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6肾虚的玉帝老哥

卷 11飞天大盗216 肾虚的玉帝老哥

今天看来惊是有了,喜忘在家里了。如果上天再给楚凯华一次机会,他只想说四个字:“神啊!救我!”

“来了来了,别急别急,我来了。”楚凯华的大脑里突然响起一个陌生的神音。

“靠,怎么这么晚?刚才死哪儿去了?”楚凯华没好气地问道。

“不好意思,小兄弟,刚才我……我……”

“你谁啊?”记忆中楚凯华好像从来没有对哪位大神这么凶过。

一个明显肾虚的声音道:“我是玉皇……大帝……”

“你喘得这么厉害,难道是从一楼跑上来的?”

“小兄弟,这活比跑楼梯累多了。再说我也活了几十亿年了,虽说是神仙,也要见三分老的。”

“你刚才到底在干什么活?据说你是东方神仙的老大啊,你们神界不会也搞min zhu选举了吧。人家ri本、美国就是,只要一选举,就把总统首相累得像狗似的。”

“这倒没有,我们天庭的选举一亿年一次,一般是选举前八千万年就知道结果了,每次都是做做样子。”

“那你刚刚到底干了啥体力活,这么累?”

这时突然一个非常好听的女声插进来:“好了好了,就别装纯了。你必须承认你是老得不行了。才做了五分钟,就把你累成这样了。楚老弟也都是自己人,上回我们玩车震,不是多亏楚老弟搞得那记天震,才让我达到了高……才尽快地结束,没被你老婆抓到吗?咱恩公面前不打诳语。”

“请问这位美女,您贵姓?”

女神还未说话先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嘻嘻,小女子司风女神这厢有礼了。”

ri,不知顺路路顺搞的什么名堂。居然给楚凯华派来这么两个满嘴跑火车的神仙。什么天震加车震的,居然还叫他恩公。楚凯华有那么老吗?不过现在不是找茬的时候,有神仙总比没有神仙好吧。他立刻谦逊地还以一笑,“温柔”地道:“少跟我套近乎,快带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玉帝明显有困难:“楚老弟。刚刚实在是对不起,其实你在一楼叫我的时候,我就听到了。我就是穿裤子的时候找皮带多用了几秒钟,没来得及赶到。结果害你一口气上了三十八楼。”

汗,不知道天上一秒,地上六分钟吗?

“那现在怎么办?”

“其实在一楼的时候,我还有点办法,可现在到了这么高,除非你能腾云驾雾了。”

“‘腾云驾雾’?这个可以有。让我试试。”

“小老弟有所不知,你是肉身凡胎,重得很。我怕搞不定。你只要想,想当年那孙猴子送唐三藏去西天取经,连过个河都没办法。要是他能驮着唐三藏腾云驾雾,取经那十几年,西天路够走八万个来回了。”

楚凯华失望道:“那可怎么办?”

司风女神插嘴道:“行了行了,别说那些官话了。我知道你比孙猴子本事大。就算斗法术不行,但你力气比他大多了。当年大闹天宫的时候。你要不是胆小,也不至于被孙猴子赶得在灵霄殿上乱跑。他是太乙散仙,你是神道至尊。论功力你远远在他之上。再说了,难道楚老弟第一次开口,你好意思这么多废话?”

“这……万一我功力不够,害得楚老弟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你就使出点手段来。顶多……顶多你闪了腰,我帮你揉揉……实在不行,要不要我让我的小丫头风帮你按摩按摩……”

“好。”玉帝发出双掌一拍的声音:“一言为定。小老弟,你现在走到这天台边。我这就给你来一招‘烘云托月’,送你下去。”

“一定要送到一个没人看见的地方。别让这些武jing把我们就地活捉了。”

“那是当然。不过只能一个一个来,我可没力气同时托住两个凡人。”

“那多谢了,就先把我老婆给送下去吧。”

“这……这个……”

“怎么了……”

“你老婆长得有点太勾人,还穿着一身军装,整个一‘制服诱惑’,我怕自己分了心。”话音刚落,玉帝一声怪叫“啊——轻点捏!”

司风女神狠狠地道:“叫你心神不宁,让你‘制服诱惑’。放心吧,楚弟弟。我把他的眼睛蒙上,看他还敢胡瞄乱看!”

“女神姐姐您轻着点,别把玉帝哥哥弄疼了。”楚凯华有时候不得不佩服自己,一句话认了两个大神做亲戚,咱从此也是有靠山的人了。

果然,一时间数道电闪,万般雷鸣。从远处飘来一朵七彩祥云,来到面前。

玉帝道:“这就请吧,请美女上床……哦不,上云。”

楚凯华一看吓了一跳,从远处看还像一朵仔细一看,就是一团薄薄的水蒸汽,透过水蒸汽,他甚至可以看清地面上被探照灯照亮的花花草草。

“老哥,这也太不靠谱了吧,你们神仙果然骨头没有四两重,这一团汽就能把你们托起来。这让我们肉眼凡胎的情何以堪啊?你不会就让我踩着这么一团东西下去吧?”

“当然——就是这个,还能有啥?”

想到几星期前楚凯华在太湖岸边,被观音姐姐搭救,直接往水里踩凌波微步的时候,好歹还是水,没想到现在居然让他踩气,而且一脚下去那下面可是三十八层啊。就算楚凯华没有恐高症也得吓出个羊颠疯来。

而且,现在关键是要先劝说楚凯华那亲爱的老婆先上,这也太雷了吧。

楚凯华对着萨琳娜狂抛媚眼道:“老婆,我最最亲爱的。曾经,你信了我一次,在湖水中凌水而奔。现在,你愿意再信我一次吗?”

“信什么?”

“踩着这朵七sè祥云去到幸福的彼岸。”

萨琳娜深情地凝视着楚凯华:“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吸引我的,让我对你时爱时恨。但我总是在最危险的关头选择相信你。我不管这团水汽会把我带到‘幸福的彼岸’还是‘无底的深渊’,我都会相信你。但你能答应我一个要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