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1飞天大盗217你跳我也跳

卷11飞天大盗217 你跳我也跳

“什么要求,你尽管说。”

“别忘了我。”

顿时,楚凯华感到眼眶有些湿湿的,连忙一个劲地点头:“放心,你先走一步,我随后就到。我绝对不会离开你,我还要讨你回去做老婆呢。”他故作轻松地在她丰翘的臀部重重揩了一把油。

萨琳娜因为楚凯华的这个动作显得轻松了许多,娇嗔道:“如果前面说的话你都是在骗我,现在我相信你了。因为你的这种动作,从来都是真心的。”

好吧,如果这样可以让你相信楚凯华的话……他极尽所能地对着她sese地笑了笑。

萨琳娜居然都不看脚下,而是巧笑倩兮地看着楚凯华的脸,像要记住这分别的一幕。她从容地倒退着一脚踩出了天台的边缘,然后另一脚也出了天台……

楚凯华的心立刻达到一种忘我的境界……

楚凯华探出头异常平静地看向天台下方,完全没有负担地准备承受一切可能。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不怕你骂狗血,就是《泰坦尼克号》里的台词——youjump,ijump.

他承认自己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底线,但此时此刻,楚凯华至少抓住了一根——他不会看着他的爱人离他而去,与其看着,不如一起。

这时,楚凯华看到夜幕中,他的天使宝贝就像踩在一张弹簧**一样,上下颠动着,七彩的云朵带着她向下面急降,但很快又向东边的一幢大楼斜斜地飞去,不一会儿就绕到了大楼后面,不见了……

楚凯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时他已经隐隐听到楼梯上有脚步声响,买嘎得。这些当武jing特种兵的真不是吃素的,38层居然只用了七分钟就爬到了。要知道这相当于住宅楼76层那么高啊,还是荷枪实弹的。

不过不好意思了,楚凯华得走了,接他的专机来了——远远的,一团棉花糖飞到了平台旁边。这回楚凯华不但没有了恐高症。还很期待的样子,把它当成了免费的超级过山车。玉帝老哥一句“上吧……”

还没等玉帝说完,楚凯华就拎着他的塑料袋上了这辆高速大巴。

“哎哟——好重”楚凯华的一只脚刚踩上去,就听玉帝给他装嗲。楚凯华哪里管这些,一边道:“大大辛苦了!”一边忙不迭的把第二只脚也踩了上去。整个人像是踩在了一张席梦思床垫上,看着底下的花花草草和周围林立的高楼大厦,那感觉真是太美妙了……这时,他又想作一首诗:脚踩棉花糖,头顶巧克力。嘴含棒棒糖。腰揣葱油饼……

突然,楚凯华听到玉帝一声更“yin荡”的“哎哟”声响起,他的身体立刻向下急坠。直接从三十八层掉到了二十八层。

楚凯华还以为是玉帝逗他,正想“恭维”他两句,谁知玉帝又是一声“不好!吃不消了!”一下子楚凯华又从二十八层掉到了十八层,不会吧,玩得太过了吧。据他的知识,地狱好像也是十八层来着。

楚凯华好像看到了他摔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特写镜头了。顿时开始反思他这杯炊的一生。最让楚凯华后悔的是,他刚才居然只摸了萨琳娜一把。真是暴殄天物啊!没想到从此楚凯华就要失去那种丰.ru肥臀的触感了,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我……

“啊——”玉帝像是达到一样的一阵急叫。就在他达到“”的时候,楚凯华从十八层直接掉到了八层。他感到自己有种一泄如注的冲动,不是jing是尿,楚凯华忍了又忍。才没达到“”。(别笑,在这种情况下也许很多人的裤子都已经湿了。)

这时,楚凯华听到司风女神一记更高亢的爽叫:“啊————!”

突然,楚凯华急速下坠的双脚像踩到了什么东西,比刚才那种席梦思的感觉爽多了。如果一定要他说清这种感受的话。除非你先保证不要打他的头——好吧,他说,楚凯华感觉像踩到了萨琳娜的咪咪,又像踩到了林妹妹的丰臀……

不管怎么说,踩到这柔软而舒服的一堆后,楚凯华的下降明显舒缓了。一个弯转过去,他居然已经看到站在暗处迎接楚凯华的东宫娘娘萨琳娜了。他稳稳地站到了地上。

还没等萨琳娜跑过来抱住楚凯华,就听司风女神发出全身脱力的“哦——”的一声。玉帝居然也配合着一声轻极尽意yin的“噢——”声。不会吧,难道他们刚才居然……

还没等楚凯华弄明白,他的嘴已经被萨琳娜的樱唇堵了个正着。一缕香舌带着玫瑰花瓣的芬芳,已然渡过边界,直捣黄龙。楚凯华一边接受这隆重的迎接仪式,一边不解地在脑子里问玉帝:“你们刚才做那事的时候是不是太高调了些?”

“哪里哟,我们刚才为了不让你掉下去,足足耗费了五百年的功力。”

“这……这怎么可能,我也就一百三十斤,有这么费劲吗?”

“不是啦。要说驮东西,就是三山五岳、五湖四海,对我来说也是小菜一碟。但我说过了,你们凡人都是浊骨泥胎,比起那些山山水水的清毓灵秀来,何止重了几千万倍。再说你又是个男人,你们不是有本书叫《红楼梦》吗,里面描写得煞是贴切——男人都是须眉浊物。比之你老婆这种女孩儿,又不知要重了几倍。”

“所以你和司风姐姐刚才……?”

“刚才多亏了司风,她看到我吃不消直往下坠,就飞身上来垫在了你的脚下。双手跟我的双手紧握。于是我们使出了采yin补阳的致高法门,每人都耗损了五百年的功力,才勉强将你安全送到地面。这一战,我们元气大伤了。”

这时司风女神插嘴道:“其实,玉帝哥哥,你讲了这么多都没讲到点子上。你刚才驮他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异常?”

“异常?什么异常?”

“难道你没发现楚弟弟刚才不是简单的重,而是特别结实,就像——就像一个实心的秤砣。”

玉帝呆了半天,突然回应道:“是了,是了,我怎么忘了这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