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5逼上不归路

卷 11飞天大盗215 逼上不归路

靠,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今天麻烦了,哪个狗屁神值班啊?怎么开小差啊?难道是昨晚打飞机打累了?也不用直接睡到今天晚上十点吧。这年头连神都靠不住了,幸亏楚凯华三十六计学得好——跑为上。

想到这里楚凯华拉着萨琳娜站了起来,超常规的直觉告诉他——当然这也许是楚凯华想象力的极限了——厕所间应该有一扇通风的小窗。反正现在整个大楼灯火通明,再加上闻着味,他们轻松找到了洗手间。一进洗手间,他居然很绅士地朝萨琳娜手一指:“你在那边,我在这边。”

萨琳娜轻轻一把掐住楚凯华的手背:“傻瓜,想什么呢?”

“对不起,我搞错了,应该是男的那边,女的这边。”

这下萨琳娜的动作比刚才“温柔”多了——她一把拎起楚凯华的耳朵一起冲进了男厕所……好吧,现在流行“女生抢坑位”运动,他支持+无奈……

走到墙边,高处果然有一扇气窗。萨琳娜松开抓住楚凯华耳朵的手,朝地上嘴一努。他摇摇头,表示很萌。她又努了努,楚凯华表示求科普。

萨琳娜奋起一脚踢在他的膝弯,楚凯华腿一软蹲了下去,还没等他发出好听的“哎哟”声,萨琳娜居然一脚踩在了楚凯华的肩膀上道:“站起来。”

“女王,我其实更喜欢趴着。”

“少废话,快!”说着她双腿一夹楚凯华的脑袋,他脖子一紧,忙不叠地站了起来。还好,虽说萨琳娜不算身轻如燕,但比燕子也重不了多少。其实。他们也经常采用站姿……(此处省略一百万字)

这时楚凯华听到墙外一声大喝:“谁!”。一束手电的光线从气窗上shè进来。

萨琳娜一下从楚凯华肩头跳到了地上:“这里也被封锁了,撤!”

楚凯华一边在后面跑一边卖弄他的智商:“要不要去女厕所看看?”

萨琳娜根本没理楚凯华,而是顺势过来揪他的耳朵。楚凯华连忙抱耳鼠窜。

重新回到门口,该死的消防广播又响了起来:“最后五秒——五——四——三——二……”楚凯华接口道:“一点九……”话音刚落,只见五个全副武装的武jing特种兵拿着枪向里面冲了进来。他吓了一跳,居然蒙头遮脸。跟他们玩飞虎队啊?

乘着他们还没看到他们,萨琳娜拉着楚凯华就往楼梯方向跑。他们又像吃了什么什么的保健品那样,一口气上了五楼。要知道这种办公楼的五楼,至少相当于一般民用住宅的十楼。

萨琳娜道:“这样跑不是办法,跟我来。”

楚凯华像狗一样喘着粗气跟在后面。萨琳娜带他跑到电梯口,按下墙上电梯向上的箭头钮。

“你……你不怕监控录像了?”楚凯华疑惑道。

“现在还怕什么,现在他们的眼睛就是摄像头,直接跟在我们后面了,你还指望能躲得了?!”楚凯华无言以对。

一共是三部电梯。一会儿工夫就有一部电梯到了五楼。萨琳娜一头冲了进去。他跟着她也想进去,谁知被她一把推了出来:“你另外乘一部,我在顶楼等你。”楚凯华完全不明白她的用意。还没离婚,居然先跟他谈分梯。

等她的电梯上去,楚凯华紧张地也按下向上的箭头钮,反正现在没人乘,十几秒钟后,另一部电梯也上来了。他冲进去立刻按了最上方的键。

这才发现这幢大楼是38层,这个高度跳下去的话。临死也算和“妇女节”有一腿了。

刚到顶层,电梯门一打开,只见萨琳娜手里拿着个一把扫帚和一个畚箕等在门口“欢迎”他。他立刻下意识地往电梯里缩了回去,抱头下蹲,嘴里忙不迭连声道:“别动手,我全招!我劈腿、我**、我搞基。我养小三、倒卖军火、贩卖毒品……”

萨琳娜听了不解地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快滚出来。”说着走到楚凯华背后,朝他的腚上就是一脚,楚凯华连滚带爬出了电梯。萨琳娜也跟了出来,回身把扫帚往电梯门口一放。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把扫帚柄夹住了。哪里还关得上。他这才发现刚刚萨琳娜乘的那部电梯门夹着个不锈钢垃圾筒,也卡在那儿了。

这时“叮”的一声,第三部电梯也到了。楚凯华吓了一跳,以为是他们追上来了。回头一看,电梯轿厢里面是空的。萨琳娜把手里剩下的拖把卡住了这第三部电梯的厢门。

楚凯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萨琳娜跟楚凯华分乘电梯是有用意的。她先上到顶,把她自己乘的那部卡住。让他也乘一台上来,那么第二部也就卡住下不去了。卡住第一部之后,她又按了向下箭头钮,于是第三部空电梯也跟着楚凯华的第二部随后到达顶层,她又卡住第三部。于是三部电梯都被卡在了上面。

对不住了,武jing指战员同志,只好麻烦你们徒步上38层了。有这样聪明厉害的女特工相伴,楚凯华感到又安全又好怕怕。

萨琳娜拉着楚凯华直上天台。

“还不够高啊,上天台干什么?你《无间道》看多了吧,卧底接头啊?”……

一到天台,萨琳娜彻底失望了。她原本的打算是:像这种高层建筑,在楼顶都有一个逃生平台,而像国外,这种逃生平台往往装有逃生绳索,可供火灾时逃生的。但这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信不信,你上午安装好逃生索,下午就有大妈把它给架起来凉上被子。

萨琳娜一筹莫展地看着楚凯华,从她的眼里他看到的是无奈、空虚、寂寞、愁怅……

虽然从小没有爸爸跟楚凯华说过,但他也知道——作为一个男yin,必须要有担当。好吧,今天为了他的爱人不再为他伤脑筋,楚凯华豁出去了——他把手里的塑料袋往地上一放,双手抱住头,摆好pos——准备投降……

“不行啊,再想想办法”,萨琳娜急切道:“我知道你们国家里公务员的办事效率。要是我们被逮住,肯定有数不清的程序和麻烦要解决。而郭妹妹的事不能照常规方式来化解,时间增加一分钟,她的危险就增加一分。快想想办法啊,你不是总能给人惊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