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3重返集中营

卷11飞天大盗213 重返“集中营”

“绳……绳子……家里没有绳子啊。”

萨琳娜也找了半天,根本没找到什么像样的绳子。这时她看到地上有一排高档白酒,什么茅台五粮液一大堆,那些礼盒上面有绳子的拎手。于是她拉了三根下来。一根,她把姜作山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因为绳子太短,所以只把他的两只大拇指绑在了一起。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姜作山被她勒得差点手指都要断了。第二根,萨琳娜把他的两只大脚指绑在了一起。第三根,直接勒住了姜作山的脖子,一头拴在了沙发脚上。然后萨琳娜很有经验的把他能够够得着的东西全都移开,这下姜作山真是前不着村后着店,像死猪一样蜷缩在了客厅当中。

然后,萨琳娜拉着楚凯华的手道:“亲爱的,跟我来。”说着,她把他拉到了外间的阳台上。

不会吧,难道在这儿她也想……

萨琳娜一把搂住楚凯华道:“亲爱的,你是不是准备放弃了?”

“我……”

“不要,千万不要。想想你这次来是为了谁。”

这句话让楚凯华如醍醐灌顶。对啊,他这次来是为了谁啊!不就是楚凯华那可爱的萝莉mm郭心美吗?他这是怎么了?

楚凯华对着萨琳娜道:“走!”

“去哪儿!”

“夜长梦多,现在就回去!”

萨琳娜高兴地道:“嗯,算你有良心,我顶你!”

“搞错了吧,一般是‘我顶你’才对,难道你又有新花样?”

萨琳娜听出楚凯华的戏谑,羞涩地咬了咬嘴唇。“狠狠地”在他胳膊上掐了一把……

来到外间,楚凯华又重重地踢了地上那个狗官两脚,骂骂咧咧道:“都是你,害老子还得跑一趟。快说,你的办公室在哪儿。”萨琳娜这时已经把郭国荣画的图纸摊开在地上。

姜作山用嘴努着道:“就是从东往西数第三幢。”

萨琳娜指着一幢道:“是这幢吗?”

“是是是,就是这幢。五楼。出了电梯往右走,第三间就是我的办公室。”

“保险箱在哪儿?”

“就在我坐的办公椅后面,进门就能看到。”

“钥匙在哪?”

“我的公文包里。”

楚凯华看到进门的衣帽架上果然有一只公文包。他取下来一翻,里面真有一串钥匙。

“哪个啊,是这个吗?”楚凯华指了指一个十字尖形的钥匙。

“不是这个,这个是我办公室门的钥匙。是半圆形头的那个。”

“保险箱密码是多少?”

“这……”

楚凯华“啪”地一巴掌抽了上去,骂道:“快说,还要让我给你用刑不成?”

“我说,我说!58493970。”

“这么乱。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正好是我手机的最后八位数字。年纪大了,密码设得简单点,好记。”

楚凯华一看自己的手机通话记录,果然,正是姜作山手机的最后八位。

“好,你给我听着,我们去取了东西就来。如果我们回来得早,你就被解放得早。如果我们回来得晚。你就解放得晚。如果我们回不来了……”说到这儿,他迷信地连声道:“呸呸呸。小狗放屁,百无禁忌。”

萨琳娜可不管这些,她接口道:“如果我们回不来的话,你就饿死渴死在自己家里。”说着,她用不知从哪里找来的两只长筒丝袜绑住了姜作山的嘴巴。

……

研究所围墙外。

天sè已晚,围墙外被树枝遮挡。已经是漆黑一片。楚凯华高兴地道:“这下好了,天黑了,我们翻围墙进去的话,摄像头看不到了。”

萨琳娜嘴角露出一丝微笑道:“你好可爱!但是‘可爱’有时候跟‘白痴’是同意词。”

“难道我又说错了吗?”

“你好幼稚。拜托,这些摄像头一看就是红外线摄像头。看过那些动物晚上捕猎的镜头吗?”

“当然看过。动物世界里经常有。”

“你就没想过狮子晚上追猎物,却像打着灯光拍的一样,难道非洲草原都装上了镁光灯?”

“这个倒没想过,不过确实很亮。”

“其实很简单,因为摄影师用的全是红外线摄像头。红外线摄像头的特点就是环境越暗,拍得越清晰。”

“晕,这可怎么办?要不我们再用刚才那套树叶遮挡法?”说完楚凯华自己也觉得有点白,这方法用老了就不管用了,把武jing同志都当成白痴的人自己就是白痴。

萨琳娜也跟楚凯华一样一筹莫展,她轻轻地坐在了墙外的草地上。

这时树林外转角处有两个士兵走过,绕到围墙的另一边去了。没多久又有两个士兵从围墙另一边走了过来。进出如此频繁,看来那里是士兵们的集合点。楚凯华和萨琳娜悄悄地靠近过去一看,发现围墙上有一个小门。照地图上来看,这道门平时是消防车专用的,里面是一个消防器材仓库。

这道门平时从来不开。估计是因为士兵增加了一倍的缘故,把这里当成了临时住宿点。按照设计,仓库另一面应该还有一道大门,供消防车进出研究所。

他们蹑手蹑脚地靠近小门往里看去,大仓库里搭着几十张行军床。里面有七八个士兵,有躺有坐,聊天休息。

萨琳娜悄悄在门边墙上的枪架上抽走一把步枪。汗,不会是要动手吧,楚凯华连忙拦住她。她拿着枪退了回来,一声不响地向墙边溜过去。

楚凯华紧紧跟着,上气不接下气:“你……你拿枪干什么?”

“你给我在这里躲好,千万别动。”说完就想走。

楚凯华哪里肯放,一把搂住她的纤腰就像跟鬼子搏斗一样:“不许杀人民解放军!”

萨琳娜反手一个解锁动作,把楚凯华的手扭到了背后道:“瞧你紧张的,我有那么血腥吗?”

这倒没错,除了她大姨妈来之外,很久没见她沾过血了。

“我……我是不放心你。”

萨琳娜道:“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一分钟也离不开我?在这乖乖等我,马上回来。”说着给楚凯华抛了个媚眼,拿着枪向大门口奔去。

没过多久,楚凯华就听到大门口传来三四下枪声。没见萨琳娜回来,只看那边小门里有五六个跑了出来,向大门口方向奔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