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73紧急漂移

卷 9车神大赛 173紧 紧急漂移

萨琳娜看着楚凯华熟练的操控,由担心变成习惯,由习惯变成了欣赏,由欣赏变成了喜欢,由喜欢变成了爱。由爱生欲,由欲而性……好吧,这是楚凯华在意**——意**有理,性感无罪。

但是除了萨琳娜之外,似乎还有很多路人在关注楚凯华。而且路人里面出现了一辆车,车顶闪着蓝红黄相间的灯——警车。楚凯华顿时手心出汗,因为他知道——他没有驾照。

好吧,这也许不能怪哪吒大大没教好。因为在天界根本没有交通规则。于是楚凯华朝着哪吒道:“再见了,大大,感谢您对我的教诲。不过估计六个月之内,我是没机会实践您教给我的知识了。”

“什么意思?”

“老大,我现在无证驾驶。抓住了就得拘留。至少半年。”

“‘证’?什么‘证’。开车还要‘证’?”

“没‘证’就说明这个人没有开车知识,根本开不了车,要撞死人的。这个我们要理解。”

“笑话,像你这样的车技还要什么‘证’。你开车会撞死人?”

楚凯华不准备跟哪吒就《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进行深入地探讨,他只知道,像他现在的情况,最好是停车。于是他开始减速。

“慢着,你干什么?”

“接受处罚呗,还能干什么?”

“不行,什么处罚。你的车技是我教的,你受处罚不是往我脸上吐唾沫吗?再说,明天你还怎么参加赛车?”

“那你想怎么办?”

“我说过‘有我照你,你尽管开’。”

“对啊!我怎么忘了?你说过——你会伪造驾照。”

“我什么时候说过伪造驾照了。”

晕,楚凯华这才想起那是他自己猜的。想想也是,哪吒连“证”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帮他伪造?

这下楚凯华急了:“你又不让我接受处罚,又不给我‘证’,你还怎么‘照我’啊?没想到神仙说话也这么不靠谱。”

“谁说我不靠谱,我是说你‘尽管开’,没有警察可以追上你。”

草,居然就是这么“照我”。这不是让楚凯华畏罪潜逃吗?至少也是个扰乱公共秩序。妨碍警察执行公务。要是说重了,楚凯华这可是暴力抗法。

楚凯华本待不听哪吒的,但他不得不承认,他的脑子总是往歪了想,他天生就属于不守规矩的那一类人。这时一个大胆的念头闪过楚凯华的大脑:对啊!我怎么没想到。跑啊!我一停下来,那“无证驾驶”的罪名就是必须的了。但只要他一跑,警察认车不认人,这辆车是姜晨的,怎么查也跟我无关啊。我对谁负责也不用对姜晨这2b负责啊!

这下一通百通了。欧爷!

就在楚凯华的车已经停在路边,那辆警车已经跑到他后面也准备停下来的时候,楚凯华的车突然重新加速了。这算是他第二次正式开车吧。这回楚凯华更加熟练了。

“不错,开车姿势很规范,手脚配合干净利落。”这是哪吒大大当时对楚凯华的评价。

没几下车子就被楚凯华加到了时速100公里。晕,这可是燕京闹市区啊,现在又是下午五点多,其它车子开到40公里就要不住踩刹车。而他居然开得虎虎生风。发动机的声音明显与旁边普通的小车不一样,“隆隆”作响。

楚凯华的这种行径简直是不把交警放在眼里。于是警察对他的关照也就迅速升级了。没多久,楚凯华后面就已经出现了第二辆跟踪他的110巡逻车,两分钟后,又出现一辆警用摩托车,接着是第二辆,第三辆……终于。他们形成了一个车队,比外国元首来华访问的阵容更加强大。

这回楚凯华开得更随意了,但是麻烦也就更大了。首先是红绿灯,他无证驾驶的罪名已经坐实了,红绿灯还算什么;其次是变道。那就更不成问题了,再说这么多车,楚凯华不变道怎么可能过得去,怎么可能保持他100公里的车速;最后,也是最麻烦的事情,这也许是困扰中国机动车驾驶员最头疼的事——行人和非机动车。

楚凯华可以轻松超越那些排队等绿灯的车龙,但他实在过不了行人和非机动车那一关。特别是行人,标准的“中国式过马路”。三三两两,在十字路口络绎不绝。让楚凯华几乎没有任何可操作的空间。

“天哪!”楚凯华一声急叫,只见前面十字路口一位年轻少妇推着一辆婴儿车正在过马路。她走到马路当间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过来,把遮盖在婴儿车顶上的一条纱巾吹上了天。少妇居然急着去追纱巾,把婴儿车暂时搁在了斑马线上。

楚凯华的天哪,这辆婴儿车把他唯一能过的通道完全封死了。萨琳娜也在一边惊叫道:“快停车!快停车!!”楚凯华下意识地踩下刹车,同时脑子里窜过一串成语——车毁人亡,老弱妇孺,禽兽不如,锒铛入狱……而警车已经越追越近。

“加油门,快!”哪吒大大突然喊道。

“什么?你以为我这么没有底线吗?那可是个婴儿!”

“听我的,加油门。遇到状况的时候不是踩刹车而是踩油门迎上去,这才是职业车手的潜能反应。我教你怎么过,相信我!!”

楚凯华没来得及多想,下意识地踩下油门。

“上档!上档!加速快加速!用漂移。”

楚凯华恍然大悟,很自然地把面前这辆婴儿车看成是一处拐弯。他的脑子里瞬间反射过漂移的动作要领。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楚凯华将油门踩到了底,120——130——140……他知道要想漂起来,必须有足够的速度。

“啊——你疯了!”萨琳娜双手紧紧遮住自己的双眼,她完全不敢再看下去了。

在离婴儿车仅有三十米的地方,楚凯华把方向盘先向右猛地一打,然后突然往左打回,车头和车尾产生反力,车轮在瞬间锁死。他拼命拉起手刹,继续将方向盘急向左打。前轮果然不动,车尾则因冲力快速地朝车头摆正,绕着车头弧线打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