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23棘手的强敌

卷12玉女心经223 棘手的强敌

“对不起,我从来不跟骗子打交道。更何况你还是个ri本骗子。”

说完,楚凯华拉着萨琳娜就往外走。

只听纯咳嗽了一声,从门外走进来两个ri本青年,穿着一sè的黑西装,径直拦在了楚凯华的面前。

楚凯华心中窃喜,果然没错,他是遇到“组织”了。但楚凯华还是假装无辜道:“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又没招惹你们。”

“不好意思,还是请楚先生和这位漂亮的小姐借一步说话吧。”说着,纯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优越感,走在楚凯华和萨琳娜前面,来到一间包厢里。他和萨琳娜对望一眼,假意被另两个青年在后面逼着跟了进去。

包厢里的环境更加jing致,南美紫檀木的家具尽显豪华,上面还涂了金漆,顿时让人感到金壁辉煌。看来这个纯在这里消费不是一天两天了,楚凯华甚至怀疑他跟老板有私交。

他们刚落座,纯就递上了一份点餐单,谦恭道:“请问要喝点什么,您随便点。”

点餐单上面有英文、ri文、西班牙文,靠,就是没有中文。不过不要紧,楚凯华现在什么文都是研究生级别了。他一个劲地向后翻,点了两杯最贵的咖啡。

纯立刻关照服务生去准备。果然没错,这个ri本人对这里这么熟悉,像是在这儿长期蹲点的。

很快咖啡就端了上来,纯客套了一番。楚凯华也不客气,端过来就要喝,就感觉桌子底下被萨琳娜踢了一脚。他立刻想起在科帕韦火山,那个驻地兵营里“猫屎咖啡”的典故。慢慢地闻了闻,味道果然香醇。比那次的“猫屎咖啡”更好闻,越是好闻楚凯华就越不敢喝了。

纯也没在意,而是开门见山道:“既然二位已经到了这里,就应该知道我们的用意了吧。”

楚凯华故作无知:“不懂,你是个ri本人,居然会冒充成记者骗我到这儿来。你怎么对这件新闻这么感兴趣?”

“实言相告。这条新闻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闻。我早就知道了。”

“哦?”

“但我对你们新闻里提到的那个失窃的技术非常感兴趣。”

“就是那个什么重复辗压技术吗?”

“是‘重复压裂’的‘二次评估’技术。”

“但我只知道这个技术被偷了,后面的事情就不清楚了。”

纯摸了摸剃得光光的下巴道:“不,楚先生。您在撒谎。你们中国有句古话——明人面前不做暗事。我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您,我已经知道了你们二位夜闯矿产研究所,拿走了硬盘,并且乘电梯直冲楼顶又不翼而飞的所有细节。二位的jing彩表演实在让我敬佩不已。”

汗,他居然什么都知道了,看来这个组织的能量超乎了楚凯华的想象,他和萨琳娜沉默不语。也不承认也不抵赖。

纯继续道:“也许你们对我是如何知悉这些细节的会比较感兴趣。那我只好向你们二位透露两个人的名字了——王孟德和姜作山。或者换成你们中国人的习惯称呼——王副营长和姜所长。”

这两个名字从他嘴里说出来,即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要想从这两个黑官僚嘴里套出实情,真得不难。所以,楚凯华跟萨琳娜仍然保持沉默,不置可否。

纯把身子轻松地向椅背上一靠:“说吧,您想要什么?据姜所长说,你们似乎对钱比较感兴趣。从他那里拿走了500万。”

“不错,我们是为了钱。”楚凯华还在继续绕着弯试探着他知道的情况。他一方面希望郭妹妹落在了他们手里。另一方面又有点害怕接受这个事实。如果这个给楚凯华带来的是关于郭妹妹不幸的消息,他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但是,据看守所方面的情报,你们好像又不仅仅是为了钱,我猜得没错吧?”

是了,既然郭国荣进了看守所。那么这个组织很可能在那里也安插了眼线。说不定就是那个见钱眼开的钱进财钱副所长。

“你们跟郭国荣郭副所长的关系好像非同一般啊!”

楚凯华继续编他的谎话:“我们是仇人。他不把女儿嫁给我,还羞辱我。”

“不必了吧,楚先生,您这些话只能骗骗三岁小孩。钱进财都跟我说了,您为了让他照顾好郭国荣。答应每天给他一千块好处费。试问哪有这样的仇家?”

“那你说我是为什么?”

“中国有句诗——冲天一怒为红颜!”

楚凯华和萨瓦娜立刻互相对望了一眼,紧张而又兴奋,当然也夹杂着恐惧,因为他们越来越确定对方是一个劲敌。

“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其实对于你们的底细,我们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要查这些真得不难,仅凭你们是从燕京来到成仓的,我们就很快找到了线索。再加上现在正轰动燕京城的仙女湖女尸案,于是你们的种种行径也就串连了起来。”

看来在成仓和燕京,甚至还远不止是这两个地方,水口组的爪子都已经伸到了。

不过幸亏这一切都在楚凯华的计划之内,包括故意暴露他们的行踪。他轻轻地鼓了鼓掌:“佩服佩服,看来你们没有让我失望。”

纯有点惊愕,这让他反而不知道楚凯华的深浅了:“楚先生,既然谈到这儿了,那就请您开个条件吧。”

“条件?你应该清楚我的条件。”

“您是说郭心美小姐吧?”

尽管楚凯华和萨琳娜都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郭心美”三个字震了一下。

“好,够直接”,楚凯华舒缓了一下紧张的情绪:“一手交人,一手交货。”

“恐怕这个已经不太可能了。”纯有些为难。

“什么,是不是……是不是美美她遭到了什么不测?”楚凯华终于问出了他最最纠结的一个问题,两眼冒着金光,期待着对方的回答。

要是今天对方真地告诉楚凯华什么他不想听到的消息,楚凯华一定要他们血债血偿,然后……然后他自杀以谢天下,自杀之前还要嘱咐萨琳娜、林妹妹、莫妮卡改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