恶狠狠地对手下人道:“你们都给我让开。”然后转向楚凯华道:“小子,你有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给我让开!!”

“废话。泥娃娃还带三分土气,都到这份上了,你说我还能让吗?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好,今天可是你自找的。大家都听明白了,他这是逼着我把他给撞死。也好,我这赛车还没见过血。后天我就要用它去参加一场赌车赛。今天就算拿你的命给我的车活祭了。反正它也是红色的,干脆,就用你的血把我车轮也给染红了吧!”

“行”,楚凯华的痞子脾气也犯了:“今天你尽管开过来,我皱一皱眉头就算我输。”

“好,爽快。今天不是你死就我是亡。只要过了这一关,以前的事一笔勾销。”姜晨转身向他的跟班们道:“你们给我听好了,今天要是我输了,你们就跟他混了。”

说完,他真地发动了法拉利,踩下离合器,上档。加油门。一阵巨大的像飞机引擎般的“轰轰”声震得楚凯华耳膜生痛。

“不要——”萨琳娜大叫着,但是碍于胖子手里的匕首又不敢靠近,只好悲声大叫道:“你们要是把他撞死了,我让你们全都死!”

看着这个美妞,楚凯华一阵心疼,又有点欣慰。总算。她还在关心他,他们之间还有希望。

于是楚凯华在其他人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乘人不注意地朝她笑了笑,笑得要多**.荡有多**.荡,要多邪恶有多邪恶。害得她梨花带雨,哭得更厉害了,就像要跟这个猥男从此阴阳两隔似的。

为了不让萨琳娜有所准备,胖子跟姜晨之间形成了一种默契。其他人都已经退到了一边,只有胖子的刀还顶在楚凯华的脖子上。这时他突然把刀收走,自己往旁边一个急闪。

还没等三四米外的萨琳娜反应过来。姜晨一松手刹,同时抬脚松离合,他是赛车高手,这个动作他太熟练了。法拉利的轮子稍稍滚了半圈,车头已经死死顶在了楚凯华的大腿上。只见车轮一个劲地原地打转,车子却丝毫不动。像是顶在了一堵墙上。

周围的人顿时觉得不可思议。胖子大着胆子靠近车身侧面,看着车子的仪表盘,他惊叫道:“怎么回事。转速6000了?”

萨琳娜也呆在原地,不知所以。

姜晨头上汗如雨下……二档、三档……轮子的转速已经到了8500转。两只后轮拼命在地上打转,由于摩擦,地面的轮印越来越黑,并且开始有火星溅了出来。不知是轮子太热还是地面的柏油被烧热了,一股青烟缓缓升了起来,一股刺鼻的轮胎橡胶味混合着柏油味钻入楚凯华的鼻孔。

楚凯华夸张地一捂鼻子:“好臭!”

姜晨面红耳赤。一个劲地踩油门,后轮转得越来越快。突然,他把档位一下子拨到了倒档,法拉利一阵急退,差点撞到后面的几个看热闹的人身上。引起几位mm的一阵尖叫。法拉利足足退出去二十多米。姜晨一个急刹,停了下来。周围的人总算松了口气。

但是很快,让人紧张的一幕发生了,法拉利赛车再次启动,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向楚凯华直冲过来,三百五十匹的马力,9000转的转速……

“不——”这回萨琳娜彻底反应过来了,她猛地向楚凯华扑过来,想把他推离车道。楚凯华连忙拦腰把她一把抱住,在原地转了个圈,化解了她的冲力。为了不让她被车撞到,楚凯华的手顺势托住了她的腿弯,她的腿刚好超过法拉利前车盖的高度。

这时车子已经到了……

“砰——”的一声,车头结结实实撞到了楚凯华的大腿骨上。“啪”,由于车前盖受到的冲击太大,被生生地弹了开来。差点弹到楚凯华脸上。

姜晨座位前的安全气囊已经打开,否则他估计已经人无完人了。几个小混混连忙把他从车里拉了出来。

不过还好,因为是撞在楚凯华的肉身上,所以车子居然没翻没滚就在原地停住了,发动机居然还在“轰轰”作响。

萨琳娜惊魂甫定地看着楚凯华,他也怔怔地看着她。她的脸上浮起一朵红红的云彩,又惊又喜地把头埋在了楚凯华的胸前。很不要脸的,他当时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迫不急待地在她嘴角吻了一下。于是她更加乖乖地像只温柔的小猫,只不过这只猫身上没毛。在楚凯华眼里,她光滑柔嫩的小蛮腰和那个今天故意戴着铂金脐环的肚脐眼,让他产生了某种原始的冲动……

“喂,别看了。身材很好吗?”楚凯华脑子里突然响起牛大大的声音。

“你觉得呢?”楚凯华反问道。

“这身材也太滥了,一点肉都没有。哪有我那牛魔王洞里的表妹身材好啊?圆滚滚的肚子,那才是生小牛的好身材。”

“好吧,老大,恭喜你早生‘贵牛’。”

“好不好先别拍牛屁,先把我的腿还给我。还没撞舒坦啊?”

楚凯华低头一看:“没问题,你拿走吧。难不成还要让我把你的牛腿砍下来,放在保鲜盒里双手奉上啊?”

“你这小子!你以为是你们那儿牛肉批发市场啊。拜托,先把脚从那‘罚拉驴’的轮子下面抽出来,我才好收回去啊!”

“轮子?”楚凯华低头一看,果然,法拉利的左前轮正好压在他的脚面上,楚凯华疑惑道:“你自己不会抽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