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75搞定第一面红旗

卷 9车神大赛 175 搞定第一面红旗

不过楚凯华是谁,乘她在梳理头发不注意的时候,他终于在梳装台前一把抱住了她,轻声在她耳边道:“小妞,我没说不帮你减肥啊。不过我的减肥方式就叫——运动减肥。”

“你少来,那你先做一百个俯卧撑。”

“当然可以,不过有个要求——你必须躺在我身底下。”

“想得美!”萨琳娜说完就想溜,楚凯华哪里肯放,她被他一下扑倒在**。楚凯华紧紧地把她压在身下。就像“丫埋爹”片里一样,一番似有似无的反抗之后,她对他的手已经开始放松管制了。楚凯华当然是乘机上下齐手了。

真是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

她娇喘着道:“你——你这算什么运动?”

“学名俯卧撑,曾用名——小平拍。一百个不够用,先来一千个尝尝鲜……”

当此之时楚凯华想作一首古词——《西江月.好色赋》:玩得嗨,想得开,啪啪一顿小平拍……

第二天一早,楚凯华带着满足的笑容,起床为身边的美女准备早餐。什么驴打滚、脆麻花、煎饼果子、炸油条……

反正楚凯华说过(孔子也说过)人这一生除了**就是喂好那张嘴……

比赛开始的时间是上午九点半。时间还差一个小时的时候,他们收到胖子来催楚凯华的电话。于是他们俩晃晃悠悠地来到了赛场。胖子和矮个子早在那儿了,当然还有那个李俊。

胖子看到楚凯华急忙跑了过来:“姑爷爷,你总算来了。你到底懂不懂规矩啊,比赛前至少也得有一个小时准备啊。你的车呢?快去验车。”

“急什么,是不是急着让我去死,你们好发死人财啊?”

胖子的脸涨得通红。心虚道:“怎么可能,死什么人啊?这车又没什么问题。”就凭胖子这个表情,楚凯华立刻明白——李俊说的话是真的。

楚凯华立刻跟上一句:“什么问题?我什么时候说过车有问题?你怎么知道车有问题?”

胖子顿时更加紧张了,小细汗从额头上渗出来,支支吾吾地跟楚凯华打哈哈:“没什么问题啊。这辆车被你弄坏之后也只有你能开了,你现在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

“少拍马屁!我看你是巴不得我车毁人亡吧。”说着。楚凯华把车钥匙往胖子手里一丢,他连忙接过去,头也不敢回,就往车库跑,帮楚凯华验车去了。

萨琳娜乘机把楚凯华往旁边一拉,轻声道:“我看你还是不要去比了。李俊说得对,这辆车他们肯定动过手脚了。”

楚凯华思忖再三道:“不比?现在不比已经晚了。一则,是我把姜晨的车弄坏的,警察吃定要我赔了。我可没那么好心赔他车;二则,我都已经拍过胸脯了,今天这面子说什么也得找补回来。”

“哼!你就知道面子,你考虑过我的感受了吗?这车明明有问题,万一真出了车祸,我——我以后什么时候想虐待你都找不到你了。”说完,萨琳娜可爱地咬着下嘴唇,似嗔又爱地看着楚凯华。眼眶都有点烟雨朦朦了。

“哈哈,我看是你想被我压在下面做俯卧撑吧!哈哈!”

“不理你了!你好坏。你要是今天不去参加比赛。以后我——我都听你的。要是你去参加比赛……哼,看我以后还喜不喜欢你!”

被她这么一番似苦又甜的糖衣炮弹的攻击,楚凯华都酥到骨头里去了。傻瓜才想去参加什么比赛,但要想不赔赛车,他就必须得充充场面吧。

不过面对这么一个大好机会,楚凯华总得得点实惠吧。他一拍脑袋。有了。楚凯华信誓旦旦地道:“放心,我不会出事的。这样吧,如果你不想我出事,我顶多开慢点,发现问题及时停车。不就行了。”

“我还是不放心。”

“要是你真地不放心,我倒有个办法。”

“快说,什么办法?”

“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会因为对你的牵挂而无限地留恋生命,我就一定会格外小心了。如果你不答应我,那我也没有什么生存下去的**了。与其将来走投无路,最终走上绝路,不如就让我现在在不知不觉间车毁人亡好了。”

“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只要你保证不出事,我以后都听你的。”

“其实,我是想说……”楚凯华停了一下,看了看她的表情,继续道:“其实,我是想说,郭心美是我的女朋友。而且还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进行时。只不过后来我同时认识了林云儿。然后还没几天,林妹妹就把我带去加德满都了,接着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其实,我跟郭心美从来没有正式结束过。”

“所以……?”萨琳娜看来已经预感到楚凯华要说什么了。

“所以,我跟郭心美完全是合理合法的。你能包容她吗?”

“你——”萨琳娜顿时想要发火,但她居然拼命忍住了,过了一会儿,她终于比较缓和地道:“我明白了,你是想把她也一并要了,是吗?”

“我——”

萨琳娜眼珠骨碌一转道:“哼!这事没那么简单。那这样吧,只要你今天平安无事的回来,我可以保证你跟郭心美的事我就不再干涉了。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只怕林妹妹比我更难说话。她要是能接受郭心美才怪,你等着瞧吧!”

“ok!!”尽管楚凯华也知道离最终拿下红.旗还太远,但至少第一道防线已经被他顺利越过了,楚凯华兴奋地拉住萨琳娜的手道:“你真好,你是我的公主。你是天底下最善良的女人了。以后我一定好好疼你。其实,郭心美一个人在燕京,人生地不熟的,也很可怜。而且在认识你们之前,我可是吃住都靠她照顾的,我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吗?”

“哼,看你高兴的。一提到别的女人,你就兴奋成这样。”

楚凯华连忙乘萨琳娜不注意,在她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脸蛋上一个响亮的吻。

做男人,“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是一种境界。但那不是楚凯华所追求的。他的追求是——将红.旗当衣服穿,将彩旗当被子盖,全天侯二十四小时不落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