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68三位美人的阴谋

卷 14艳若桃李268 三位美人的阴谋

楚凯华开了句干巴巴的玩笑道:“你们在干吗?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呢?”

“没有啦,人家女孩子在一起,你插进来干什么?”

“插进来?我有吗?”楚凯华故意把“插”字说得特别响。其她两个女孩倒还没什么,郭心美突然一改往日温柔婉约的样子,羞惭地大声骂道:“你好坏,什么‘插’不‘插’的?”

“冤枉,我什么也没说,是你们在说我‘插’进来的。”

美奈子突然含羞带怯道:“反正……反正你最坏了。大白天就想着这些。”

今天这是怎么了,美奈子怎么变成“唐朝豪放女”了。

不过真有点冤枉,楚凯华还想狡辩两句,就被郭心美跑过来一把推出了门,而当她要关门的时候,眼神有些异样地看了看楚凯华。

楚凯华在门外叫道:“我是来叫你们吃饭的……我都等了半天了。”

里面传来郭心美的声音:“就知道吃,你一个人吃个够吧,我们有大事要商量。”

这可怪了,女人心海底针。楚凯华脸上皮笑肉不笑,心想:就凭你们三个,能有什么办法,难道还能再变出个美奈子来顶杠?想到这儿,他的脑子里有一道电流一闪而过,好像突然有了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但他没能抓住这道灵光。

于是一边吃着饭,他一边不停地想着刚才那道灵光。可惜再也没有那种电流穿越的感觉了,他只好闷闷不乐地想了一下午。

晚餐前,楚凯华一个人坐在花园里,连吃晚饭的心思都没有了。直到仆人来请,他才怏怏地走进了餐厅。

餐厅里已经灯火通明,但是不见了大餐桌。换上了一张小矮桌。桌上已经摆上了各式菜肴,碗盏碟勺,各式精美的器皿,更是让整个餐厅显得流光溢彩。

风味蘸虾酱、烟肉鸡蛋煎饼、烧汁焗生蚝、五目散寿司、蜜汁松板肉、风味可丽饼、棉花蛋糕……

而三位美女突然一改中午那种含羞带怯,爱理不理的姿态,一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蝶舞翩跹的。美奈子的变化最大,一看就是精心雕琢过的,眼若流星,唇若艳李,悲伤中带着一丝热情,婉约中带着些许期盼。

而郭心美穿上了一件大红的和服,像是一个待嫁的日本新娘,羞涩中带着一丝哀愁,绝对是让男人愿意捧在手心去爱的那种。

“你们……你们这是?”

郭心美强作欢颜道:“没什么。其实一下午。我们就一直在商量一件事,就是你要离开日本去参加车神大赛了。两位姐姐商量着要为你提前庆祝一下胜利……”说到这儿,她似乎有些哽咽。

阳子一看气氛不对,连忙接口道:“是啊,楚哥哥,你是我和美奈子的救命恩人……你就要离开我们了,我们说什么也要为你好好饯行……”说完,她止不住地掉下了眼泪。连忙用手帕遮住脸。转过身去轻轻擦拭。

相比之下,美奈子似乎比她们俩坚强得多。她端起桌上的酒壶,款款来到楚凯华身边,给他浅浅斟了一杯青酒,轻启朱唇道:“楚哥哥,虽然四天前你才跟我认识,但刚刚认识。你就救了我一命。要不是你,我早就落入那个老色魔的手里生不如死了。请接受我的感谢。”

楚凯华感觉今天这气氛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什么。他可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主,哪里还有心思喝酒。正待推辞,美奈子那种将千言万语并入一个眼神的柔情。让他不由自主地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他的酒杯才刚放下,还没有机会发问,阳子已经跪在了他的另一边,也是浅斟了一杯,双手举过头顶道:“楚君,我曾经为了水口组的利益,让你和你的爱人背井离乡。你不但没有记仇,反而在危机时刻出手相助,让我真是羞得无地自容。当此危难之时,我也没什么好感谢的,请一定喝下我的这杯酒,我才能好受一些。”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吗?这是生离死别的节奏啊!”

阳子一言不发,只是将杯子举着。看样子,他不喝,她就常跪不起了。楚凯华只好接过来一口喝干。不过说真的,今天这酒还真好喝,很上口的。

他刚喝完,更雷人的事情来了——郭心美居然也学着他们日本礼仪,跪到了楚凯华面前。她正想也学着姐妹俩说些肉麻的感谢话,楚凯华一把从郭妹妹手里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然后才道:“饶了我吧,不带这么损人的。我原本还能喝点,被你们这么一劝,我想吐的心都有了。你们以为这儿是什么地方?中国的官场?”

郭心美娇嗔道:“有得喝你就喝,我们对你好,你难受啊?”

“不习惯,不习惯,特别是你,对我这么好,肯定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郭心美立刻酸酸地道:“哼,我能有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只要你能对得起我就行了。”说着,她突然又气愤地倒满一杯放在楚凯华面前:“不管将来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先给你一个机会——把这杯酒喝了,我就放你一马。”

楚凯华被她的话弄得深一脚浅一脚的,似懂非懂。不过他转念一想,不就是喝酒吗?正好乘着这几天心情不好,晚上睡不好觉,多喝几杯,也好买得一醉。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看来什么时候这酒都是可以当麻醉药来使用的。

这酒好像特别应景,才三杯下去,楚凯华就已经觉得有点微醺了。

这时美奈子突然起身,兴高采烈地非要献上一支舞。跳的是日本北海道的民族舞蹈,楚凯华这种猪脑子当然不会欣赏,不过那曼妙的身姿,轻盈的步伐,娇羞的笑容……就算是猪,也能看得血脉贲张了。

他看得太高兴了,连郭心美瞪他的眼神都没有注意到。阳子当然看出来了,她偷偷拉了拉郭妹妹和服的衣袖。郭心美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失态了,不好意思地冲阳子微微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