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2兴师问罪

卷 11飞天大盗212 兴师问罪

然后楚凯华又指了指身边的萨琳娜道:“她是营里新派来的医生,负责这里的医疗卫生工作。”

上士也向萨琳娜行了个军礼,其实这么晚了,又是坐在汽车里,萨琳娜又是这一身军装,他估计这个上士连萨琳娜是男是女都没看清楚。

上士退后一步,向门口负责cāo控机械挡臂的士兵挥了挥手,挡臂立刻翘起。ok,顺利过关。楚凯华一踩油门,飞也似地逃离了这座“法西斯集中营”。别说他夸张,今天要是真被逮住了,估计下场不会比法西斯集中营好多少。

……

开出门两公里他们下了公路,拐进一丛树木茂密的小路。楚凯华拨通了葛华的电话,问了他姜作山的家庭住址。

这个姜作山早跟他老婆离婚了,儿子姜晨一直在燕京混。他单身一人住一套一百六十平米的四居室。平时喜欢请下属到他家作客,当然这醉翁之意不在酒。邀请女的去当然是为了“xing福”生活,邀请男的去其实是提醒下属该给他送礼了。所以他的家庭住址是所里人人都清楚的——紫荆花小区18号802室。

问完地址,楚凯华正准备再开着军用吉普出发。这时他看到大路上连着三辆军车从研究所方向开过来。显然是急着追赶什么。糟了,没想到这些武jing效率真够高的,已经发现楚凯华这辆车的问题了。

他们只好弃车不用,徒步上了公路。拦了一辆出租车,晚上八点,他们直抵姜作山的老巢。

楚凯华故意将军帽盖住了眼睛,然后摁响了802室的门铃。

“谁啊?”同时,楚凯华看到防盗门的猫眼由亮变暗。说明门里有人,估计是姜作山在里面看外面呢。

楚凯华憋住喉咙粗声粗气道:“哦,是姜所长吗?我是负责研究所治安的王孟德啊。”(王孟德当然是军官证上的名字了)

“哦,原来是王营长,失敬失敬!”话音未落,门已经打开了。

萨琳娜一个箭步冲了进去。顺手把姜作山按倒在沙发上。楚凯华立刻关上了门。

“你……你们……怎么回事?”

楚凯华把军帽一脱,往真皮沙发对面的高级意大利茶几上一坐。一边解着军装的风纪扣,一边恶狠狠地道:“姜所长,别来无恙啊?”

“你?怎么会是你?”

萨琳娜把他扭到背后的手狠狠往上提了提,姜作山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嚎。然后她不紧不慢地道:“怎么不能是我们,你以为是谁?”

楚凯华接口道:“这个不能怪您。都怪我们冒充了王副营长。姜所长肯定以为我们是来给您送礼的吧。不好意思,让您失望了。”

“不……不敢……请问你们有何见教?那五百万不是都给了你们了吗?”

“没错,那五百万都是货真价实的。包括你的‘红眼睛’也是货真价实的。不过你能解释一下整个研究所为什么会增加了一倍的守卫人数吗?为什么特一级资料库门口会出现副营长带班呢?为什么我们要的东西居然没有了呢?”

“东西,什么东西。我不太明白?”

楚凯华朝萨琳娜瞟了一眼,她立刻把姜作山背后的手又往上提了一寸。

“嗷——”的一声惨叫,姜作山疼得冷汗直冒,连声告饶:“我说,我说!”……

果然不出他们所料,这一切都是他搞的鬼。原本什么都很正常,他被捉jiān在床,然后他们敲诈勒索。他破财消灾。但他始终觉得不爽的是那些照片和借条还在他们手里。仔细想来他终于发现他们的破绽——雌雄大盗为什么采集他的眼睛虹膜?

而他的虹膜只有一个地方有用——特一级资料库。结合郭国荣的案子,他猜测他们进库肯定跟那个“二次评估”的硬盘有关。于是他拿走了硬盘。并且跟部队联系请求支援,加大防范力度。特别是关照特一级库的守卫,进门要核实证件,并把有权限用虹膜开门的三个人(姜作山、葛华、吕珊珊)的照片交给了守卫,以便核对。

他的目的就是要把他们俩抓住。而且他还跟王副营长联系好了,一旦抓到可疑人物一定先不要交给jing方。而要由他本人作第一步调查。而只要他们一落到他手里,他也早想好了,首先就是搜身,把他们身上的手机弄走。就算他们再有什么照片备份,他作为第一调查人。凭着跟军队以及公检法司的关系,也能第一时间销毁证据。

楚凯华全听明白了,接口道:“我看还不是那么简单吧。你肯定已经打好了算盘,只要抓到我们,凭着你的人脉,肯定给我们加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然后来个‘从重从快’,是不是?!”

“不敢……不敢……”

“不敢?我看也就是我们命大,真要是落到你手里,只怕我俩从此就要从地球上消失了。你们这些狗官,对待那些无辜的老百姓还能草菅人命呢。更不要说是对付我们这种雌雄大盗了。真是‘yu加之罪,何患无辞’?”说完,楚凯华自己都不太相信地摸了摸自己的嘴。自从被雅典娜姐姐点拨,过了语言关之后,他这嘴皮子什么时候跟顺路路顺这小子一样贫了?

姜作山低着头,一副认罪伏法的样子。

“好,痛快,咱明人不说暗话。我这趟成仓之行真是冲着那个硬盘来的,至于那五百万,只是顺带手的事。说吧,那个硬盘到底在哪儿?”

“在我研究所办公室的保险箱里。”

靠,居然在那个法西斯集中营里!逃都逃出来了,难道还要自投罗网?楚凯华气得狠狠一脚踹在姜作山的小腿胫上。姜作山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在一边哼哼唧唧。

楚凯华坐回了茶几上,垂头丧气,一言不发。

萨琳娜默默地看着楚凯华,不知如何安慰他,只好也把气撒在姜作山身上,对着他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把姜作山从沙发上生生踹到了地板上。然后她没好气对姜作山道:“把家里的绳子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