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65杯炊的罚拉驴

卷 9车神大赛 165 杯炊的罚拉驴

“废话,现在这‘千斤蹄’暂时归你用。你不还给我,我是指挥不了的。”

“哦,收到。”楚凯华不经意地想要把腿抽出来,法拉利没熄火,居然还在往他腿上开,楚凯华抽多少,轮子就往他脚面上滚多少。“我草”,楚凯华骂道:“都没主人了,你这没人管的野狗还跟我较劲。”说完,他索性把脚往上一抬,下意识地想把车踢出去。

这下糟了,楚凯华哪知道他的腿这么有力啊?他刚抬腿还没踢,那辆法拉利已经翻滚着直往天上飞去,足足有五六米高之后,再垂直落体运动地掉了下来。

“乒乓哗啦当——”,一阵复杂的交响乐之后,法拉利轮子朝天背着地。而且轮子只剩三个了,少掉的那个已经滚到马路对面去了。

小混混们吓了一跳。让姜晨更生气的是,楚凯华手里的萨琳娜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兀自在他怀里闭着眼睛享受这难得的甜蜜时光。

好吧,要多雷人有多雷人。

楚凯华知道这下闯祸了,不用说,这时那个神牛已经把腿给收回去了。因为他的两腿开始有些站不稳了。毕竟萨琳娜也有一百斤呢。

楚凯华把萨琳娜放到了地上,准备拉着她的柔荑离开。

不过,这里的动静实在太大,引来了一辆正好路过的110警车。姜晨似乎有了灵感,立刻跑到警车旁边一阵嘀咕。车上走下一个四十多岁的胖警察,冲着楚凯华一招手:“站住!别走。我有话问你。”

狗改不了吃那什么,楚凯华习惯性地用小混混见到警察一贯的“尊敬态度”跟警察打招呼:“有何吩咐?警察同志。”不过很快,他就知道错了,因为这给警察一个很不好的印象,其实警察最讨厌的就是像楚凯华这种油腔滑调、吊儿郎当的样子。再加上他旁边萨琳娜这一身赛车服打扮。挺沟露脐的,还挂个脐环,还有楚凯华跟她手牵手的样子,这就让警察更确信——他就是一小混混。

“我问你,这车是你砸的吧?”

“我没砸,我只不过抬了一下腿。”好吧。楚凯华又后悔了,这简直是在侮辱警察大大的智商。

“抬了一下腿?你确信吗?”

“我——”

萨琳娜连忙解释道:“是啊,他是只抬了一下腿,我作证!”

“作证?你是不是还想证明他被这辆法拉利撞了一下,然后就抬了一下腿,然后,车子就变成这样了?”

“没错,就是这样!”萨琳娜显然觉得这么回答没什么不妥,但是她没发觉警察的脸已经沉了下来。

“你们这些小混混。一天到晚就知道泡女孩,打架,惹事。把人家一辆这么贵的车给砸坏了,居然还说只是抬了一下腿!”警察转过头看了看地上刚才那根由于打楚凯华腿而断掉的树杆,疑惑地看了他俩一眼:“你们居然用这根树杆就把车子砸成这样?”

楚凯华连忙解释:“警察叔叔,确实是这样。是他们先撞人的,撞在我腿上,我想把脚抽出来。于是就抬腿想把车子蹬开。那树杆……那树杆他们打我的腿折断的。”

警察最狠成年人叫他们“警察叔叔”,这里面明显带有某种污辱。果然。那位警察也不例外,他更加火冒了。他强压住怒气:“那你的腿又被车撞又被树杆抽的,要不要去看医生啊?”

“不用了”,萨琳娜接口道:“反正也没受什么伤,让他们以后不要欺负人就行了。”说着,她拉着楚凯华的手就要走。

果不出楚凯华所料。警察一声怒吓:“想走。今天这事不是明摆着吗?你们砸了人家的车,还赖人家撞你、打你。你们还想一走了之,这世界上还有没有王法?”

“我们说的都是真的。”楚凯华还想解释。

姜晨走了过来,对警察道:“说谎也得有证据。他俩都好好的,现在是我的车变成了这个样子。”

楚凯华急忙道:“警察同志。我们说的都是真的,你可以让他们作证。”他手一指旁边许多刚从电影院散场出来的人。谁知他们居然都一个个往后退,拎着酱油瓶纷纷离去。靠,到这里来混论坛积分啊——三分到手,低头疾走?后来楚凯华明白了,毕竟对方还有几十号小混混撑腰呢,谁要是跳出来为他作证,岂不是没事找事?

胖子和矮个子都在对姜晨挤眉弄眼。姜晨一看,立刻趾高气昂起来,他冲着楚凯华道:“谁会给你证明啊。”

警察也气愤道:“小伙子,从头到现在,我都没看出你有解决问题的诚意。”

“我当然有诚意,问题是我觉得没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啊。”

“没有?我来教你”,警察缓了缓语气:“如果今天是他撞了你或者打了你,他就要负责陪你去看医生,然后再接受派出所的处理。”

“嗯。”楚凯华表示听懂了。

“如果你打了他,你就要负责陪他去看医生。”

“嗯。”楚凯华继续点头。

“如果是你们双方互殴,你们就各自去看医生,然后带着医生诊断和费用明细来派出所处理,你明白吗?”

“明白。”楚凯华的头点得像拨浪鼓。

“现在我再问你一遍,你受伤没有?”

“没。”

“那好,那就说明他没有撞你,也没打你。”

楚凯华真是哑巴吃黄连。早知道这样,刚才不如就让他撞出点伤来。可恨那牛大大的“千斤蹄”比金刚钻还硬,他腿上居然一点刮痕都没有。

警察转过头问姜晨:“你身上有没有伤?”

老实说,姜晨身上还是有伤的,尽管安全气囊救了他,但撞出个把淤青块还是必须的。但他眼珠一转道:“没有,我身上没事。”他倒是不傻,要是承认有事,等医院一验伤,就知道是坐在车里擦伤的了。那岂不是承认自己驾车撞楚凯华了?

警察满意地点点头,对着他们道:“现在事情很简单,人都没事,就这辆车有事。那车主有什么要求?”

姜晨假装无可奈何道:“这辆车是我借的,现在搞成这样,没法修了,只能买辆新的或者赔钱给人家。这车少说要一千万美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