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74美酒佳肴

卷 9车神大赛 174 美酒佳肴

这一瞬间楚凯华对车完全失去了控制,一切结果也许只有神知道了……

“叽——”一声刺耳的轮胎擦地的尖啸。车尾在离婴儿车仅有半米的地方终于止住滑动,楚凯华的车正好与婴儿车完全平行。他松了一口气。

“漂亮!”哪吒一声轻叹:“尽管不算完美,但对于一个新手来说,我已经不能要求太多了。”

“我说大大,能不这么玩吗?”楚凯华一身冷汗……

整个过程中楚凯华的脚一直没有松开油门,他把手刹一松,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向左边的岔路驶去,车速居然仍然保持在120以上。

而后面的警车哪里见过这场面,全都一阵急刹,在离婴儿车还差五六米的地方纷纷停了下来。

楚凯华很快又穿过了几个路口,居然没有碰到警察拦截。看样子,他们把他当成了一个疯子,怕楚凯华再跟他们玩刺激的,误伤了人命。再说,他的车牌号码可能早就被他们用对讲机报给“道路交通指挥中心”了。姜晨这回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哈哈!

为了避开探头的跟踪,他们故意把车开往郊外。现在这辆车已经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了,市区是回不去了。不过谁让楚凯华脑子好使呢?他干脆把车开往雁云山……

这里果然有一个庞大的赛车场。

楚凯华立刻给姜晨打了个电话,让他跟门卫打个招呼。于是他们顺顺当当地把车停进了赛车场。楚凯华可不管这辆车以后的命运,至少在明天选拔赛之前,它是安全的。

楚凯华跟萨琳娜干脆就在赛车场附近的酒店开了个房间。他故意逗她:“你说我们今晚开几个房间啊?”

“你什么意思?”萨琳娜有些不解地问道。

“没什么,我只不过不习惯像昨天晚上那样的睡法。与其看着你又不能碰你,不如我们就各开一个房间吧。”

“你——随便你。我恨死你了!”

楚凯华故意摸了摸口袋道:“不好意思,我身上的钱不够了,开不了两个房间。”

“那你就睡在外面走廊里。”说着,她抢过钥匙就往房间跑,想把楚凯华关在门外。他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假装跑不过她。等她开完门进去之后。楚凯华就真地蹲在门外。其实他早就算计好了。

楚凯华定定心心地打电话叫了客房服务,让他们送一顿丰盛的燕京风味的晚餐过来。白肉片、蛤蟆鲍鱼、金鱼鸭掌、芫爆散丹、贵妃鸡、炸羊尾、醋椒鱼……楚凯华本想点一瓶高档的红酒。但为了点这瓶红酒费了他老大劲了。电话里,客服居然一下子说出七八样外国红酒,楚凯华连这些酒是什么国家的都不知道。于是,他索性点了个扬我国威的品牌——二锅头牌白酒。

服务生推来了一辆餐车,里面摆得满满当当的。楚凯华敲了敲房门。萨琳娜问道:“谁?”

“客房服务。”楚凯华憋住嗓子道。

“少来,谁信。我不需要客房服务。”萨琳娜果然听出来了。

楚凯华让服务生把餐车留下,让他先离开了。

然后楚凯华不慌不忙地倒好一杯白酒,就把餐车当桌子。站着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咂嘴。然后拿起餐车上的菜单,找到相应菜的图片,朗读着图片下面关于这道菜的风味、做法、特点:“‘散丹’为牛羊胃的一部分,是一种特殊的肌纤维,质地脆嫩,具特殊鲜味、易消化……”

现在是晚上七点多了,早过了吃晚餐的时间。楚凯华想萨琳娜肯定已经饿得不行了。

读完两道菜,楚凯华果然听到门里有动静。他敲了敲门道:“小姐。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就你会点菜吗,我不会自己点吗?”

“不好意思。今天这间房间的服务我全权管理。如果有人送吃的来,必须经过我的准许才能进这道门。”

“你——你想饿死我。”萨琳娜生气道。

“当然不会,你只要一开门,这里的美味你可以任意品尝。”

“哼。我不吃了,减肥!”

“这个我同意。小姐你是应该减减肥了。最近我发觉你那对凶器越来越过份了,经常有脱离我掌控的企图。”

“什么凶器。要是我真有凶器。先捅你两个窟窿。”

“能捅窟窿的那算长兵器,那种兵器就不麻烦你保管了,纯属我私人珍藏。”

萨琳娜听得一头雾水。

楚凯华趁她没听懂之际,继续忽悠:“不过呢,没吃饱肚子。你怎么有力气减肥啊?不如先吃饱了,我陪你一起减。”

“好吧!不过——不过进来之后,除了陪我减肥外,你什么也不许做!”

“那当然,你要知道,现在跟你说话的已经不再是那个吊丝了,而是一位冉冉升起的‘车神之星’。我的话你可以不信,‘车神’你总归要相信了吧。”

“哼,说到这个,我还没跟你好好算账呢”,这时门打开了,萨琳娜冲着楚凯华娇嗔道:“你居然不经过我同意就无证驾驶,你不知道有多危险吗?让我担心死了,你不是一般的坏!”

“所以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特意为您点了一桌燕京风味的美酒佳肴,为的就是替你压惊。”

“压什么惊,你以后不惊到我就好了。”

……

一阵风卷残云的大扫荡之后,他们酒足饭饱。半小时后,他们都洗完了澡。这时你猜楚凯华想干什么?好吧,别打他的头,不装了,楚凯华当然是饱暖思**.欲了。今天第一次开车就开得这么惊险刺激,他的神经还处在兴奋状态。

等萨琳娜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楚凯华立刻扑了上去。但是萨琳娜似乎早就看出他那点小九九了,轻巧地一个闪身,楚凯华一记没收住脚,摔了个嘴啃泥。

“你干什么?”萨琳娜问道:“我不是告诉过你,进了这儿只许陪我减肥吗?”

“那我刚才不是还陪你吃饭了吗?你怎么不阻止我吃饭?”

萨琳娜似乎早想好了,“咯咯”笑着道:“你不是说了吗,吃饱了肚子是为了有力气减肥啊?”

楚凯华心想:鸟了个去,居然在这儿等着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