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3姐妹情真245当猥哥碰上大姨妈

卷13姐妹情真245 当猥哥碰上大姨妈

美奈子突然战栗着往后急退:“你……你是妖怪?”

尼玛,真是妖怪就好了。不过想想也是,通神不如自己做妖怪,那多爽啊。

“我不是妖怪,请相信我,如果你对我有爱的话。”

“我……”美奈子好象因为楚凯华不着四六的话变得有点期待了,她心想:只要他不是个凡人,那为了救他心爱的人,就算再干出点什么出轨的事,就只当是一个梦了。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这时牛妹妹突然在楚凯华脑子里大声道:“快,达成率80%了,再想想办法,就差一点了。”

楚凯华立刻明白了,他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美女也爱新鲜刺激。怪不得吸血鬼电影会横扫票房。那就来点真格的。见过强暴女狱精的制服片不?现在把鼻血擦干净,让你们看看我楚凯华是怎么在监狱性侵送饭的女眷的吧!

想到这里,楚凯华突然双手搭住美奈子的双肩,稍一用力,就把她推倒在监狱的铁**,然后一个狼扑,把她紧紧地压在身下。两眼注视着她,喉咙里发出“吼吼”的响声。

美奈子被他完全吓住了,想要躲避,却完全不知道往哪儿躲,两眼直直地跟楚凯华对视着。两人的眼睛之间只有十公分的距离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楚凯华的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加速了。现在他好象产生了幻觉——他觉得压在身下的人不再是美奈子,有点象郭心美,也有点象林云儿或者萨琳娜,甚至她身上还有某种莫妮卡的气息。他混乱了。使劲眨了眨眼睛,他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美奈子——纯洁、娇艳、害怕、无奈、期待、楚楚可怜……

她无助地看着他:“你……你确信必须这么做吗?”

“是的,我确信。我必须这么做。我还可以向你保证,我会对你好!”

他的脑子里又传来牛妹妹的声音:“90%了,不要放弃。”

放弃?——这不是楚凯华的风格,他深情地看着美奈子,突然把自己意阴成一个慷慨赴死的英雄……他把头慢慢低了下去,九公分、六公分、三公分……终于。他吻上了她的香唇。甜蜜而热烈,就在这一刹那,他终于有了那种感觉,就象他对林云儿对萨琳娜对莫妮卡的那种感觉——爱……

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把舌尖伸了进去,它感受到了那朵蓓蕾散发出的樱花的芳香和甘甜……

一道白光耀过,刺得楚凯华有些眼炫。他闭了一下眼睛,当他再度缓缓睁开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孔。而当他发现自己的唇舌正跟这张脸上的嘴巴绞在一起的时候,他“腾”地跳了起来,一阵恶心得想吐的感觉。因为那张嘴脸就是他无数次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

这么有立体感的接触,让他总算明白自己有多猥琐了。

这时,他站在地上的腿突然崴了一下,差点摔倒。他低头一看,ladygaga,他居然穿着一双高跟鞋。纤细的。七分牛仔裤。不会吧,真地穿越了。连性别也改了。

他现在上身穿的就是他看着美奈子在闺房换上的无袖白色t恤,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入手柔软细腻,水润凝滑。曾经无数次,这种感觉可以让他底下的东西抬头挺胸,意气风发,但是现在……不但没有反应。居然连一点感觉都没有。他伸手向下摸去——天哪,空的,什么都没有。

不对,有,真有。入手有点湿湿的胀胀的一块,怎么有种粗糙感?晕死,是一块纸做的东西——卫生巾!对于这东西楚凯华不是没有碰到过。他曾经想亲近林云儿或者萨琳娜的时候,都被这东西生生地挡住过。

知道男人的天敌是什么吗?不是你的情敌,更不是女人半推半就的眼神,而是——大姨妈。

救命啊,千算万算,他不仅命犯桃花,还有血光之灾。想到这儿,他感觉到底下湿漉漉的一滩,难受得要命。

他下意识地想在牢房里走两步,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摔成粉碎性骨折。姥姥,这鞋子尼妈谁设计的,后根钉这么长一根细棍棍,叫人怎么走路。

他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还没站稳又差点扑街。原来是平衡中枢出了问题,罪魁祸首是胸前那两堆肉。他得强制挺腰,才能勉强负担住这对“二nǎi”。走起路来还一晃一晃地,让他的动作幅度明显增大,没理由地东倒西歪起来。

这时美奈子娇羞地睁开眼睛。不好意思,说错了,现在她的表情不是“娇羞”,而是一种楚凯华特别熟悉的表情,在没有女朋友的日子里他经常表现出来的那种——右手拿鼠标、左手完成化学反应时的那种表情。楚凯华又一次有种想要吐的感觉,恨不能一把掌把那张衰脸拍进墙里去。

没想到我楚凯华“貌美如花”,临了临了,却跟这么一张嘴脸来了次亲密接触。

美奈子看到他当然也是一惊,立刻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啊”地一声惊叫,受伤程度估计比楚凯华更严重,因为她突然大哭起来。

“不好意思,丑是丑了点,但你千万别想不开。看在我为你身底下在流血的份上,你也先忍一忍吧。”

幸亏之前楚凯华曾经打过招呼说要变成她来着,美奈子才没上吊。她又一摸胸脯,空空如也,立刻怅然若失。

但对于楚凯华来说,现在胸前这两堆真是个累赘。唉,有个词怎么说来着——换位思考。楚凯华现在真是做女人——挺好。

他现在又意识到另一个问题,他的嗓音没有变,还是那么粗旷。这下有点小麻烦,他不好说话,一说话就要露馅。

他立刻对着那猥琐的存在轻声道:“美女……”两个字刚出口,他拼命咽了口唾沫,总算没吐出来:“现在你一定要帮我逃出去。放心,你很快会变回原来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