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9车神大赛176赛事广告

卷 9车神大赛 176 赛事广告

矮个子带着楚凯华去换赛车服。而李俊也趁矮个子不在的时候来劝他,让楚凯华不要去参加比赛了。他非常感谢李俊的好意。这小子,看来跟楚凯华还挺有缘。

这时,一位漂亮的赛车宝贝捧着一叠赛事宣传广告经过楚凯华身边。看来这些广告是发给看台上的观众的。说好听了是观众,说难听了就是一群嗜赌如命的赌徒。楚凯华顺手也从赛车宝贝手里拿过一张来。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许多字,他顺带看了看。

赛道单圈长度:,赛道圈数:18圈,平均速度:205km/h。单圈赛时间:大约1分34秒。最高允许时速:290km/h。弯道数:14……

而余下最关键的就是各个赛车手的资料,底下是更雷人的一些数字,包括各位车手的排位赛、积分赛、分站赛的情况。

楚凯华真佩服赛事举办组织的反应。这上面居然已经有了他的个人资料:男,21岁,身高175厘米,体重65公斤,燕京大学经济系金融数学专业在读。

在参加过的比赛、获得过的成绩栏里面都是空的。不过里面有一条备注很重要,它是这么写的:原2号车赛车手姜晨因个人原因退出比赛,由楚凯华代替。但姜晨推荐,该新车手水平远高于姜晨本人,绝对是本次“华北车神大奖赛”的夺冠热门,姜晨已在该车手身上押注十万美元。

楚凯华明白了,这是姜晨故意误导那些赌徒的。他果然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面上押在他身上十万,暗底里至少反押了100万美元以上。真够黑的。不过也罢,这个宣传倒也没有辱没楚凯华的名声。还算真实,他可以接受。要是再把“英俊肃洒、风流周党、特长泡妞”写上去就更完美了。

再下面其实才是重中之重——各个赛车手的下注数据。你可以押任何一名车手排在第几名。别说是数字,光小数点、百分比号就看得楚凯华眼花缭乱的,什么胜率、赔率、历史赔率、扣点……

楚凯华顺带看了看他自己的情况,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不过有一个数字楚凯华看懂了。他得第一名的赔率是1赔128。乖乖,“128”,好吉利的数字。也就是说只要押楚凯华得第一名,押一块可以赢128块。不出所料,这是整张广告纸上赔率最高的一个数字。

对楚凯华来说,这哪里是一张广告啊,分明就是一张高等数学考试卷,他不禁想起初识林云儿的时候,就是因为偷看了她的“微积分”试卷才把她弄到手的。于是楚凯华对这些数字产生了好感。因为这也许预示着他又可以认识一个大美女了。

果然,不远处冲过来一位美女,而且是径直向楚凯华奔过来的。很意**地,她居然冲过来就搂住他的脖子,还强吻楚凯华。ok,他也希望这是楚凯华的粉丝,因为相比于其他赛车手,他旁边除了萨琳娜外。就一个矮个子和一个李俊在帮他换衣服。而其他车手身边都有好几个漂亮的女粉丝围着。

但是,这位强吻楚凯华的美女不是他的“粗(楚)粉”。而是“细粉”——郭心美。

楚凯华惊讶道:“你怎么来了,而且居然可以直接进到这里面来?”

郭心美严肃地道:“你先别管,跟我走。”

“走?我还要参加赛车呢。”

“我就是来阻止你的。你中计了,你成了姜晨手里的一枚棋子了。你还蒙在鼓里呢。”

“什么棋子,你怎么知道?你不会是跟姜晨……”楚凯华突然想起那天她被姜晨堵在电影院门口的场景。难道姜晨乘他不在燕京的三个月已经得手了?楚凯华的脑子顿时“嗡”的一声,然后一片空白。

“我跟姜晨从小就认识。你——你别误会。”郭心美连忙解释道。

郭心美简短地告诉了楚凯华是怎么回事:

原来郭心美的父亲和姜晨的父亲同在中国地质科学院“成仓矿产研究所”工作。姜晨的父亲叫姜作山,是研究所的所长。而郭心美的父亲郭国荣是副所长。郭心美的母亲何菲也是研究所的一个科员。

郭家和姜家同住在一个机关大院里,因此郭心美和姜晨从小就认识。但是,姜晨从小就不学好,老是干点翻砖揭瓦的事。于是郭心美也就逐渐疏远了这个比她大三岁的男孩子。姜晨的父亲姜作山倒是非常喜欢郭心美。一心想把她讨回去做儿媳妇。但是郭心美的父母也并不看好姜晨,所以两家人的关系有点僵。

昨天,当楚凯华接管法拉利,在马路上急速漂移的那段时间,正好姜晨又去郭心美的学校里骚扰她。郭心美直言相告,说自己已经名花有主了。

姜晨猜到这个“主”可能就是楚凯华,于是他对郭心美不屑道:“哼,快了,就在明天上午,他就要报废了。”

郭心美急得什么似的,为了打听出真实情况,她还曲意逢迎地陪姜晨吃了顿晚饭,乘他酒醉之际,好不容易把情况打听清楚——姜晨在车上动了手脚,今天这场比赛的结局对楚凯华来说很可能只有一个——车毁人亡。

郭心美又没有楚凯华的电话,只好等今天早晨直扑赛场,她从姜晨那里偷到了一张vip贵宾卡,所以可以自由出入这里,直到赛车手的更衣室。

听完郭心美的话,楚凯华当然不肯屈从,执意继续参加比赛。

这时,郭心美才注意到萨琳娜也在旁边。连忙道:“萨姐姐,快阻止他,太危险了。”萨琳娜原本就悬着的心更不安稳了,她居然道:“当着这位郭妹妹的面,我把话再说一遍,如果你真地喜欢她,我也不反对。只要你答应我不去参加比赛。”

郭心美听出来了,羞涩地低下了头,娇柔地对萨琳娜道:“姐姐,你这是什么话。你居然把我当成奖品送给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