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2玉女心经238人妻的地狱

卷 12玉女心经238 人妻的地狱

美奈子只好继续回手替她的乳沟“保暖”。然后不好意思地头一低,向衣柜那边匆匆走了过去。

客随主便,楚凯华一步不落地跟在后面。美奈子被他这么一跟,顿时如芒刺在背,更是羞得不知如何是好了。不知怎么的,作为一个女孩,她一直觉得自己最私密的地方不是前胸而是后背。

这完全是因人而异的。就象阿拉伯女人宁肯做肚皮舞娘也不愿揭开面纱。

看着楚凯华专注的小眼睛,她终于含羞带嗔道:“把脸转过去啊!”

“为什么?”

“你……你好……”

好吧,楚凯华这才意识到好象有点变态,只好生生地把钉在美女那翘臀上的绿眼睛移开了。他现在背对着美奈子,听着背后悉悉索索的衣裙声,那真是百抓挠心啊。

“好了,把脸转过来吧。”

楚凯华这才转回身。

哇塞,才两分钟不到,刚才的美女已经完全换了一副装扮。上身一件无袖白色t恤,下身一条及膝的七分蓝色牛仔裤。头发原本是盘在头上的,现在放了下来,成了清汤挂面式。那乌黑的光泽,瀑布般的动感,顿时让她显得清纯不可方物。她的这个打扮倒是跟郭心美的风格很相似了。

楚凯华下意识地抹了一下口水。

美奈子被他这么盯得时间长了,明显有点难为情。为了避开这副色眼,她连忙把刚才换下来的衬衣递给了楚凯华:“不好意思,我这里没有男人的衬衣,你还是先穿上吧。”

楚凯华接过来,先是闻到一股好闻的樱花香味,他低着头仔细嗅着。美奈子连忙打招呼:“实在对不起。我……我去给你再买一件好吗,把你的衣服弄脏了。”

“没事,好香啊!”他往自己身上一披,不知是衣服被美女捂热了,还是他内心的异样,他感觉这件衬衣是他平生穿过的最温暖的一件。暖得连小弟弟都有反应了。

“刚才真是太感谢您了,如果没有您……”

“没事,其实我也只是自己想跑,顺带把你捎上了。”

“没有我,你早就跑掉了;但是没有你,我早就被抓住了。”

“他们是什么人。我听说他们自称什么黑本道。干什么的?他们为什么要抓你?”

美奈子简略地讲出了事情的原委。

美奈子原来在东京的一家酒店做前台。

而黑本道是一个黑社会组织。他们的老大康田胜男入住那家酒店时发现了她。因为贪恋她的美色执意要把她讨回家做老婆。而这个康田胜男是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从四十岁开始讨过四个老婆了,但奇怪的是她们都英年早逝了。平均五年死一个。

这些老婆嫁给他的时候都是二十出头,死的时候都不超过二十八岁。谁家的姑娘还敢嫁给他。简直是把闺女送进地狱。虽然警方也接到了那些死掉的女孩子家属的报警,介入调查过此事,但没有任何收获。

而康田胜男的黑本道在日本的势力相当大,连日本最大的黑社会组织水口组也不敢轻视他。为了逃避他的魔爪,美奈子辞掉了原本在东京的工作,回到了老家京都。原本家人为了她的安全不允许她出去找工作。

但美奈子一天到晚在家呆着也实在闷得慌。美奈子的父亲已经得了老年痴呆症,所以家里的事情都由她的姐姐说了算。美奈子向姐姐千求万乞,姐姐拗不过他。才在离家不远的“红樱花料理店”帮她谋了份工作。

谁知今天刚刚第一天上班,黑本道的人就派人来抢她了。幸亏楚凯华相助。才没让她落入那个老**手里。

晕,居然这么严重,楚凯华反倒有点不好意思了。没想到这次来日本,没救到郭心美,先救了个毫不相干的日本美媚。

讲完她的遭遇,美奈子双手互叠。放在小腹部位,深深地向楚凯华鞠了个躬:“所以,请您务必接受我最诚挚的谢意,您是我的救命恩人。”

楚凯华就在岛国动作片里跟日本女人神游过n回,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他还真是头一遭。他手足无措。只好学着日本男人的样也对着美奈子鞠躬。但两人的距离原本就近,这下两人的头撞到了一起。

楚凯华知道自己又犯错误了,下意识地伸出爪子抚摸着美奈子被撞的额头,关切地道:“疼吗?”

美奈子被他这种细心关切地举动惊了一下,但很快又似乎感到某种温暖。她没有责怪他的鲁莽,反而很羞涩地道:“不……不疼。”

楚凯华尴尬地叉开话题:“但是,那几个保护你的人是谁?我看他们非常拼命啊,简直就象是你的贴身保镖。而且功夫也相当了得。”

“他们……他们是我姐姐派过来保护我的。”

“什么?你一个人上班,居然要这么多人保护?”

“我……”美奈子吞吞吐吐地,不知如何回答。

这时房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刚才给他们开门的那个老头:“美奈子小姐,阳子小姐想见您。她知道您这儿有客人,阳子小姐也想见见这位尊贵的客人。”

“噢,我知道了,就来。”

门外老头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美奈子羞涩地看着楚凯华:“我姐姐想见您,您能跟我一起下去吗?”

说真心的,楚凯华现在身处这间闺房里,看着眼前这位小萝莉,他恨不能变成她塌塌米上那只大抱熊。他哪里也不想去,不过,他实在没有理由赖在人家房间里。只好悻悻地跟在美奈子后面向楼下那个客厅走去。

……

我擦,一进大厅,楚凯华就被惊到了。只见刚刚还是宽敞的大厅,现在好象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了。客厅的两边厢各站着三个人,一共六个人,都是身装黑色学生装的年轻帅哥。他们都把目光聚焦在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前的另一位帅哥身上。

那位帅哥也穿着跟他们一样的学生装,身形傻削。还戴着一顶日本学生流行的黑色扁平的压舌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