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37扑街正解

卷 12玉女心经237 扑街正解

不过她再雷人,顶多算开放。但楚凯华现在是光着上身,拉着美女,奔驰在岛国的巷子里,这种场景似乎在电视里都不多见。

而他的手始终不肯松开美奈子。关键时刻,他甘愿冒着美奈子裙子掉下来,凶器露出来的风险,也不抛弃不放弃……好有爱的说。

现在楚凯华拉着她是有弯就拐,有路就跑。好在他们跑出料理店小门的时候倒是没有人发现,后面没有人追来。

美奈子完全不知道这个“蟀哥”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只是跟在后面一个劲地跑。总算她体力还行,或者说楚凯华的体力不怎么行,美奈子还能跟得上。

这时他们拐过了第八个弯,帅哥再也跑不动了,美女也在后面娇喘连连。楚凯华停了下来,发现一幢漂亮的房子,开着一个扇小门,他立刻有进去躲一躲的冲动。

还没等他把脚跨进去,美奈子就一把拉住了她。气喘吁吁地道:“你……你想干什么?”

“我们先进去躲一躲,管不了许多了。”

“可是……这不就是料理店吗?”

“什么?”

楚凯华这才抬头看了看门楣,居然门框上方有一排小字“红樱花料理店员工通道”。我日,怪不得这地方这么眼熟呢,他们就是从这儿跑出来的。好吧,这大概就叫“扑街”吧。

楚凯华吓得拉着美奈子又想狂奔。美女总算看出来了,她跟着的是一个标准的棒槌,完全是个路盲。

这回她没再跟着瞎跑,而是站着不肯动了。楚凯华回过头诧异地看着她:“还不快跑?他们要抓的就是你啊!”

美奈子怯怯地道:“我……我带你走吧!”

楚凯华这才反映过来,好吧,他承认。他现在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了,只好点了点头。

美奈子跟他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她拉着他向街边一个转角跑去。七拐八拐,大概十五分钟后,他们果然看到了一条柏油的大路,双向六车道的那种。美奈子拉着楚凯华上了天桥。日本的人口密度一点也不输给中国。特别是京都这种大城市。许多日本人都好奇地看着他俩。但出于礼貌,没有人说什么。

穿过了马路,没几分钟,他们来到一幢漂亮的双层公寓式样的房子前。

美奈子按下了门铃。不一会儿,移门被推开了,走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一看到美奈子和楚凯华的样子,老头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美奈子小姐,这是……这是怎么了?”

美奈子这才意识到自己畅着胸,提着裙子的窘样。连忙松开楚凯华的手,掩住了粉嫩嫩的乳沟。

老头看来是见过世面的,很礼貌地向楚凯华伸了伸手:“先生请进。”

楚凯华跟在美奈子身后走了进去。老头在身后把门关上了。

一进屋,日本韩国电视里那种场景赫然在目。雕花的花瓶架,格子移门,福玛斯的屏风,光亮的地板。日式的家俱尽显豪华与温馨。经过一道两边都是木格子墙的走廊,他们来到了一个宽敞明亮的大厅。这里的家具、沙发倒是显得有点西洋味。那种考究的桌子角和椅子腿一看就是意大利式的。

由于采用了玻璃作为主料,整个房间显得晶莹通透。光彩熠熠。从落地玻璃窗外照进来的阳光让这个房间又增添了许多东方式的暖意。

美奈子很有礼貌地请楚凯华落座,自己准备去换一下衣服,好把衬衣还给他。这时,门外又有人按下了门铃。

老头边向门口走边道:“一定是阳子小姐回来了,我去开门。”

美奈子的脸立刻一阵红一阵白,有点手足无措的样子。楚凯华重新从沙发里站起来。想要安慰她一下。美奈子注意到他**的上身,立刻脸红扑扑的,然后咬了咬嘴唇,象是下定了决心,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的形象了。拉着楚凯华就出了大厅,左手有一个木质的旋转楼梯,他们俩上了二楼,进到了一间房间里,美奈子立刻把房门关上。

立刻一股淡淡的带着少女体香和着樱花味渗入楚凯华的鼻孔。由于拉着窗帘,室内不算明亮。首先看到的是占室内最大部分的塌塌米,淡淡的粉红色的床垫上放着一个漂亮的芭比娃娃,还有一个白色小熊抱枕。塌塌米左边是粉红色的矮矮的梳妆台,梳妆台上面镶嵌着樱花式样的梳妆镜。没有凳子,估计平时美奈子就是跪在地板上梳妆。

梳妆台再向左就是一排乳白色移门的衣柜。靠窗的墙上贴着好几个日本影视名星的宣传海报。

一进房间,美奈子就象是如释重负的样子猛呼了一口气。

这下倒好,她这一松气,不仅松开了楚凯华的手,提住裙子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开来。那条白色的超短裙顺着她光滑白皙的大腿,直接落到了地板上。而套在她身上的楚凯华的那件衬衣也门襟大开,她的胸前和底下春光尽显无遗。楚凯华这激动啊,这样的环境,这样的氛围,这节奏可以拍三级片了。

一阵凉爽让她醒悟过来。她不好意思地一只手捂胸,一只手捂小裤裤,这pos摆得,绝对够作动作片的封面了。封面女“狼”为什么要采取这种遮遮掩掩的姿势,无非是让男**们更注意她遮挡的部位,是个男人就会挡不住这种诱惑。

楚凯华看在眼里,立刻拔不出来了。

美奈子想嗔怪他,但他们俩毕竟还没那么熟,所以不好开口,而楚凯华站的位置又恰恰挡住了她的出路,两人就这么僵持了五秒钟,谁也不知道干什么。

美奈子终于开口了:“请……请您让开,我……”

楚凯华这才恍然大悟,立刻朝后急退一步,这下倒好,他的头立刻撞在身后衣帽架的挂钩上,他疼得倒吸一口冷气,立刻捂住了后脑勺。

美奈子见了,反倒不好意思了,她的手刚离开自己的身体想作出点安慰的动作,立刻感到胸前一阵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