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底线

卷14艳若桃李269视觉错乱

卷14艳若桃李269 视觉错乱

但是就在阳子转身欣赏她妹妹的舞姿时,郭心美又乘人不注意,偷偷地用衣袖拭了拭自己眼角的泪。

喝了大半壶清酒,楚凯华已经开始兴奋起来,他暂时忘记了这对姐妹花面临的生死存亡的大问题,开始反过来给她们敬酒。

阳子敷衍地微笑着,然后向郭心美挤了挤眼睛。郭心美看到了,神色有些黯然。但她还是强颜欢笑地道:“你们日本人真奇怪,在这儿跪了这么久都不难受,我可受不了了。不如去我们房间吧,我们坐在地板上喝,这样岂不舒服多了。”

阳子感激地看了一眼郭心美,连忙表示赞成。美奈子好像明白了什么,羞涩地低下了头跟在其他人后面进了郭心美和楚凯华住的套房。

楚凯华睁着醉醺醺的眼睛,发现房间里好像早有人来布置过了,花团绵簇,连地毯都换过了,整个房间以红色为主基调。地板上甚至可以看到撒落着一层薄薄的樱花花瓣。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没什么啊,你和郭妹妹要走了,在这个房间里住不了几天了,我们把它打扮得漂亮一点啊!”

“哦,漂亮……真漂亮……”楚凯华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舌头有点大了。

这时阳子端上一只玻璃杯,里面倒上了半杯香槟,她递给美奈子。美奈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羞羞地不肯接。阳子连使了几下眼色,美奈子才绯红了脸接过来递到楚凯华面前。

楚凯华楞了一下:“换酒了,换香槟了?”说完,他接过来闻了一闻:“真好闻,是樱花味的,真好闻。”说完。他仰脖一口饮尽……

他看到阳子笑靥如花地接过了空酒杯,朝着美奈子笑了笑,美奈子低下了头,羞涩得满脸通红。真漂亮,一对好娇艳的姐妹花。他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的郭心美,说不清她是什么表情。好像有爱又有恨……

楚凯华的眼睛开始有些迷离了,他感到头有些昏昏沉沉的。他情不自禁地想要抓住郭心美的手,至少到现在为止,他还很清醒——那对姐妹花不属于他,只有郭心美是他碗里的菜。

但是郭心美缩回了手,并且起身去了洗手间。阳子也起身跟了进去。楚凯华看着一脸羞涩的美奈子,脑子里开始翻江倒海,他感觉自己不该这么做,但又似乎忍不住想要这么做。最后他还是没有忍住。伸手抓住了美奈子。美奈子连忙推托,想要躲避又有些恋恋不舍。

楚凯华终于一把把她搂在了怀里,他跟美奈子之间早就已经突破了牵手的阶段,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嘴巴凑了上去。美奈子没有用力躲开,只是朝一边扭过了头,她好像很愿意被他轻薄,却又被某些因素阻碍不好屈就。而楚凯华却得寸进尺,一只贼手伸向了美奈子的胸部……美奈子轻呼着:“丫埋爹。丫埋……”

两人正在缠缠绵绵、暧暧昧昧的时候,楚凯华朦朦胧胧感觉到阳子和郭心美一起从洗手间走了出来。楚凯华仅存的一点理智让他立刻松开了美奈子。

但他这时候才发现走出来的不是阳子而是美奈子,那么……他转头又看了看刚才被自己占了便宜的“美奈子”——居然,他刚才轻薄的是姐姐——阳子。楚凯华立刻惭愧地看着阳子。

当着妹妹美奈子和郭心美的面,阳子被她们看到刚才跟楚凯华的那段小黄戏,羞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而让楚凯华感到诧异的是——那个穿着红色和服的郭心美居然没有冲着他发飙。

这回让他真地感到意外了。难道郭妹妹是出于同情这对姐妹花,把他当成礼物送出去了?不会这么没有情意吧。楚凯华感到非常委曲(装吧你就)。

去了趟洗手间。穿着红色和服的郭心美居然显得更加花团锦簇,明艳动人了。楚凯华站起身,像要表达对自己刚才行为的歉意,又像是被她的美艳所打动,他情不自禁地一把抓住了郭心美的小手。然后搂住了她的香肩。

这时另外两个女孩似乎很有默契地退出了房间。在她们退出房间之后,屋里的电灯突然一下子熄灭了,楚凯华这才意识到,刚才房间里一直点着几枝漂亮的红烛。

一个红色的房间,一团红色的火焰,一片摇曳的红光,一个穿着红色和服的美女,美美的人,美美的妆容,美美的身姿。

“郭妹妹,你今天好红,好美。”

她突然咬了咬嘴唇道:“我……我爱你……”

楚凯华觉得好奇怪,不过他还是下意识地回应道:“我也爱你。”

“你……你不会会怪我的吧?”

“怪你,为什么?我只有爱你,你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啊。”

……

她扑进了楚凯华的怀里,火热的**像火焰一样可以融化所有人世间的冰冷。楚凯华早已被酒精灼烧得难以自拔,他“残暴”地一把抓住她的秀发,把她的脸生生往后仰起。他灼热的鼻息直接喷到了她的脸上、脖子上。

她顿时因为这种男性的侵略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的头发被抓住了,想要反抗也没有了能力,更何况她并不想反抗,只是对这种粗暴的动作还没有适应。

这时他慢慢松开了她的秀发,发簪已经被他扯落到了地上。她缓缓竖起了身子,一头瀑布半遮住她美丽纯洁的脸庞。

他一开始有些错愕,眼前这位美女好像并不是他熟悉的郭妹妹,但他仔细一看,那身段,那脸蛋分明就是郭心美。特别是他记得清清楚楚,今天郭妹妹穿的是一件大红的和服,尽显东方美女的温柔和性感。

他很快就感受到某种异样的刺激,熟悉而又陌生。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推倒在**。她显得那么柔弱而无助,眼神中有种楚楚可怜的意味。

这种眼神让楚凯华作为一个雄性动物的荷尔蒙挥发到了极致,他似乎有了半年前第一次占有她的时候那种感觉,青涩而甜蜜。会怪我的吧?”

“怪你,为什么?我只有爱你,你可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我的事啊。”

……

她扑进了楚凯华的怀里,火热的**像火焰一样可以融化所有人世间的冰冷。楚凯华早已被酒精灼烧得难以自拔,他“残暴”地一把抓住她的秀发,把她的脸生生往后仰起。他灼热的鼻息直接喷到了她的脸上、脖子上。

她顿时因为这种男性的侵略显得有点手足无措。她的头发被抓住了,想要反抗也没有了能力,更何况她并不想反抗,只是对这种粗暴的动作还没有适应。

这时他慢慢松开了她的秀发,发簪已经被他扯落到了地上。她缓缓竖起了身子,一头瀑布半遮住她美丽纯洁的脸庞。

他一开始有些错愕,眼前这位美女好像并不是他熟悉的郭妹妹,但他仔细一看,那身段,那脸蛋分明就是郭心美。特别是他记得清清楚楚,今天郭妹妹穿的是一件大红的和服,尽显东方美女的温柔和性感。

他很快就感受到某种异样的刺激,熟悉而又陌生。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她推倒在**。她显得那么柔弱而无助,眼神中有种楚楚可怜的意味。

这种眼神让楚凯华作为一个雄性动物的荷尔蒙挥发到了极致,他似乎有了半年前第一次占有她的时候那种感觉,青涩而甜蜜。