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3姐妹情真246变态色魔的下场

卷13姐妹情真246 “变态色魔”的下场

美奈子好象听懂了,轻轻点了点头:“你到底是谁,怎么会变魔术?”

变魔术?——楚凯华心想,这个创意不错,以后靠这一手在江湖上混饭吃,肯定比刘谦风生水起。

“对,我就是楚凯华,这只是个魔术。不过还需要你的配合。因为我没办法把声音变成你的,所以还要借你的嘴说话。你明白吗?”

美奈子听懂了,她点了点头,然后有点夸张地大声道:“来人,我要走了。”

看守长真二带着美奈子的跟班进来了。

楚凯华在心中默默祈祷,居然他们真地没有发现异常,他“莲步轻摇”地走出了牢房,就是控制得不太好,走到门口时还是往前扑了一下,真二大爷一把扶住,咸猪手居然正好推住了楚凯华的胸口。

照动作片的常识,他应该叫着“丫埋爹”然后双手掩胸,往后退半步……但楚凯华的思维还没换过来,他居然直接一个巴掌扇在了真二脸上:“操你大爷,占我便宜。”

小泽真二立刻被他的声音雷到了,眼睛瞪得就象见到了他姑妈——小泽玛丽亚。然后他狐疑地看了看美奈子的方向,美奈子尽量保持着楚凯华那种吊丝到爆的形象,无辜地看着“小子真二”。真二小子这才确定抽他耳光的那位确实是美奈子小姐。

楚凯华不解释,而是很不注意形象地向监狱外走去……

出了那鬼地方,他立刻发现了又一个大麻烦——美奈子的跟班。他就像个木头人一样一言不发,但跟楚凯华之间的距离永远保持在五步以内。这下搞大了,牛妹妹说这换形象的时间不超过十分钟,从里面走出来到现在已经有快七分钟了。再过三分钟就要大变男人了。

估计只要自己一变成男阴,对方肯定毫不客气地对自己饱以老拳。至于攻击力,作为美奈子的贴身跟班,肯定是水口组出类拔萃的。那他岂不是死得很傲娇?

怎么办?怎么办?

这时他们路过一处公共厕所。有了,用空间换时间。只要一进女厕所,改变形象的那一刹那就不会被这个跟班发现了。只要过了这个最危险的时间段。那就有回旋余地了。于是楚凯华很客气地向跟班打了个招呼,进了女厕所。

靠,日本的公厕居然也这么少,女用位只有三个。而且显示里面都有人。有人不管了,反正他现在是只披了羊皮的狼。更何况他又不是真地要解决内急。于是他淡定地在里面等变身。

……

终于,有一个隔间的门推开了,楚凯华甚至满怀期待从里面可以走出一位美女,也给他此次京都之行增添一些异样的奇遇——女厕惊艳。

好吧,惊有了。艳……

还未见人,先见肚子。难道是孕妇?不是,从她圆滚滚的脸蛋来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营养过剩的产物。那一脸的横肉足够楚凯华吃半年的。

楚凯华失望地抹了一把脸,这个动作是在给自己一个心里暗示——就当没见过这个动物。但是,这一抹,他似乎感觉到一些异样,脸蛋远没有刚才那么细腻了。靠。这不就是他自己每天洗脸都要摸到的那张脸吗?

这时,那个一脸横肉的动物的表情再次证实——他已经变回原型了——一个猥男。但他醒悟得太晚了。

只听得那个“横肉”一声怒吼:“变态!”接着就是“啪”地一声。楚凯华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变了形。他赶忙用手去捂,却意外地抹到了一些湿嗒嗒的东西。他定睛一看——红色的鲜血。日,鼻子被打破了。

楚凯华正想逃跑,中间一格的门也打开了,只见一个提着裙子的五十多岁的老妇冲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快。她一抬腿。祭出了对付色狼最致命的一着——撩阴腿。

楚凯华多希望刚才那块吸过他血的卫生巾还在啊,至少还有一些缓冲作用。但那只是他的意阴,现在底下只有他的小弟弟在孤军奋战了。楚凯华一声惨叫,摸着下身蹲了下去,疼得一身冷汗。

这时第三个隔间的门被打开了。让楚凯华比较淡定的是,出来的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他判定她的攻击力绝不会超过前面两位,于是他居然冲着那个小女孩难看地微笑了一下。

尼马,在这种地方你还敢笑,i服了由。

果不其然,小女孩的举动立刻让他的笑容僵住了——只见她“的的的”地跑到门口,从水池边拖来一根拖把,抡圆了照着楚凯华兜头一把,幸好拖把头是软的,但那种脏脏的湿湿的感觉,让楚凯华想死的心都有。

狗!狗!狗!,现在不跑还等她们商量好了虐他吗?

楚凯华立刻恢复英雄本色——他把外套往头上一蒙,一只手掩着头,一只手掩住创伤未愈的小弟弟,在拖把和拳脚的洗礼下,奋不顾身地向门外冲去。留下一路伤痕一路痛……

三位“美女”在身后猛追,楚凯华在前面狂奔,顿时引来路人的围观。但是好阴有好报,楚凯华居然很简单地就瞒过了那个跟班的眼睛。

跟班看到洗手间出了事,他本能地想到了他的保护对象——美奈子。但又苦于不好进去,只好一个劲地在门外搓手踱步,还在叫着“小姐,二小姐,美奈子小姐……”

至于楚凯华的安危,大家不必担心,在环境需要的情况下,就象现在,他的逃跑速度绝对破亚运会纪录。果然,他已经把老中轻三位“美女”扔得再也看不见了。

他把外套从头上放下来,得意地吐了口嘴角的鲜血,心中居然还美滋滋地:这也能逃脱升天,别羡慕我的智商,天生的……嘿嘿!

他一摸衣兜,居然手机、信用卡、皮夹一样不缺。他俨然又是一条好汉了。他发现这儿是一个广场。现在是晚上八点,广场上人还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