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22**不宜

卷12玉女心经222 **不宜

楚凯华连忙急叫道:“喂,你不要瞎说,我什么时候……”

“还敢抵赖,昨天对那个王娟儿,你看了没有?拍了没有?有没有不许人家走?”

“我……”好吧,这些真有。楚凯华瞪了萨琳娜一眼,算你狠!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萨琳娜继续道:“所以啊,我现在正在替你教训他呢。你打电话进来的时候,我刚刚教训到一半……”

“萨姐姐,你继续,替我多教训几下,我知道他打不过你。那我挂了,88——”

萨琳娜把手机往浴缸外的陶瓷地砖上一放,得意地看着楚凯华:“怎么样,听到没有,林妹妹让我替她教训你!”

那就来吧,who怕who?君子报仇哪用得着十年,现在就可以。楚凯华一个饿虎扑羊式向躺在浴缸里的那个小动物扑了过去……

“是傻逼就接电话,不是傻逼就摔手机……”别误会,这是楚凯华自己原创的手机铃声。

靠,不如你替楚凯华想想,当你就快要shè到套里的时候连续两次被打断,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

楚凯华没好气地接起电话:“喂,你谁啊,不知道我下班了吗?”

“下班,请问是楚先生吗?”

“是又怎么样,难道我我姓了楚就不能下班了吗?”

“楚先生,我是《成仓都市报》的记者,听说是您向新闻频道爆的料,说是中科院成仓矿产研究所失窃,重复压裂的‘二次评估’技术硬盘被盗走了?”

楚凯华立刻把目光从萨琳娜美妙的私处生生地移开,脑子也从对萨琳娜一腔“仇恨”的情绪中硬拔了出来。他眉头一皱,一道闪电在楚凯华脑中闪过。最近不知怎么的。他的脑子有时候会出现特别有灵感的刹那。这跟通神有些区别,难道楚凯华的脑子由于经常通神,彻底“神经”了?

楚凯华清楚地记得,今天晚上无论哪个台的新闻,不管是原创的还是抄袭的,都没有清楚地提到过被盗走技术的细节。这个吊丝记者是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的呢?不对。狗ri的根本不是什么记者,难道是鱼儿咬钩了?

楚凯华兴奋地咳嗽了一声,镇定了一下情绪道:“不错,我就是那个爆料人。”

“请问您介意我们聊一下吗?我对这个新闻很感兴趣,准备做一个专题报道。”

“可以,你说吧,时间地点?”

“我看就今天晚上行吗?”

“现在?太晚了吧”,楚凯华脑子一转,yu擒故纵道:“再说我也不太清楚细节。不如你去找研究所问问吧。”

“您太客气了,其实您提供的东西才是最有价值的。”

楚凯华几乎已经可以肯定这里面有问题了,看来对方在跟他打电话前已经掌握了不少侧面的信息。不然他是不会说出这种话里有话的言辞来的。

楚凯华决定再进一步试探,索xing道:“可是这么晚了,我真想睡觉了。除非……除非我有什么好处……”

“这个当然,只要你今天晚上出来,除了车马费,我们组织还准备了一笔不菲的酬金。”

靠。他居然提到了“组织”,显然是说习惯了。没想到这么早就要开工了。楚凯华有点兴奋,但装作勉强地回答道:“好吧。在哪儿?”

“五里街七号的‘自然人咖啡馆’。”

“我不认识你,怎么接头?”

“放心,我一准在哪儿恭候大驾。十五分钟够吗?”

“你等等。”

楚凯华跑到卧室拿出一张成仓市地图,找了一会儿就看到了。这个五里街离他们住的酒店不远,十五分钟足够。楚凯华听出来了。他不认识对方,对方倒可能已经非常了解他了,连楚凯华住的酒店可能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更加确信这就是他要钓的那条大鱼了。

楚凯华对着手机道:“好,十五分钟后,‘自然人咖啡馆’。”

……

挂掉电话。楚凯华奔进浴室,想把萨琳娜叫起来。谁知,浴缸里空空如也。他正纳闷,只觉得背后被一双嫩手一推,一个嘴啃泥摔进了浴缸。楚凯华扑腾了两个,总算没淹死。

萨琳娜全身着站在浴缸边,撒娇道:“没劲没劲,一点都不舒服,我还没过瘾呢!”

“姐姐,我也不想的。”怪楚凯华今天没翻黄历。平时就见黄历上写着——诸事不宜。他想今天的黄历上应该写着——**不宜。

……楚凯华亲嘴摸ru地安慰了萨琳娜几分钟,萨琳娜向他挤了挤眼睛,一手握拳道:“为了郭妹妹,冲啊!”

楚凯华被她突如其来的萌态弄得荷尔蒙泛滥,恋恋不舍地朝她的翘臀上轻轻一拍:“爱死你!出发!”

……

五里街七号“自然人咖啡馆”。

相当低调的门楣,也许是为了保持与这条中国特sè街相一致的格调,门口还悬挂着与咖啡这种西洋文化不搭的一个大大的中国结。进到里面,楚凯华发现这里的装潢采用了纯南美洲风格。南美蕉木做的各种桌椅,连杯子都跟楚凯华在圣地亚哥街头咖啡馆用过的一模一样。不禁让他想起另一个他梦寐以求的美女——莫妮卡。

这时,一个矮矮胖胖的男人向他们走来,一到面前就给楚凯华鞠了一躬:“请问是楚先生吗?”

一看就知道是ri本人了,不错,楚凯华离水口组又近了一步。

楚凯华故意用相当傲慢地态度回答道:“嗯,我就是。”

对方立刻再鞠了一躬,然后伸出手来作握手状,嘴里道:“见到您很高兴,我就是打电话约您的人。小泉纯二郎,请多多关照。”

楚凯华知道ri本有个首相叫小泉纯一郎,而这位居然叫纯二郎?他有点被雷到了,楚凯华更愿意叫他纯。算了,是二郎还是,待会儿问问他鱼钓岛是哪个国家的就清楚了。

楚凯华假装无知地道:“没想到你是ri本人,你不是《成仓都市报》的记者吗?”

“哦,对不起,多有冒犯。我不是什么记者,不过我也许比记者对你的新闻更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