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3姐妹情真260一个对八十个

卷 13姐妹情真260 一个对八十个

“废话”,楚凯华的痞气又来了:“你看见美女不动心啊!看来你喜欢恐龙啊。要不要我给你找两只恐龙来服侍你啊?”

“小子,你是不是得意得太早了。你可别上这个女人的当,她可以凭着自己的美貌求个活命,你就没那么幸运了。既然来了就别想囫囵着走了——”麻里优木向后一招手:“上,把这小子乱刀砍死!不要活的,就要死的。”

靠,这么苦大仇深。楚凯华立刻准备迎战。其实他心里也没底,这么多人,他不知道能不能对付得了。不过还好,他是背后有人,心中不慌。打不过顶多让牛魔王把他们一个个吹上天就成了。

阳子也想站起来帮忙,但被楚凯华一把按在石阶上,低声道:“美女,坐着,你可不能再受伤害了。”

阳子好久没听到有人当面这么真诚地叫她“美女”了,而且还是这么贴心的话,她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突然一把抓住他的手道:“你也好好活,为了……为了我……”说完,阳子顿觉失言,羞涩地低下了头。

姥姥,居然这么狗血。楚凯华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婆”也会成为自己的菜。管不了了,他现在热血沸腾,荷尔蒙像血压一样爆高。干他摸ther。

……

顿时刀光棍影,向楚凯华劈头盖脸地罩过来。说是八十几个人,其实能靠近楚凯华身边的也就那么三四个人,再多也施展不开了。对付三四个人,楚凯华的牛魔拳倒也绰绰有余。只是他功力不行,虽然在刀棍之间游走得没有任何压力,却没有一击定乾坤的气势,所以现在的局面是谁也伤不了谁。

黑本道的人越打越觉得没精神了。因为他们已经明显感觉不在一个档次上。就怕这小子什么时候真地发力,他们这些人都得玩完。所以无意之中,楚凯华正在实践孙子兵法——攻心为上,攻城为下。黑本道的人已经失去信心了。

不过楚凯华其实也很累了,他又不是练家子出身,哪经得起这种车轮战。这时他眼睛一瞄。看到了一个好去处——大巴车顶。

于是他纵身一跃,在车窗上轻点了一下,借着这股力,他已经上了车顶。这下那些小兵都傻眼了,他们可没有这种身法。而且车顶上也就能站七八个人,再多就要打到自己人了。但这七八个人好不容易刚刚爬上车顶,就被楚凯华一个个踹了下来。

连续三次之后,再也没人来爬车顶了。楚凯华这回总算歇了口气,气定神闲地看着下面的人。

麻里优木一看这情况。气得嘴都歪了。但他可不傻,他一眼就瞄到了阳子身上。乘着场面混乱,他欺身到阳子身边,直接用军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阳子刚想反抗,她受伤的左臂就被麻里优木扭到了背后。阳子立刻发出一声惨叫“啊——”。

楚凯华扭头看到了,原本还在车顶上得意洋洋的他立刻紧张地叫道:“放手,放开她。不许碰她!”

麻里优木狞笑道:“我们原本就只想抓她。至于你,别说爬上车顶。就是飞上富士山,我们也不会来管你,哈哈哈哈——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们放了她。难道你可以替她顶罪?她是你什么人?”

“我……我就是喜欢她,我是她男朋友。不行吗?”

“你现在还在嘴硬。好吧,看在你也是有血气的份上,我交给你一个美差。不管什么时间。只要你交出她的妹妹,我就把她还给你。”

“这……”

阳子大叫道:“休想,你千万别听他的。”

楚凯华现在看清楚了形势,要想全身而退,必须先把阳子抢到手。而不是跟底下这些无聊的黑本道成员在这里玩爬车顶的游戏。于是他眼珠一转有了主意。

“好了好了。我打不过你们行了吧。我从车顶上下来行了吧?”说着,楚凯华真地跳了下来。

阳子知道刚才他之所以上车顶是为了逃脱这么多人的围困,现在一下地,危险几乎增加了十倍。她急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恨不能现在就咬舌自尽,免得自己成了楚凯华的累赘。

楚凯华故意双手高高举起,作投降状:“各位老大,我其实就是跟你们玩玩的,你们别生气啊。我跟这个女人根本就没什么关系,如果你们想要,就带走好了,我可不想在外国结什么仇。”

麻里优木得意地笑了:“早这么说不就好了。其实我也看出来了,你刚才是在炫耀自己的武功。所以你一直不肯出重手伤我们。好吧,你说吧,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是想进我们黑本道,我做你的推荐人。而且除了康田胜男和我,你就是第三把交椅。”

“岂敢岂敢,我也不是来投靠谁的,我就是来找我女朋友的。现在我女朋友找到了,我就没事了。不过在离开之前,我还想帮我女朋友给这位阳子小姐带句话。刚才纯属跟你们玩玩而已,大家不要介意。”

“什么话,现在就说吧。”

“不好意思,我女朋友关照这话纯属个人**,我只能跟阳子小姐一个人说。”

阳子也被搞糊涂了,既然他提到了郭心美,说明他没忘记他们之间的仇恨,难道这个吊丝刚才真的只是来玩玩,而不是来帮自己的。想到这儿,她未免有些落寞。

麻里优木转念一想,也没其他办法。毕竟他们又打不过他,只好寄希望于他说的全是真话了。如果不是真的,量他也没本事把阳子一起劫走。

于是麻里优木索性做了个顺水人情,叫手下人给他们留出五米见方的一个空间。

楚凯华走过去一把扶住受伤的阳子。这时阳子看他的眼神要多复杂有多复杂,她当然希望他是来救她的,又怕是来救她的。因为她知道今天是无论如何跑不出去了,白白多送一条命而已。

阳子这时紧紧靠在他身上,由于受伤的疼痛,在夜风中有点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