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4调虎离山

卷 11飞天大盗214 调虎离山

过了三四分钟,楚凯华听到树丛里有响动,他那亲爱的美眉终于空着手回来了。

“枪呢?”

“扔了,快,快跟我来!”

楚凯华边跟在后面跑,边问:“你刚才干了什么?”

“我把大门外几只探照灯给打爆了。”

……

一进那个大仓库,里面只有一个士兵了,好个调虎离山。

萨琳娜悄悄地掩到他背后,一掌把他打昏。然后用消防救生绳把他捆得结结实实的,用毛巾堵上嘴巴,拖到角落里的床底下。到底是特工,完成这些动作只用了一分钟。

楚凯华以后得提防着点,要是哪天惹毛了她,她给他来个先捆后jiān再杀,还不是洒洒水的事情。

萨琳娜一把拉起胡思乱想的楚凯华,跑到仓库通研究所的大门边,门上有“铁将军”把守。还好,这里是消防器材仓库,萨琳娜顺手cāo起一把消防太平斧,几下一砸,挂锁就断了。楚凯华把太平斧轻轻放回原位。萨琳娜索xing拎着大铁锁出了门,把铁锁扔进了草堆里。然后再返身把门重新关上。这样一来,估计一时半会儿守卫不会发现他们通过这扇门进了研究所。

欧也,他们终于神不知鬼不觉地过了第一关,进到了墙里。

萨琳娜拿出地图,借着手机光线,稍一查看,往东南角一指,然后朝楚凯华招了招手……

这里就是姜作山所说的办公楼。进了办公楼,楚凯华直奔电梯。刚想按下按钮,萨琳娜一巴掌重重地把他的手拍掉了。记忆中跟她认识以来她从来没对楚凯华下过这么狠的手。

“好疼!你干吗?”楚凯华捂着隐隐作痛的手背委曲地看着她。

“白痴,电梯里肯定装着摄像头。别说乘电梯,就是一打开电梯门,就会引起监控中心报jing了。”

“怎么可能?探头也会报jing?”

萨琳娜不理楚凯华。拉着他走进电梯间旁边的安全楼梯,向楼上跑去。

事后有一次,她在**被楚凯华弄得“心情特别好”的时候,才给他这个晒不黑的白痴补了次课:探头有动态侦测和非动态侦测两种。像走道、电梯等位置在正常工作时间之外都会设置成动态侦测录像。也就是说一般情况下不录像,只有当出现场景动态变化的时候才会自动开启录像。这样即能节省硬盘空间,又能给录像检索节省大量时间。

而且这些动态侦测录像启动的同时。录像机还会报jing,以提示监控人员发现异常。所以楚凯华要是今天把电梯门一打开,录像系统肯定是录像报jing两不误了。

……

他们一口气上了五楼,大气不敢喘,让楚凯华想起了那个“一口气上五楼”的保健品广告。

他们很快找到了所长办公室。

这回,楚凯华不傻了,他用钥匙打开门后就躲到萨琳娜身后,免得再被她“打”。幸亏楚凯华有先见之明,萨琳娜轻轻推开门后。果然没有直接进去。她稍一观察,就回到走廊里。冲着楚凯华道:“去,把那边靠在墙角的扫帚拿过来。”

楚凯华乖乖地跑过去,连扫帚带畚箕一起拿了过来。

萨琳娜屏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傻瓜,怎么不把拖把也拿过来。”

“水桶要吗?”楚凯华真诚地问道。

“什么时候变成勤劳的小蜜蜂了。在林妹妹住的地方什么事都是我做,怎么没见你动过一次拖把。”萨琳娜说笑着一边接过扫帚,进到办公室,用扫帚柄轻轻地往屋顶捅着什么。楚凯华这才发现是一个摄像头。

“你这是干什么!想把它捅下来?”

萨琳娜收起扫帚道:“你没看见这个摄像头刚才正好对着那只保险箱吗?你准备对着摄像头拍电影啊!……但愿他们暂时不会发现摄像角度动过了。快!”

他俩贴着墙从摄像头下面绕了过去。来到保险箱前面。

钥匙、密码果然正确,他们轻轻打开保险箱的门。买嘎得。楚凯华为之辛苦了几天的宝贝——那块移动硬盘——果然躺在保险箱上层。下层有一只黑sè塑料袋,打开一看,十几万美金的现钞。他把移动硬盘装进放美金的袋子时,连硬盘带钱一起打包拎好。

他们巡着原路从摄像头底下贴着墙根走出了办公室。萨琳娜后来告诉楚凯华,摄像头的死角就是它的正下方,所以要尽量在摄像头正下方移动。充分利用这个死角。

下了楼,他们径直奔向大楼的楼门。

这时,昏暗的大楼突然一片光明,所有能开的灯都被打开了,估计是谁打开了变电所的总闸。靠,电费不用钱啊!

他们还在往门口跑,这时隔着玻璃门,楚凯华突然看到绿压压的一片——那正是他小时候的理想——代表和平的橄榄绿。

楚凯华和萨琳娜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萨琳娜反应真够快,她已经找到一只大的塑料垃圾筒,把他一起拉到了垃圾筒后面蹲了下去。

这时他们突然听到头顶上的消防应急广播系统启动了,里面开始喊话:“里面的人听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双手抱头,慢慢走出来。”靠,应急广播,照常识这应该是消防控制中心发出的,看来事情闹得有点大,火jing、匪jing一起上了。

楚凯华和萨琳娜面面相觑,不会是演习吧。他们俩仍然抱着侥幸心理,躲在垃圾筒后面不说话。

这时玻璃大门被什么硬家伙撞得粉碎,两道车前灯加上几个探照灯把大门口照得如同白昼。应急广播里又发出声音:“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如果再负隅顽抗,后果自负。”

他们还是不动。

楚凯华心里想着,老天爷啊,要是他们发现的是另外哪个强盗或者小偷,那就快让他出来吧,别害你大爷了,咱可是良民啊,他下意识地摸了摸那只鼓鼓的塑料袋。

“现在给你们最后一分钟时间,如果再不出来,我们将采取必要的行动!还有最后六十秒,现在开始读秒……”擦,晚倒计时啊?

神啊,如果楚凯华和萨琳娜只是傻a和傻c,快把那个傻b揪出去吧!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