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1天无绝人之路

卷 11飞天大盗211 天无绝人之路

萨琳娜一把拉起楚凯华的手就跑,边跑边叫:“不好,很可能是监控室发现我们了。所以给这里的守卫打电话问情况来了。”

跑到门口,头上差点掉下来的军帽提醒了楚凯华。他灵机一动,跟萨琳娜一起把上尉和一个士兵拖到了地下室东南角的一间配电房里。他们配合着剥下两个人的军服。楚凯华穿上尉的,萨琳娜穿士兵的。幸亏这儿离监控中心远,而且他们还在试图通过电话跟这里的守卫联系。他们才有时间套上马甲。

除了衣服有点肥之外,其他还真看不出来。当然萨琳娜那一扭一扭的走路姿势有点过了,但女兵是部队里的稀缺资源,一位军官带着一个漂亮的女兵,这属于特权范畴。在中国的部队,这个可以有。

他们捂着不合头的军帽一路狂奔到上一道资料库的大门。楚凯华让萨琳娜干脆搂住他的胳膊,大摇大摆地充起了军队情侣。现在楚凯华什么都不靠,就靠肩膀上这一毛三(上尉肩章)了。

本来出去就没有检查程序,更何况咱现在他是“副营级干部”。很顺利地他们经过那两个守卫士兵的身边。楚凯华算看出来了,这些小兵平时见到首长都不敢仔细看的,要不然早就发现他就是刚刚进去过的那个吊丝,而女兵就是刚刚进去过的美女了。

他们刚走过大门,就听到小兵身后挂在墙上的电话铃响了,萨琳娜立刻拉住楚凯华,脚下加快了步伐。他也明白了,这个电话很可能是监控室打不通特一级资料库的看守电话,打到这儿来了。他们明显听到身后两个小兵中有一个向地下二层跑了下去。

楚凯华和萨琳娜头也不回地过了一个转角。这时他们再也顾不得军人姿态了,捂着军帽撒鸭子跑了起来。想迅速跑出地下室。谁知,他们还没跑上去,就已经听到上层的楼梯上传来一阵杂沓的脚步声,显然有一群人正在冲下来。好快啊!萨琳娜连忙顺势把楚凯华拖进了地下一层暂避。

原来地下一层是一个停车库。下班时间早过了一个多小时了,车库里只有两辆车了。一辆是普通的商务车,另一辆是军用吉普。

“要是现在有车钥匙就好了!”楚凯华重重地拍了拍吉普车的车前盖。

“别做梦了。现在能有辆自行车就不错了,还想开这个逃跑啊?”萨琳娜揶揄道。但这话刚一出口,她就若有所悟道:“对,就听你的,找找有没有铁丝什么的。”

楚凯华疑惑了一秒钟,立刻明白,特工就是特工,保险箱都能开,干吗不能偷辆汽车啊?于是他的视线一阵乱扫。想找一件有用的东西。还是萨琳娜反应快,她一眼就看到一块用铁丝挂着的停车指示牌。那铁丝时间已经久了,锈得很厉害。没几下,她就扭下十公分长的一段来。先是对着那辆商务车的车门细细地捅了几下,摇了摇头,又转而向吉普车捅了一会儿。还是不行。

“不好意思,你们中国的车锁跟我接触过的车锁有点区别,我没学过。”

这下完了。他们困在这个车库里了。外面的守卫很快会把这幢大楼包围起来。这时候楚凯华才明白小学老师教过的一句格言:一寸光yin一寸金,寸金难换他小命。

楚凯华抱着头蹲了下去。连投降的pos都摆好了。

蹲下去的时候楚凯华感到裤子口袋里有什么东西硌着他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人要是不顺,喝凉水也会碜牙,蹲下去也会硌着。楚凯华只好站起来,把手往裤袋里一伸,扯出一串东西。他看都不看。狠狠地往地上一扔。

“呛啷啷”——萨琳娜立刻一把捡了起来,瞠目结舌地看着楚凯华,然后二话不说,轻轻按了一下,“嘟嘟”两下。靠。他没听错吧,是那辆吉普车发出的。居然,这辆吉普车就是那个副营长的!居然,车钥匙就装在他的裤子口袋里!再居然,这条裤子就套在楚凯华“xing感”的小细腿上。

“耶!万岁!”

……

楚凯华负责开车,萨琳娜负责指路。他们终于开出了这幢大楼,直扑研究所大门口。只见四面八方都有士兵开始向这幢楼跑过来,足有六十多个。靠,郭国荣不是说只有一个排的吗?这分明已经两个排了。肯定又是姜作山这个狗ri的安排的。他明着不敢向武jing说明情况。但暗着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更可气地是还把那块他们要找的移动硬盘给人间蒸发了。

行,能找到对手就好,怕你个狗ri的从地球上消失啊?

……

还没到大门口,他们已经看到门口加派了五六个荷枪实弹的士兵。更让楚凯华郁闷的是,他们居然正在对一个刚刚下班的老头检查证件。靠,这可怎么办,光靠这“一毛三”不知道能不能混过去。

还是萨琳娜聪明,她提醒楚凯华掏一下口袋。结果还真有——上尉副营长的军官证。小时候为了进小孩进不了的录像厅,咱也干过涂改证件的事。不过现在不是慢工出细活的时候,他用指甲对着军官证上的照片一阵猛刮,上面的塑料层被刮破了。楚凯华又用手指醮了点唾沫,在照片上一搓。照片这东西最怕遇到水,没几下,就糊了。

楚凯华深吸了一口气,将车缓缓驶向门口。这时跑过来一个上士级别的老兵,对他行了个军礼:“对不起,请出示证件。”

楚凯华故作惊讶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报告首长,我们也不十分清楚,据说五分钟前发现有人潜入了资料库。所以请首长同志配合我们检查证件。”

“哦,你不认识我吧。难怪,我昨天刚被调过来,负责这里的守卫工作。”

“哦,原来您就是昨天刚被调过来的上尉副营长啊?我是上士班长石天原,负责看守大门。”

“辛苦了。”

上士立刻向楚凯华行了个军礼道:“为人民服务!”

楚凯华掏出军官证,用指头压住了照片部分,在他眼前晃了一下,立刻收回了上衣口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