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3姐妹情真259一对狗男女

卷13姐妹情真259 一对狗男女

看到后来,阳子又有些生他的气,终于叫出一句:“你在干吗?还没玩够?快摆平他啊!”

楚凯华心想:摆平?说得轻巧,我哪有这功力,靠的全是招势吓人而已。而麻里优木使出的招,只要挨上一下,那都是非死即残。

麻里优木由于用的力气太大,消耗也大,二十招下来已经体力不支了。楚凯华尽管身法轻盈,但毕竟没有武术功底,也累得像狗一样喘了起来。

麻里优木总算停手了,没赚到便宜,反而累得满头冒汗,衣服还被楚凯华撕破了几道口子。今天这脸算是丢得再也找不回来了。

他终于恶狠狠地把手一伸,旁边的人递过了他的军刀。

阳子着急道:“你卑鄙!你无耻!你赖皮!”

此时的阳子像一朵漂亮的寒风中的梅花,虽然被人按着跪在地上,但仍然心系楚凯华的安危。楚凯华感激地看着她,真诚地道:“阳子,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被他们带走。”

阳子现在的心情相当复杂。她早已作出决定,只要今天自己被麻里优木带走,那么在半道上她就会咬舌自尽。

但她万万没想到,下午还是她的阶下囚的这个男人,现在居然已经成了她唯一的希望。回想起来,这个男人为了救自己的爱人远渡重洋,只身犯险。虽然下午刚刚逃脱了囹圄,却还是不忘救人。阳子在轿车里已经看到,他已经达成了目标——救出了郭心美。

但是他居然没有走,而是选择回来面对跟自己毫不相干的这八十多个敌人。尽管言语中他嬉皮笑脸,还在占自己的便宜,但这种口头上的便宜可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他到底是怎么样一个男人啊!就算他身怀绝技,但面对这八十多个手持利刃的歹徒。谁又有这么大勇气啊?

再说自己曾经绑架了他的女朋友,不说是不共戴天,也算有深仇大恨了,他何必要回来帮自己。想到这儿,她的眼神中露出了一段柔和的光芒,她自己没有注意到。这种眼神是她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过的。只能用一个俗不可耐的词来形容了——好感。尽管这种感觉她自己也没意识到……

一道寒光闪过,麻里优木手中的军刀早已砍了过来,楚凯华心中一阵哆嗦,但越是哆嗦,他见招拆招的速度越快,而且出掌踢腿之间的分寸感把握得更好。他现在已经不再是被动挨打了,而是开始在招与招之间加进了自己的心得。

他甚至已经可以预见对手下一招会出什么,然后提前布局等着对手往里面钻。麻里优木万万没想到,自己手中多了一把刀不仅没占到任何便宜。反而明显落了下风。

其实这也很好解释,楚凯华刚刚学会这九九八十一式,正好需要一个武术高手来帮他操演一下,而麻里优木现在俨然成了他的试招对像。麻里优木越是使出浑身解数,楚凯华的进步也就越快。

不仅如此,他天生就不是个练武的材料,于是他的底子跟花拳绣腿反而配套得天衣无缝。在旁人眼里,看不出他底子薄弱。反倒以为他身法轻盈,而且是给对方留了面子。没有使出全力的样子。

他的这种点到为止的态度,让麻里优木颜面扫地,更加像发狂一样地向他扑过来。但麻里越是用劲就越显笨拙。楚凯华越练越熟,逐渐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其实他已经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了。

阳子原高度紧张的神态现在明显放松了。她几乎已经忘了当前危险的处境,而是带着欣赏的眼神在看一场表演。黑道的人也都看出了两人的差距,从一开始紧张麻里优木,再到放松心情。因为他们也看出来了,这个小子显然没有伤害他们二当家的意思。只是在逗着他玩而已。

又斗了将近五分钟,麻里优木一招突刺被楚凯华巧妙地闪过,顺手一掌拍在优木拿刀的手上,优木显然已经筋疲力尽了,这一掌四两拨千斤,让优木的手不自觉地垂了下去,刀居然脱手飞出,直接穿刺进一辆大巴车的轮胎里。那轮胎立刻跟麻里优木的气势一样瘪了下去。

阳子禁不住叫道:“好帅!”

晕,在大庭广众之下,有人这么夸他,还是头一遭,楚凯华立刻受宠若惊,向阳子投去感激而暧昧的一瞥。没想到这一瞥立刻让阳子娇羞地把头低了下去,尽显女儿色。而这一低头的温柔反过来又让楚凯华心旌摇曳,他狗血地想道:“这女的长得真好看,与她的妹妹美奈子各有一段风流韵致。”

这时楚凯华情不自禁地向阳子走了过去,压住阳子肩膀的两个黑道的人几乎早就准备好了,二话不说就松开阳子,精惕地向后退去。

楚凯华轻蔑地一笑:“算你们识趣。”说完,他非常绅士地伸出一只手,想让阳子握住可以拉她站起来。但阳子的左腿早已受伤,又跪了这么长时间,早就麻了。她羞涩地想要伸手来握的时候,立刻由于重心不稳向前仆去。

楚凯华立刻赶上一步,双手疾出想要扶住她。但听“嘤咛”一声娇吟,好吧,扶是扶住了,就是扶的位置太正——一手一只胸器。阳子被他这么一抓,立刻娇羞而紧张地腾身站起,楚凯华自知不好,立刻抽走那双的双手,这个支撑点一抽,美女脚下立刻一软,直接倒在了他的怀里。

当此情景,他憋了半天居然只憋出一句:“不是我干的。”

阳子“噗哧”一下笑了出来,低声道:“不是你干的?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

好吧,楚凯华承认是自己不健康了。那就改正错误,重新做人好了。这回他不但没有躲开阳子,反而把阳子紧紧地搂在怀里,向门前的台阶走去,扶着她坐在了石阶上。

“一对狗男女,没想到堂堂水口组也玩起了美人计。”麻里优木不无醋意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